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切尔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蕾切尔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小说

2020-03-23 12:01

《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小说讲述蕾切尔的故事,这里提供蕾切尔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小说精彩节选:气势汹汹的踹开门。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少女,是如同女土匪一样的蕾切尔。

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
推荐指数:★★★★★
>>《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在线阅读>>

《恶役千金的灾难日常》精选:

结束皇太子晚宴的接见后,总算松了一口气。回到公爵府邸——

“贝拉,我今天还有什么行程吗?”

“没有了,我亲爱的主人。”

“那么,安排一下,明天我——”要去博尔特男爵府。

还没有说完,很罕见的,像是纠结了一天的贝拉,终于鼓起勇气对自己说出来了心思。

“大小姐,商会的大家都想要见你。当然,如果你方便的话。”

“?如果只是商会方面的问题,你们可以自行解决啊?”

“啊,不是的,是那个……”

“五百万金币以下,可以不必报备,直接动用吧?我们难道遇到财政危机了吗?国外资产因为汇率变动而导致缩水了嘛,周转资金还足够吗?”

蕾切尔忽然皱了皱眉,有些疑惑。

“不,并没有。大小姐。”贝拉觉得几乎要受不住主人的压迫性的目光了。

“那么?为什么那么吞吞吐吐的呢?你是觉得我不会体谅你们吗?连你也要认为我是人们口中那种无理取闹的任性残忍的女人吗?”

蕾切尔故意使用了激将法,看起来效果相当不错。

“不!不是!大小姐您怎么会这么认为啊?大小姐!请一定不要怀疑我们的真心啊!!!”

相当大声。是难得一见,十分激动的贝拉。

——我们?蕾切尔动了动眉梢,依旧不动声色。

“啊。但是,我有重要的事情。男爵府的事情对我来说很紧急。”

看到这样反常的贝拉。罕见的,蕾切尔有些犹豫了。

“请问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吗?不能利用公爵府的权势让男爵来见您嘛,我相信他会很荣幸的,大小姐您不必纡尊降贵。”贝拉给出了合理的建议。

“是已经决定的事情。我要亲自前去拜访,为了表达诚意。”

——实际上这件事情不方便交给任何人。

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

如果不知道真相的话,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曾经身为平民的少女会对这个世界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我会列入紧急加密事项的。”被贝拉这样恭敬的说了。贝拉也终于破釜沉舟的说出了理由。

“没有废除婚约,您一定很不好受吧?大家都很担心你的。所以——大家都想要,都在问我,能不能把大小姐约出去……没有您的允许,我自作主张了。请你原谅我……大小姐。”

“……”蕾切尔久久的失声了。沉默了一下,不擅长这么直白的关心。

习惯了恶意,如何应对他人的善意呢?

不明白,老师没有教导过。

微微迷茫。

难得的,是很不知所措的蕾切尔。

但是,蕾切尔还是完美的保持住了自己的扑克脸。

——多亏了严格的皇妃教育。任何公开场合都不要随意的表现出情绪和偏好。

“……我,我让您困扰了吗?是属下僭越了。若让你纤细的眉头皱起,美丽的面容受损。在下真是罪该万死,百身莫赎!!!”

是非常诚心的话语。

而且蕾切尔总感觉如果自己不马上说些什么的话。贝拉好像马上就要不知从哪里拔出刀来,切腹自尽,以证诚心。

“……收拾一下,现在就出发吧。”叹息一声,蕾切尔妥协了,在可爱的侍女面前。

“趁着妆容还没有卸下。晚上的话光线不太好呢。应该还能见人吧?”

“不必特意在意这些。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最美的。大小姐。”

“贝拉,对待商业的合作伙伴,无论是何时都要展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出诚意来。”蕾切尔不赞同的摇了摇头,这样对忠心的侍女说。

“淑女就是时时刻刻要保持在最佳状态,哪怕是晚上被人从床上叫起来。而且在友人面前也不能太失礼了呀!我的友人们啊!怎么能比不上那个白痴在我面前的待遇呢?他们会伤心的。”

——那个白痴是在指帝国的皇太子,没错吧?

但是明智的贝拉没有问出来。

“希望能够赶在就寝之前回来呢。缺少了美容觉,我最近的皮肤状态可是变差了。”这样叹息着说了。

……

……

一高一低,一前一后。清脆的皮鞋跟和沉闷的的水晶高跟在走廊里不断地回响着。

绕过了侧庭的回廊,进入了平时不太使用的编号“32”的图书室。

——意思是至少前面还有31个图书室是吗?

公爵府邸的财力真是可见一斑。

即便是主人们很少光临,仆人们也是很用心的收拾了。

木质地板上有着焦糖色的可口的光芒。

扶手上闪耀着纯金的骄傲。

纯黑色的书架闪闪发光,几乎可以照见人影。旁边作为装饰的黄金鸟光可鉴人呢。

每本书都一尘不染。

各种各样的书分门别类放好,无论编号,序列,颜色还是摆放顺序,从哪个角度看都赏心悦目。

忽然就有了想要看书的欲望。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书架又还按照不连续的环形,排列成层层嵌套的同心圆,身处其中,好像迷宫一样。

来到环形书架的编号为ζ的第6号书架。

蕾切尔抽出来一本名叫《现代自动化机械制造理论》,旁边挂着装饰着壁灯的墙壁,轰然“扎扎扎”地响了起来。

“应该尽量消声的。什么时候能做到完全静音就更好了。”皱了皱眉,蕾切尔这样抱怨的。

“魔法器具就是有这样的毛病呢,大小姐。或许可以试一试帝国新兴起的匠人们的手艺。不过他们的嘴巴很不严,是不适合在公爵府内进行建造的。”

“蒙上黑布带上来就好了,只要给足了钱他们什么都愿意干吧,这些平民出身的家伙意外的很努力。能力与出身无关。”

“是的,如果这是您期望的话。”

谈话的声音渐渐的隐入墙壁,机关慢慢的恢复原来的样子。

最后的尾音稍稍带着回音,似乎是进入了一个空旷的地道。

也确实是一个地道。

通往距离公爵府西北方向的三英里外的哈尔默兹庄园。

不过——

蕾切尔她们到达后又紧急的朝着庄园东南方向快马加鞭了大概五英里左右。

明明是南辕北辙的方向,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在东南方向建一个两英里的地道呢?会省很多功夫。

“当然是为了隐蔽。”

当初贝拉提出疑义的时候,大小姐这样得意洋洋的回答。

“要想要瞒过敌人首先瞒过自家人吧。父亲大人也是我的敌人。

——虽然我觉得他大部分时候是在看笑话,但是我那个控制狂的父亲绝对不会允许我有超过他允许范畴外的势力。

首先我就要坚信我的秘密据点确实是在西北。能更好地迷惑敌人。

再说了,这种事点儿耽误的一点儿时间,比起来被发现商会基地被发现的风险来说,这一点中途耗费的时间是非常值得的。”

——总而言之就是安全第一。

虽然觉得大小姐的疑心病太重了,但是完全遵照主人的意愿行事,这才是优秀仆人的基本素质。

“而且贝拉你不觉得这样形式很有气氛和仪式感吗?”

虽然贝拉永远秉持着“大小姐都是对的理念,大小姐世界第一,大小姐就是神明”的信念。

但是听到大小姐眨眨眼睛说出了这样的话,大小姐在贝拉心里的评价还是不可避免的,稍稍往下滑了一下。

虽然紧接着贝拉就狠狠地把自己的良心锤了下去,装备上500米厚的大小姐美化滤镜。

——想什么呢?没错,这些浪费的时间都是身为贵族小姐应该具有的气氛和仪式感,没错,大小姐说的对。

就这样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智商在逐渐退化的贝拉,今天也在秉持着“大小姐最完美了,大小姐天下第一,大小姐一切优先”的原则呢?

在赶路期间虽然快马加鞭很符合深夜夜奔的气氛。

但是冷风实在呛得人窒息,所以中途改换了马车。

就这样在大约半个小时后到达了商会秘密聚居地。

“……不然还是直接把地道挖到秘密基地好了。”

(因为目的地太过偏僻,连道路都没有修整好,被摇摇晃晃了一路的马车颠簸的晕晕乎乎的大小姐直接一头栽下了马车。)

坚持要保持气氛和仪式感的大小姐摸出化妆镜看着自己经过颠簸马车的苍白脸色,又看了看在寒风中吹乱的凌乱发丝和裙摆。

大小姐彻底丧失了最后的体面和尊严。

终于妥协般的对贝拉这样说。

——跟体面和尊严比起来,安全性算得了什么呢?

夜黑风高,杀人放火。

千辛万苦到达了目的地,可是,面前的落魄小酒馆怎么看怎么像黑店。

歪斜的招牌,破烂的门窗,在黑夜中忽闪的灯光……

这是恐怖片应该上演的地方。

“嗯哼,伪装超级赞吧!”蕾切尔语气十分骄傲。

——虽然我觉得可能会被人当做黑店给举报。

贝拉面无表情的侍立在侧,为大小姐挡住了寒风。

说起来大小姐,我们的商会明明是正经组织,可是通过了正规的法律文书的。

为什么搞得像地下黑手党非法集会碰头一样呢?

明明我们都是守法公民,可没有违法的地方啊。

但是大小姐已经梳理好头发得意洋洋的如同女王一般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看着大小姐苦心孤诣的经营成果,贝拉也就缄口不语了。

这里是著名的F商会,不为人知的大本营。

虽然表面上只是一个经营不善的落魄小酒馆。

但是只要像是这样出示了表示身份的信物,——比如蕾切尔大人的脸,或者标明身份的铭牌,就能轻易被引到位于地下的密室中。

但是现在因为形象欠佳,所以大小姐直接让贝拉刷脸通过了。

自己躲在后面紧紧的用斗篷蒙住了自己。

接头人打开了暗斗。一股潮湿的泥土气息扑灭而来。

接头人拿着提灯兢兢业业在前面引路,贝拉自然而然地稍稍退后了几步,落在了大小姐的后面,严格的主仆礼节是要遵守的。

——要不还是改天再来拜访吧。

或者去地下的化妆室紧急的补个妆吧。

地下的部分大约是地上部分的20倍。

通过了吱呀吱呀作响的木梯,不断向下壁灯被不知从何处来的风吹的幽幽暗暗。非常有气氛。

——要不要干脆让大家直接都关掉灯一起团团坐呢?

因为实在没有时间重新打理形象。顾忌着最后的体面和尊严,大小姐这样想道。

蕾切尔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先前强调的仪式感和氛围。

光线昏暗加上神思不属,猛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了。

——如果不是时刻关注着大小姐的贝拉及时提供了支撑点。

反手握住贝拉的手臂,蕾切尔慢慢直起身子。

看着一地酒瓶,烟头,碎纸零零碎碎,感觉真辣眼睛啊!

在大小姐看不到的地方,贝拉一下子把男女间的情趣用品和防孕措施踩在了脚底下,嫌恶的皱了皱眉。

在大小姐也目光看过来以后,飞快的往后一踢,毁尸灭迹。

“守门人波斯阿珂都不管一管他们吗?”

“倒不如说带头违法犯忌的就是守门人啊!”

“不过。大小姐,像他们这一群无法无天的人,让他们遵守纪律几乎是不可能的吧。不如说能够在你面前约束住自己,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感觉我们这里意外的容易被人入侵啊!”

“放心吧,大小姐。没有人会愿意入侵垃圾场的。”

“……我不需要你们这种安慰,感觉更伤心了。”

“没关系,大小姐。接受现实就好,那些家伙哪怕在您面前人模人样的,但本质上还是一群混蛋。”

“你们不用说了……我已经非常清楚了。”

空气里飘荡着一股呛人的烟草味儿。闻起来相当廉价。

呛了一口二手烟,不停咳嗽,蕾切尔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这些家伙的品味还是这么差劲。”

“难道我就这么抠门儿吗?给他们的钱还不够他们买上等的烟草雪茄吗?”

“大概习惯了这种味道吧,他们总说这一种烟抽起来比较有劲的。”前面引路的人这样说。

“我们是品不出来那些贵族口中的高级和优雅感啦。”

“早晚有一天要给他们单独开辟一间雪茄室,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味道,在地下还这么不加收敛。难道他们都不担心因为空气稀薄而烟草中毒吗?”蕾切尔愤愤然握拳。

——为什么想的是这个?宁愿改造地下空间,也不愿意直接把商会基地挪到地面上吗?

“还有啊!怎么回事?都没有人注意我们接头地点的卫生呢?感觉都快生出来蟑螂和老鼠啦。”

“我们的档次这么低吗?格调呢?”

大小姐皱着眉头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您不能指望着一群大男人有这个讲究吧,大小姐。”一向沉默的贝拉都耸了耸肩。

“我们商会有女人啊,比如凡娜莎,科莱丽,还有……”蕾切尔说着说着声音不由自主的弱了下来。

终于大小姐也意识到她商会里的女人们都是群什么样的家伙。

“……很难说谁比谁更好一些吧,只按性别区分是很不严谨的呢。那些东西已经不能按女人的标准来划分了吧。感觉她们吸烟喝酒挑拨汉子,一点儿也不弱于自称为男人的那些人啊。”

诚实的贝拉以毫无波动的语气,毫不留情地挑开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叹口气,蕾切尔决定不再关注这些奇怪的点了,反正商会里的人都是些奇行种。

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可我明明感觉自己很正常。相当自恋,心里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的蕾切尔这样想道。

时间紧急,马上就要到睡觉的时间了,为了不打破生物钟,所以大小姐直奔会议室。

会议室在外面看起来冷冷清清的,留着一条门缝,映出了些微辉煌的烛光,嗯,看起来还有人在吗?

所以蕾切尔就直接先窥探了一番。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后话。

可是刚打算观察一下,在听到了意想不到的讽刺后,直接忍耐不住,蕾切尔直接一个飞踢把门踹开了。

……

……

“——给我闭嘴!!!举起手来!”

“大家一起抱头团团坐!闭上眼睛!通通不许动!”

气势汹汹的踹开门。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少女,是如同女土匪一样的蕾切尔。

后面是同样面无表情的贝拉。

真是——恶役主仆的标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