(全本完结)萌妻要复仇:楚少请上钩最新更新 临初初楚司沉免费读

2020-03-23 09:06

萌妻要复仇:楚少请上钩

推荐指数:10分

萌妻要复仇:楚少请上钩中主要人物有临初初楚司沉,是优女最新创作,已上架奇热联盟。全书主要讲述她被设计赶出家门晕倒,被他救下。当知道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便装失忆赖上他。再见前夫时:你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招惹了我!当一切回归正轨,深陷爱河的她才惊觉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他为报复自己设计的圈套。她明白自己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却不知他亦无法自拔……

《萌妻要复仇:楚少请上钩》 第1章 捉奸捉到妹妹头上 免费试读

H市东郊庄园一处别墅的外面,临初初挺着大肚子,一脸气愤的从包里拿出钥匙,刚要推开门的一瞬间,临初初犹豫了。

刚刚,她收到一条匿名短信,和自己结婚两年的丈夫施轻迟和别的女人上床了。

她这些天因为有了孩子,便回了施家老宅住,施轻迟工作忙,很少回去,她也能理解,但如果他真的背着自己偷人了呢?

临初初不敢想,她真怕自己推开门,看到的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啊!轻迟你慢点……快了!太快了啊!”

一道尖利的女声传过来,临初初的手一顿,猛地把门推开,接着外面射进来的灯光,她能隐约间看到玄关上散落的衣服。

从门口一直延伸到沙发上,而沙发上,两人交颈而卧,十分暧昧。

只见临夏夏双腿弯曲着,脸上表情欢愉,而施轻迟在她的脖颈处亲吻着,雪白的皮肤上殷红的吻痕尤其刺眼。

不得不说临夏夏的身材尤其漂亮,双腿笔直且长,腰身轻扭,别说施轻迟,就连临初初一个女人,看的都有点血脉喷张。

“乖宝宝,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啊……夏夏宝宝,老公忍不住了……啊啊啊……”

施轻迟的声音传了过来。

临初初瞪大眼睛,他真的,出轨了!

“老公,老公我好爱你,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呜呜呜……”

污言秽语!

临初初浑身颤抖起来,手指狠狠掐着门框,心里说不出是伤心还是什么,满满的都是心凉。

结婚两年,他从来没碰过自己,只有五个月前,他喝醉酒回来,嘴里一边念叨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一边将她扒光。

她的初夜,只有痛苦!

她的肚子也争气,一次就怀上了!

“啪!”

“啊!”

临初初站稳了身子,将卧室灯打开,施轻迟的动作直接停下,转头看向门口,冷冽的目光中带着阴毒。

临初初身子一抖,冷笑着走过去,直视着施轻迟,丝毫不畏惧:“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啊?真不好意思,你们脏了我的沙发,我忍不住要打断你们了!”

这个家里所有的布置,都是她买的!

施轻迟皱眉:“临初初,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临初初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施轻迟!你问***什么!那么我请问一下,你又在干什么!”

“你的妻子怀孕五个月,你却连家都不回,和自己的小姨子搞在一起?!”

边说边看向临夏夏。

听到临初初扯到自己身上,临夏夏轻笑,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临初初,眉目间满是得意:“姐姐,提醒你一句,你的孩子,根本不是轻迟的。”

临初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临夏夏:“你说什么!”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临夏夏扬起自己散乱的头发,“接受事实吧临初初,五个月前,你自己闯进了别的男人的房间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有了你肚子里这个野种!”

“不!不可能!”临初初猛摇头,看着施轻迟嫌弃厌恶她的眼神,临初初打了个哆嗦,“轻迟你是知道的,那天晚上你喝的烂醉,嘴里还念叨着‘安安’我虽然睡得迷迷糊糊的,但是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你啊!”

出乎临初初预料的,施轻迟直接将临初初推倒,看着她眼眸中的厌恶毫不掩饰:“够了临初初!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说着,从旁边的茶几下面抽出一沓照片,狠狠的甩在临初初脸上。

“啊!”

临初初跌坐在地上,惨叫一声皱起了眉头。肚子阵阵疼痛,她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捡起地上扔着的照片,十几张照片都是那天晚上她和男人的照片。

虽然是***,却把她拍的清清楚楚。那个男人的长相没拍到,但身材一看就不是施轻迟!

“不!这不可能!轻迟你听我解释,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要出轨早就出轨了。我又不是傻子,明知道你不会碰我,我还生下孩子,我要是真出轨了,第一反应肯定是打掉啊!”

“轻迟,你相信!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他是你的孩子啊!”

“放屁!我特么根本连一根汗毛都没碰过你,你这种女人,我靠的近了都觉得恶心!怎么可能跟你做那种事情?”

临初初慌了,她明明记得,那天晚上自己早早的睡着了,半夜施轻迟进来把她吻醒,然后……第二天起来,她明明还在自己的卧室。

最主要的,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施轻迟的,那为什么当时他会认下这个孩子呢!

“滚!临初初!带着你肚子里的野种给我滚出去!”

施轻迟抄起一旁的烟灰缸,直接扔到临初初的头上。临初初一愣,抬头看去,施轻迟狰狞的面孔,临夏夏得意的笑容都像是在讽刺她。

讽刺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临初初爬起身,肚子更痛了,双腿里好似什么东西流出来,热热的,临初初不敢多待。

她的孩子,她就剩下肚子里的孩子了!

“小***,趁早死去吧,怀了别的男人的野种还敢赖在我家轻迟身上,真特么不要脸!”临夏夏揽着施轻迟的脖子,带着哭腔委屈的说,“轻迟,你和这个***离婚好不好,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把我娶了呗。”

“好好好,等回去我就跟妈说和临初初离婚,小妖精,你可真诱惑。咱们再来,刚刚都被那个***打搅了。”

身后又继续传来令人脸红耳赤的声音,临初初的眼睫毛颤了颤,泪水在眼眶里转了两圈,虽然临初初极力忍耐着自己不要哭出来,眼泪却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

泪水模糊了视线。

临初初沿着道边走,她不敢走太快,但心里却着急的很。刚刚她被推倒在地,摔得那么狠,现在又有这么大的反应,她真的害怕。

额头上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流,临初初的眼前一片血红。月光下,临初初从身上流下来的鲜血,浸染了一路。

“临夏夏!施轻迟!我临初初从今往后和你们势不两立!”

临初初凄厉的声音出口,带着沙哑与浓浓的沉痛。

头越来越晕,越来越重,肚子也越来越疼。一阵白光射过来,临初初一愣。

“嗤……”

“砰!”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临初初下意识抬头看去,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晕倒在地。

意识模糊的一瞬间,她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初初!

她第一次觉得,她的名字有这么好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