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安言慕子晨免费完结版 琉璃情深几许安言慕子晨小说阅读

2020-03-23 18:04

琉璃情深几许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琉璃情深几许》是来自剑之哀伤著作的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言慕子晨,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安言重生后,拥有绝世美貌,再次应劫。花开之后,蓦然回首,三世已成奢侈。 琉璃情深几许,只求三世情缘。

《琉璃情深几许》 第8章 因果循环 免费试读

安言在知画的安慰下渐渐的入睡了。知画坐在床边,一边帮安言擦拭她刚才因激动而满身的汗水,一边听着她在睡梦中都喃喃要报仇,可她也无法,只得微微叹气为她担心。

可当她看到安言那血肉模糊的手臂时,顿时感动双眼湿润不堪。是什么样的梦魇要她自伤?

突然安言一声大吼坐立了起来,发疯般的用双手垂打着头,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啊!——为什么你还不肯放过我,为什么我连睡着了都要梦到你,为什么!为什么!”

知画见此吓坏了,连忙拉住安言拍打自己的手,紧紧把她拥住:“言儿,言儿,冷静点,这里没有那个人,没有那个人。”

安言犹若未闻,挣脱开被禁锢的双手,一把推开知画,赤脚踩在地上,而地上的碎物还未来得及清理。只见安言一路走过的地面早已鲜血满地。

她跑到铜镜前,看到里面那张子晨的脸,立马徒手向镜面砸去,双手瞬间一片血红,铜镜也变得凹凸不平,口里不停的吼着:“是不是一定要我杀了你你才会消失!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不管命运如何,就算下地狱又如何!在你背叛我的那一刻,我早已心如死灰,在你开车撞我那一刻,我便早已万劫不覆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我一定要杀了你!哈哈!杀了你!”

知画见安言又哭又笑,神色无比吓人,双目血红,失了神志。却奈何无法靠近她身,只好到外面叫小屏去请花妈妈过来。而自己要在这看着她别做傻事。

安言一下跌坐在地,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一下子变得如死物般没有一丝生气。

安言嘶哑着低问道:“画姐姐,你相信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吗?若是有,为何上天待我如此残忍,若是没有,为何前世今生我都遇见他。”

知画来到安言身旁,也随她般坐在地上,一边拿出手绢替她擦手上的血迹,一边轻声答道:“我不知道什么冥冥之中,也不知道你为何如此恨太子。在我印象中太子虽纨绔了点,不学无术,爱出入青楼这风尘之地,可也并未有听说过他有干过什么大坏事。若是言儿信得过画姐姐,可否告知画姐姐言儿与太子的恩怨。”

“若我与画姐姐说,我……”

安言还未说完,花妈妈便急忙赶了进来。知画看着这个脸上写满焦急的女子,心中感到一丝欣慰。什么时候花妈妈也会为一个姑娘担心了。

花妈妈对知画一挥手,示意她先出去,知画见此把替安言擦拭的手绢绑在她手上的伤口处,然后担心的看了她一眼便静静的退了下去。

花妈妈看着满身伤痕的安言,虽心疼却也知当务之急不是这些皮外伤。

花妈妈也陪安言坐在地上,摸着安言那墨黑如瀑布般的秀发,柔声道:“这么美的秀发染上血可就不漂亮了。花妈妈很想知道言儿与太子的纠葛,可花妈妈也知道,言儿若愿告知自是会说,若是不愿,花妈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令言儿开口的。可他毕竟是太子,皇家人物,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招惹的,他的一句话便可决定我们的生死,更别说什么报仇了。今日太子肯放过你,已经是开了大恩了。花妈妈只问一句,言儿真的誓死要报仇吗?”

安言虽深知花妈妈说的有理,可这些天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子晨与小叶床上的那个画面和那个车牌号,然后她便使劲咬自己,告诫自: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这里没有慕子晨也没有叶莉莉。然后她再闭上眼睛,然后再浮现那个画面,然后她再咬自己告诫自己。如此往复,她都不知道手臂上是否还能看得出皮肉来。

安言目光有了一丝焦距,眼神慢慢变得狠辣,变得不顾一切,变得不惜毁灭一切。

花妈妈心顿时一惊,看着安言的眼睛感觉一阵寒凉,她突然怕了,怕她的不顾一切不惜毁灭一切的决心会真的毁了她的锦儿。虽然锦儿不似表面那般不学无术,甚至才华满腹,武功也是绝顶高手。可就安言的一个眼神,仅仅一个目光,她便害怕起来,甚至有了把她先毁了的想法。

“是,我要报仇,不,其实也不是报仇,因为欠我的不是他。”

花妈妈自是听不懂,问道:“此话何意?”

安言突然笑了,笑得灿烂如花,笑得不可一世,却又突然哭了,哭得伤心欲绝,哭得无助彷徨,然后淡淡道:“因果循环,因果循环,既然这是因果循环,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他,那么我就杀了太子,杀了他也是一样,杀了太子我就不会再梦到他了,也不会一闭眼就看到他。哈哈,只要杀了他我就解脱了,解脱了!呵呵,解脱了!”

花妈妈自然还是听不懂,可她却是知道了,与安言有恩怨的并非锦儿,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转移到了锦儿身上。花妈妈提着的心缓缓放下了一点,既然不是与锦儿有怨,那么只要言儿想通了便好了。

安言看着花妈妈由疑惑担心变得心疼释怀的脸,淡淡道:“花妈妈听不懂是吧,没关系,你是听不懂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花妈妈可否帮我找个武功高强的师父。他身边总有侍卫跟随,他本身也多少会点武,我只有习得高强武功才有可能杀了他。”

花妈妈本想说谈何容易,可一想起锦儿说要她安排明晚白衣盗教她习武的话。只是叹口气道:“好,花妈妈可以安排白衣盗明晚便教你,白衣盗言儿应是多少知道些吧。”

关于白衣盗的资料浮现在安言脑海:京都第一盗,始终一身白衣,无人知其面貌,因为看到他面貌的据说都活不过第二天,而只要他出手偷盗东西便从未有失手的时候。

安言报仇心切,也没想到白衣盗为何会与花妈妈有联系,只是淡淡谢了声:“谢谢花妈妈。”

花妈妈看着恢复了丝正常的安言,缓缓扶起安言,一脸心疼的说道:“现在该好好处理下伤口了吧,看看现在的你哪还有昨天要割人肉喂狗的那份气态,说到底,你也是个可怜的女子。唉。”

花妈妈一叹气,转而对门外大喊道:“小屏,去请大夫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