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首席的限时婚宠顾清歌傅斯寒小说免费阅读

2020-03-24 18:01
首席的限时婚宠 截图1首席的限时婚宠 截图2首席的限时婚宠 截图3

由看呗文学带来主角叫顾清歌傅斯寒的小说免费阅读《首席的限时婚宠》,作者是:时妩,这里提供顾清歌傅斯寒首席的限时婚宠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只是为了承诺,她和这个男人绑在了一起。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在这场婚姻中,她唯一要守住的,就是自己的心。

精彩节选:

秦墨正想继续和顾清歌说些什么,突然一个长相妖娆的女人走过来:“这不是秦少吗?”

然后光洁的手臂就缠上了他的脖子,声音娇媚:“秦少,您来宴会怎么也不来找我?”

顾清歌睁着好奇的眸光看着这一幕,她那纯洁的眼神居然让秦墨生出了一股罪恶感,所以下意识地想将女人的手给拉开。

妖娆女人有些不悦,缠着他:“秦少,请我跳支舞吧。”

无奈,秦墨只好起身:“抱歉清歌,我先失陪一下。”

顾清歌伸出小手朝他挥了挥,期间妖娆女人离开之间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他们一离开,就有几个打扮靓丽的女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勾肩搭背的揽上她的肩膀。

“你是哪家的千金呀?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顾清歌吓了一大跳,猛地抬头发现几个同是穿着礼服,化着浓妆的女子在她旁边坐下,脸上都带着笑容。

“你们是?”顾清歌并不认识她们,而且她们这种自来熟的性子让她并不习惯。

难道宴会上的人都这样?

为首一个穿着黑色礼服,大红唇的女人回道:“我姓李,是李氏集团的千金李思云,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可顾清歌却觉得她们不怀好意。

“没有名字?”见她不答话,李思云微眯起眼睛,然后问道。

顾清歌伸手将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小心翼翼地推开,然后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

“你刚才也不认识那男人啊,怎么就跟他自来熟了呢?难道,就因为我们同是女人,所以你不待见我们?”李思云嘲讽了一句。

听言,旁边几个女人也跟着附和起来。

“哦,所以你今天的目标是秦少对吧?怪不得呢,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们还以为是什么正经小白兔,没想到……啧啧,这么快就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呀?”

“就是,看到男人就勾引,看到我们就不想搭理是吧?”

她们对着顾清歌一顿冷嘲热讽,顾清歌听得直皱眉,也算是明白了,刚才秦墨突然被拉走,就是给这群女人制造机会的吧?

想到这里,顾清歌站起身,“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先失陪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可是刚走了两步就被人给拦住了。

“想走?连个名字都不敢说?我看你这么面生,该不会……是混进来的吧?”

“就是,以前从来没看到过她,一定又是哪家的穷丫头想到这里来吊凯子,故意打扮成这样混进来吧!”

“我没有。”顾清歌替自己辩解,“我不是混进来的,我有邀请函的。”

“邀请函?在哪里?拿出来看看啊?”

顾清歌顿了一下,邀请函一开始就在舒姨的手里,后来……

“看她那心虚的样子,不用问了,一定是偷混进来的。”

李思云看到她被围在人群里质问的模样,不由得勾起唇角,在桌子上面拿了块蛋糕,轻轻地咬着。

“邀请函在进场的时候要交给工作人员,然后你才会获得进场的机会,如果你真的有邀请函,那这个问题你不会回答不上来?”李思云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看你支支吾吾的样子,应该是用了非常手段进来的吧?想必进来这一趟,你应该花了不少力气?”

顾清歌怎么会知道?

她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宴会,就算参加过宴会,都是小型的宴会,根本不用什么邀请贴,哪里知道这边的规矩?

“私混进宴会会有什么下场?”李思云抬眼问身边的女人。

“赶出去咯!”女人答了一句。

“赶出去!赶出去!”

几个女生开始起哄,声音招来了别人的注意,然后便有一大堆人围观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顾清歌的身上。

顾清歌觉得窘迫极了,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丢脸过。

“看这丫头长得倒是挺精彩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围观的路人说了一句。

“为什么做不出来?现在的女生这么爱慕虚荣,有多少麻雀都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都无所不用其极。”

“可你看看她身上那条裙子,我认得,是之前拍卖会上的那一条,价值好像被抬到了一百多万,能穿这种裙子入场的人,会是那种女人吗?”

有行家认出了顾清歌身上那条特制的珍珠款抹胸小礼服。

“一百多万?”围在顾清歌身边的几个女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穿得起?”

“就是,估计是仿制的赝品吧?”

“一定是赝品!”

“不要脸!穿着赝品跑到宴会上来勾搭男人,还想勾搭秦少,也不看看你自己长什么样子,有那个资格么?”

有侍者走过,不知是谁直接端了一杯黄色的液体,直接泼到了顾清歌的身上。

“啊——”毫无预警的,顾清歌被吓了一大跳,胸前和颈上湿了一大片,很快春光便要显露出来。

她吓得蹲下身缩成一团,为什么?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受这群人的冷嘲热讽和欺负?是不是她这种人就如傅斯寒所说的那样,只要踏进这个圈子,就成了爱慕虚荣的代表?

不仅傅斯寒这样认为,就连宴会上的这一群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觉得,自己是麻雀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

可是他们又有没有想过,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麻雀也想过平静的生活。

“不要脸的女人,赶紧滚出宴会,别在这里污了我们的眼。”

“就是,妄图攀高枝的女人,赶紧滚吧。”

“瞧她的样子,脏兮兮的。”

顾清歌蹲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她很想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那样的话好像就会暴光,她只能一直将手护在自己的胸前,听着那些冷嘲热讽。

突然,一双擦得发亮的皮鞋出现在她面前,周围的人声也静了一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