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都市之潜龙战神梵天绝全文阅读-都市之潜龙战神小说最新章节

2020-03-23 21:03
都市之潜龙战神梵天绝 截图1都市之潜龙战神梵天绝 截图2都市之潜龙战神梵天绝 截图3

小说《都市之潜龙战神》的主角是梵天绝杜美拉,又名《龙王战神》,作者:一抹烟灰,看呗文学为您提供都市之潜龙战神在线阅读,都市之潜龙战神小说讲述了:六年前,梵家别灭,梵天绝只能狼狈逃走。六年后,王者归来,誓要仇敌血债血偿。脚踩仇敌,搅动都市风云。

精彩节选:

自从梵天绝大闹王家婚礼以及南山赛车争夺玉棋盘一事,梵家唯一独子重新回来在上流社会传的沸沸扬扬,五大家族的的人同样也注意了这个最近不停地惹是生非的人,尤其是他冠上了梵这个姓。

偌大的客厅,漆黑一片,一男子面对着落地窗,手里拿着一个酒杯,似笑非笑地看着窗外的夜景,窗外夜色阑珊。

梵天绝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轻轻地笑着说:“好戏开始了。”

第二天各大娱乐新闻版面头条皆刊登了一篇名为:米家阔少南山裸奔的报道,视频网站争相转发当事人拍摄的视频,视频中米朝晖一脸惊恐地大叫着,一丝不挂的在赛道上奔跑着,那模样滑稽极了。

正规的媒体碍于米家的势力不敢明面上转发报道,但是群众却是最爱探究这些上层人士私密事件的,一早上视频的播放量和转发量达到了上千万,米家一时之间成为了各个阶层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视频中的主人公米朝晖却因为前夜和狐朋狗友们在酒吧蹦到半夜,对这件事浑然不知。

“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那个混账小子抓过来!”

贾先达把手里的报纸摔在茶几上,气的额角发跳。

贾先达是米朝晖的父亲,入赘到米家,他的老婆是个狠厉的角色,贾先达三十年来全凭借着自己的能力稳固住自己的地位,他为了权势伏小做低,软磨硬泡地才从米老先生手里接过这个公司,在外努力营造一个慈父的形象。

可惜了自己这个二儿子米朝晖是个不争气的,从小就是个反叛性格,而现在又自己马上要坐稳总裁这把椅子之时捅出来这个幺蛾子。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贾先达把鼻梁上架着眼镜甩下来揉了揉眉心。

这个时候贾先达的手机响了,贾先达快速地摁了接听语气变得谄媚不已:“薇薇啊,我已经派人在找这个混小子了,是,是,都是我管教不力......”

米朝晖是在宾馆的床上被一盆冷水浇醒的,他睁开眼睛刚准备骂人,就看到了在沙发上坐着的贾先达和米薇薇。

“妈,你们怎么在这儿?”

米薇薇不理会米朝晖的疑问,斜眼看了一眼还躺在米朝晖怀里的女人:“这里没你的事情,滚。”

话音刚落,两名保镖进来架起来那个女人就出了门。

“到底怎么了,搞得这么大阵仗。”米朝晖一边懒懒散散地穿裤子,一边问道。

贾先达把手里的报纸甩到米朝晖的面前:“好好看看。”

米朝晖看清楚各大版面都是关于自己那日裸奔的事情,虽然照片上脸和身子都打上了马赛克,但是只要根据内容一推敲便能知道是他米朝晖。

米朝晖的脸红了又白,哆哆嗦嗦半天才说出来一句:“那天,在场的人手机里视频明明都删掉了,人也都威胁过了,谁有这个胆子......”

忽的灵光一现,梵天绝那张冷漠到近似没有感情的眼睛出现在了米朝晖的脑海里。

“我知道了!是梵天绝,绝对是他,当初就是他针对的我!”米朝晖大喊大叫道。

“梵天绝?”米薇薇对这个名字略有耳闻,前几日从米朝晖手里抢走了玉棋盘的那个梵家孤子。

“你不是说这个事情解决好了吗?”米朝晖突然枪口转向贾先达,怒声质问。

米薇薇斜眤了贾先达一眼,从口袋里掏出来随身的镜子照了照,艳丽的口红颜色沿着唇线勾勒的一丝不苟。

啪的一声,镜子合住了,“这件事情就让米朝阳去办,把米朝晖的所有卡全部停掉,现在米家正处于紧要关头,谁也不能妨碍。”

“妈!凭什么封我的卡!”米薇薇话说完也不管米朝晖的反抗和不满,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鞋便走掉了。

“听见了吗,紧要关头,管好自己,别给米家惹事。”贾先达低声地警告了米朝晖一句。

而米朝晖却吊儿郎当看着贾先达,伸手拍了拍他的胸口:“贾先达,我看你还是更关心关心你那个总经理的位置坐不坐的牢吧。”

贾先达瞪了米朝晖一眼,气的面目狰狞。

米朝晖在二人都走后,刚刚无所谓的表情一秒收回,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把陶端儿最近行踪汇报给我,从现在开始发现陶端儿立马把地点发给我,多派几个人跟着她。”

“我要第一时间知道。”

米朝晖的表情晦暗不明,起身砸掉了宾馆里的电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在家里刚刚起床的陶端儿看到手机的新闻却大笑出声,她从最一开始就看米朝晖不顺眼,若不是为了玉棋盘,她根本不会和这个混混富二代有任何交集。

“哥,我看到米朝晖的新闻了,真是大快人心。”

陶端儿开心地给梵天绝发了一条信息,收到消息的梵天绝淡淡地笑了一下,回复了一句:“你开心就好。”

合上手机,梵天绝看着周围一片血腥,冷冰冰地问道:“王家现在的地下赌场有几家?”

刘刚因为舌头还在发炎,根本说不出话,一张嘴就会流出粘稠的液体,只得快速地摇了摇头,发出唔唔地声音。

“不说是吧?”梵天绝拿起手里的匕首,轻轻垫了垫向刘刚走路,他的皮靴在地板上走过,发出咯噔咯噔地响声。

刘刚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努力地发出叫喊声:“我可以写!”声音十分嘶哑,混沌不清。

旁边的人递给了刘刚纸笔,刘刚赶忙接过,快速的在上面写着自己知道的王家所有的赌场。

“可惜了。”

梵天绝在距离刘刚一步远的地方,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刘刚。刘刚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梵天绝身上释放的气压,刘刚多年混迹黑白两道,帮王家打理各大赌场,向梵天绝这样气场如此强大的人却还是第一次碰到。

谁曾想六年前刘刚曾与梵天绝有过交集,而梵天绝现在的手段却变得如此狠厉,刘刚想到自己舌头,浑身开始打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