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瑶歌和萧逸寒的小说阅读-夏瑶歌和萧逸寒小说叫什么

2020-03-24 12:03

夏瑶歌和萧逸寒小说叫做《医女狂妃王爷休妻可好》,热血中文为您提供夏瑶歌和萧逸寒的小说阅读。医女狂妃王爷休妻可好小说精彩节选:萧逸寒摸了摸自己的双腿,如果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一定不会放弃自己的腿。

医女狂妃王爷休妻可好
推荐指数:★★★★★
>>《医女狂妃王爷休妻可好》在线阅读>>

《医女狂妃王爷休妻可好》精选:

本来夏瑶歌是不放心把这些事情交给紫珊的,但是如果不这样,恐怕她坚持不了多久,只能同意。

两个人一直忙到半夜,才把伤员都给处理好,夏瑶歌回到了马车上之后,也没和萧逸寒打招呼,直接倒头就睡。

萧逸寒看了看夏瑶歌,此时的她有些狼狈,但是却没有了平时的张牙舞爪,看起来让人有些心疼。

或许她不该这样忙活,而且明天晚上,他们来的人一定更多。

萧逸寒摸了摸自己的双腿,如果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一定不会放弃自己的腿。

夏瑶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想到萧逸寒的腿,就赶紧去查看。

此时的萧逸寒还在睡觉,夏瑶歌给他把了脉,随后又查看了一下他的腿,才松了一口气。

“你想趁本王睡觉的时候,非礼本王?”

猝不及防的声音吓了夏瑶歌一大跳,想起来刚刚萧逸寒的话,夏瑶歌有些惊讶,“什么?”

萧逸寒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有些过火,轻咳了一声,“等会儿本王让紫珊送你离开。”

夏瑶歌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萧逸寒的额头,有些奇怪,“也不发烧啊。”

感觉到额头的温度萧逸寒一愣,但是听到夏瑶歌的话,脸色立刻冷了下来,“你胡说什么?”

“你确定要送我离开?”萧逸寒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萧逸寒看向了窗外,“嗯,今天晚上必定还会有人过来,而且人只会多,不会少,你离开了之后,就自由了。”

夏瑶歌愣了愣,这是要放她走了吗?萧逸寒这是做好了必死的打算?

没错,她是怕死,不过这里可是二百多条人命,如果她真的走了,那他们必死无疑。

她并不是多伟大,而是她觉得,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命,前世她是医生,看了很多生离死别,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拼命的想要去把人救活。

夏瑶歌突然感觉鼻子有些酸,但是又不想萧逸寒看到她这个样子,她只能埋下头,装作睡觉。

当天中午,夏瑶歌又去看了伤员的情况才回到了马车上。

见萧逸寒正在午睡,夏瑶歌从空间中拿出了好几个小瓶子,瓶子里面是一些粉末,然后又找了一个宣纸,把粉末按照剂量倒在了一起。

小瓶子里的白色粉末是她穿越过来之前自己捣鼓的,那个时候自己一个人住,以免有什么危险,没找到今天刚好派上用场。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夏瑶歌又把小瓶子收回到了空间里,走下了马车。

等她离开了之后,萧逸寒猛然睁开了眼睛,他刚刚绝对没有看错,夏瑶歌的东西就是凭空拿出来的。

这个夏瑶歌身上太多的秘密了,平白无故多了一身医术,不仅如此,还可以凭空变出来奇奇怪怪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他又什么都查不出来呢?

夏瑶歌见紫珊正在给一个伤员换药,就在一旁等了一会儿,直到紫珊给伤员包扎好,才朝她招了招手。

紫珊起身直接走了过去,朝夏瑶歌行了一礼,“王妃,怎么了?”

夏瑶歌悄悄的纸包和一个瓶子递给了紫珊,“这个瓶子里面的东西,今天放在水里,让大家喝了,如果今天晚上再来人了,你就把这个纸包扔进火里。”

收好了瓶子和纸包之后,紫珊才点了点头。

王妃医术这么高明,有王妃的药,今天一定能够度过难关。

夜晚很快就来临了,紫珊按照夏瑶歌的吩咐,把瓶子里的药粉都放到了水里,让侍卫们都喝了下去。

刚刚喝下去没多久,周围就传出了参差不齐的脚步声,随后就有一些穿着和昨天相似的山匪,围住了他们。

暗影来到了马车旁,向萧逸寒汇报着,“王爷,今天来了七百多人,属下护送您离开吧。”

萧逸寒闭上了眼睛,“本王什么时候贪生怕死过?你过去吧。”

听他这么说,暗影也只能点了点头,站在了侍卫们的前侧,眯着眼睛看着那些山匪。

那些没有受伤和轻伤的侍卫都提着刀站了起来,而重伤的也只能躺在地上瞪着那些山匪。

紫珊悄悄的走到了火堆旁,把纸包给扔了进去,她做的这一切,除了夏瑶歌和萧逸寒,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看到。

萧逸寒抚摸着自己的双腿,但愿夏瑶歌的药真的能够放倒那些侍卫,不然恐怕自己只能废掉这一双腿了。

山贼的头领朝萧逸寒的马车拱了拱手,“珏王,在下也是受人之命,还请珏王不要怪罪。”

说完,他直接摆了摆手,围住这位人的山匪都攻了上去。

那些侍卫们虽然有的受伤了,但是也不后退,直接上前和那些山匪打了起来。

见药一直不起作用,夏瑶歌捏了捏自己另外一只手,不会是药有什么问题吧?

这个念头刚一出来,夏瑶歌就看到有一个山匪倒了下去,随后,那些山匪就接连倒了下去。

正在和山匪们对抗的侍卫都看了看周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暗影也是一脸懵,紫珊见他这样,朝他眨了眨眼睛,“是王妃。”

暗影瞬间明白,放下了心中的石头,还好今天有王妃,不然恐怕他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山贼的头领也感觉此时浑身无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着马车喊道:“没想到珏王竟然也是这样的卑鄙小人。”

夏瑶歌撇了撇嘴,这又不是萧逸寒的主意,不过能够保住这么多人的命,她宁愿背负这个骂名。

但是夏瑶歌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萧逸寒,只见他正闭着眼睛,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你真的是夏瑶歌?”意识到夏瑶歌的眼神,萧逸寒醒来,盯着她的眼睛,似乎要把她看个透彻。

但是夏瑶歌的眼睛十分澄澈,似乎没有一丝杂物,“若是我不是夏瑶歌,倒是刚好,也免得天天受罪不是?”

说完,夏瑶歌就转头看着外面,萧逸寒眼神闪了闪,也看向窗外,不再多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