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有你多悲喜小说-余生有你多悲喜小说阅读

2020-03-23 18:01

小说《余生有你多悲喜》的主角是沈以晴张靳昀,热血中文网为您提供余生有你多悲喜小说阅读。余生有你多悲喜小说精彩节选:张靳昀闻言并未停下,压着她又换了一个动作,丝毫没有顾及到她的难过。

余生有你多悲喜
推荐指数:★★★★★
>>《余生有你多悲喜》在线阅读>>

《余生有你多悲喜》精选:

深夜,张家的宅子里一片寂静,主卧宽敞的大床上,沈以晴感觉自己宛如一个破布娃娃。

她实在忍受不住不了这种屈辱,出声求饶道:“靳昀,你……你放了我吧!我实在不行了……”

张靳昀闻言并未停下,压着她又换了一个动作,丝毫没有顾及到她的难过。

他突然开口,声音还是一样的冷清。

“沈以晴,这么久了,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对你吗?”

整整五年,从她嫁进他们张家开始,她的日子就没有一天是好过的。

每次圆房后,她都会遭到他的百般折磨,受上一身的伤,可第二天早上起来,冰冷冷的床上却只剩下她一个人。

时间久了,沈以晴开始隐隐察觉到不对。

张靳昀见她始终不回话,动了气,就在身体上更加卖力的折腾她,沈以晴吃痛,挣扎了一下,反而被张靳昀压的更死。

精疲力尽时,她的思绪飘回了那年那场梦一般的初见。

他穿着一身军装,身姿挺拔,清隽的面庞在阳光的照耀下被反射出柔和的光芒,身上的锋利冷硬也像是被带走的一干二净,跟现在这个如恶魔一般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为什么?”沈以晴的问话很是苍白无助。

他忽然停了动作,笑了,笑意里透出几分危险和邪气。

“沈以晴,我有个好主意,能让咱们玩的更尽兴,要不要试试?”

张靳昀起身,冷冷的看着瘫软在床上的沈以晴,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张靳昀转动房间内的一个装饰花瓶,光滑的墙面上突然弹开一道门。

这个房间她呆的日子不少,但是对于这里的机关,她是一无所知。

通道里阴森森的传来些许凉意。。

尽头处,沈以晴看见一道人影,垂着头,看不清楚面容,她被缚在架子上,手脚被铁链紧紧的缠住。

“她……是谁啊?”

张靳昀笑了,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凉意,“怎么,连你自己的亲妹妹都不认识了?”

沈以晴看着那个被架起来惨不忍睹的人影,呼吸一窒。

她挣脱张靳昀,扑了过去。

“以沫,以沫,你怎么会在这里!以沫,你醒醒,醒醒,我是姐姐啊……”

面对这样的妹妹,沈以晴心痛到无以复加,眼眶里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声音哽咽。

“精彩精彩,真是好一出姐妹情深的戏啊!”张靳昀看着这幅场面,竟然一脸兴味地鼓掌道。

沈以晴看着张靳昀漫不经心的样子,想到沈以沫的惨状,想到自己日日夜夜来收的折磨,心中的悲愤和怒气顿时涌上心头。

她大吼道:“张靳昀你畜生!”

张靳昀听后,不怒反笑,他残酷的说:“畜生是吧,沈以晴,那我就彻底畜生一回。既然是你们沈家欠我的,那索性就你们两个一起还吧。今天,我要你们姐妹两个人好好伺候我!”

沈以晴霎时间就慌了,以前张靳昀的折磨再如何残酷,再如何花样百出,她都能忍,可是如今竟然还要搭上自己的妹妹!

沈以晴噗通一声跪在了张靳昀的面前,“靳昀,以沫她是我妹妹,你不能这么对她!”

“既然这么不想让妹妹来,那你就自己先先享受享受。”

她奋力挣扎,想挣脱张靳昀的禁锢。

以沫还在这里,她绝不允许沈以沫看见丑恶的一幕。

但张靳昀的手臂如同钢铁一般,任她怎样动作,也没有丝毫松动。

沈以晴发现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抗拒张靳昀,心中绝望,愤恨得骂道:“张靳昀,你不是人!”

张靳昀笑的邪佞,对沈以晴痛斥充耳不闻,一个挺身边便在这个阴森森的暗道中要了沈以晴。

“沈以晴,怎么样,舒服吗?还说我不是人吗!”

张靳昀的粗鲁让沈以晴吃痛,加上心中的羞耻感,她并不愿意配合他,

“张靳昀你个畜生,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的反抗稍有成效,张靳昀的动作被打断了,他抬起头,面色狠厉得警告道,

“你最好别再挣扎,不然……相信我,你会更痛。”

沈以晴被他语气里的戾气吓的一呆,更多的是心中涌起的悲凉。

她突然间明白,他从来是不爱自己的,甚至,自始至终只是将自己当做一个复仇工具。

“靳昀,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妹妹吧,以沫她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你又什么怨恨就冲着我来,你放过她吧!”

张靳昀停下动作,眯着眸子危险的看着她,

“沈以晴,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求饶,你还真当你是张夫人呐!呵,你只是我张靳昀的一个玩具,根本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沈以晴木着脸,不管不顾得乞求道:“我没有讨价还价,我只是求求你,放过我妹妹,只要你肯放过她,让我做什么都行……”

张靳昀看着她这副听话的样子,一脸乐意的对着沈以沫道,

“小姑娘,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回去记得告诉你爹,这就是他千方百计送上我床的贱女儿,真是贱得令人发指!”

沈以沫气得全身发抖,倔强的说:“你这个恶魔,我姐姐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她是无辜的,我们家的人才不会听信你的鬼话!”

谁知道沈以沫这话一出,张靳昀反倒像是被刺激了一般,面色狰狞的吼道:

“她无辜?那我的父亲不无辜吗,当年为了救你父亲,平白丢掉了一条性命,还有我的妹妹,她难道不无辜吗!还有我全家,呵,灭族之仇,所以你又凭什么说她沈以晴无辜?!”

她不是很明白张靳昀前面几句话的意思,但还是能听出张靳昀在指使她的时候语气里报复的快感,并且他刚刚跟妹妹说灭族之仇,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所以,让她和妹妹遭受这一切的源头究竟是什么?

一番云雨过后,张靳昀满意地伸手抚上她的小脸,突然说:“我说到做到,放过你妹妹,不过……从此以后,你得一直伺候我!”

张靳昀说的伺候就是她刚刚所承受的耻辱吧,不分日夜的任由他践踏,没有一丁点自尊的活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