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极品花农龙子渀叶芸免费章节试读

2020-03-24 18:02

极品花农

推荐指数:10分

极品花农中主要人物有龙子渀叶芸,由花一郎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我一摸花就笑......”小花农阿笨天天过着流氓大亨的日子!“阿笨,你就是个臭花花!”美女薄嗔。

《极品花农》 第014章 我们算账吧 免费试读

好说歹说,闵彩芹总算在被窝里打开手机,报了账号。龙子渀将手机交还给周和生,监督他转了账,并说如果二十四小时内撤回,后果自负。

周和生不敢犯犟,连连点头。

龙子渀推着他下楼,周和生不走,要求龙子渀当面删除视频和照片。龙子渀说:“二十四小时候,闵彩芹的钱到账了,才能算完。另外,我的账你还没算呢,到车上,开到镇公路上我们再说!”

龙子渀坐上周和生的车的副驾驶位置,周和生开车出发,龙子渀沙哑地说道:“你刚才骂了我几句,这账不算完,我蒙面哥是个明算账的人。”

周和生心里有苦说不出,因为有把柄在人家手里,所以他平时的官威一点也不敢使出来,就当是遇到了难缠的活阎王,知道龙子渀说这话并不是想放了他。

车子开到岔路口区域,龙子渀忽然指着路边的灌木丛说:“明天,你把30万的现金,用塑料袋包好捆好,夜里十二点,丢在这里路边,我们就算完。”

周和生大惊,哭着说道:“可,可蒙面哥,我怎么信任你?”他哭,是心疼钱,

龙子渀无所谓地说:“你想信就信,不想信拉倒。今后再敢玩镇里的任何女人,我要你人、财、官三空!”

车子上了县公路后,龙子渀让周和生往龙山方向开,半路上他让周和生停车,他下去。

周和生今天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女人没玩成,还被神秘的蒙面哥勒索,关键是他一点反抗的支点都没有。

还好神秘的蒙面哥没有狮子大开口,所开的价格在他能承受范围之内。

这一点正是龙子渀的心思。如果要的钱多了,超出了周副镇长的承受力,那他或许就会来个鱼死网破。

他返回的时候,见闵彩芹家楼上还亮着灯。他想,龙向东真不是个玩意,竟然有意不回家、让当官的男人来上自己的老婆!

次日早晨,龙子渀早早地到花棚,按照欧阳倩的订单,摸花催花,待欧阳倩拉走后,他才回家吃早饭。

在路上,他见闵彩芹有气无力地往回走,忙凑近,低声说:“嫂子,今后放心,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的。”

闵彩芹抬头看着龙子渀,她以为是昨夜的响动被龙子渀听到了,所以什么也说不出来,一下子扶着路边的树,背过脸去,抽泣起来。

龙子渀心中戚然,这个闵彩芹,在镇里三十岁左右的***中,绝对算是个美人了,可是嫁了龙向东那么个畜生不如的东西,让她受苦。

他忙低声说:“嫂子,那个周和生,如果今天钱没撤回去了,你告诉我,我收拾他去!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那钱,你也别让龙向东知道!”

说完,他走开。

闵彩芹止住哭声,惊讶地抬头,看着龙子渀的背影,心中狐疑,这小子怎么知道这个事呢?她立即大喊让他等一等,起身追上龙子渀,拉着他,弱弱地问:“你都知道了?”

龙子渀点头,说:“嫂子,今后,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的!有事你就跟我说,好吗?”

闵彩芹又要哭。一个弱女子,谁不想有个可靠的男人呢。

看着龙子渀离开,她想,龙子渀嘱咐得对,周和生给的10万,绝对不能让那个猪狗不如的龙向东知道。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大声喊住龙子渀,悄悄说:“阿笨,你小心些,有人正在设法对付你。你家养花的秘诀,藏好了……”

说完,她才让龙子渀回家,龙子渀要带她一起走,她坚决不让。

龙子渀琢磨着闵彩芹的话,好像是有人惦记我养花的秘诀啊。

可我这秘诀,哪都不用藏,看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怎么偷吧。

午觉醒来后,龙子渀要出去钓鱼,被闵彩芹叫住,让他去花棚看看,说那边有人可能搞事。

龙子渀到了自家花棚门外,见一个人坐在那边的水泥门口,抽着烟,瞅着他,竟然是龙向东。

龙子渀没有搭理他,因为平时此人就仗着一点小聪明,没少欺负和奚落龙子渀,更是因为昨夜他猪狗不如,叫周和生到自家去试图推倒闵彩芹。

见龙子渀开门进花棚就要关门,龙向东一下子爬起来,连喊别关门有事商量。

龙子渀站在门口,堵住他不让他进门,问他什么事。龙向东厚着脸皮,叼着烟说想跟龙子渀学学怎么种出一级花来。

“你回去吧,我的办法你学不来,我是靠念咒唤神的,你行吗?”

“哎呀,阿笨,我们是邻居,何必防着我呢?我就在边上看看,不说话、不拍照、不录视频,行吧?”

龙子渀脸色凛然,冷冷地说,如果再不走,我就要唤神来赶你走了。

村里人都知道龙子渀现在厉害,有莫名其妙的念咒唤神本事,龙向东却不信那个邪,昂头挺胸地说:“好啊,来啊来啊,看你敢不敢对我惩罚!”

龙子渀懒得理会这种无赖,猛地将他往外一推,关上门,不再理他。

龙向东被推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却不生气,反而嘴角露出了奸笑。

龙子渀进去后,正要抓紧时间开始催花,却多了一个心眼:龙向东一定是代表某个人来摸底的,所以不会这么简单。

他朝花棚里到处扫视,忽然,在他正要催花的一片区域的头顶的一个横梁之上,发现有个奇怪的无线电信号。

他知道,这地方绝对不该有这类信号的。于是,他聚焦盯着那地方看,发现有个蜜蜂大小的玩意,停落在那里。

蜜蜂身上,都有自然衍射的红外线,但怎么会有无线电信号呢?

龙子渀脑筋飞转,忽然想到了叶芸身上的窃听器,那窃听器的无线电波形跟这个不同,那么,这个是什么呢?

次奥,不会是微型飞行机器人吧?

他当即联想到:如果是机器蜜蜂,在空中监视拍下龙子渀的一举一动,那龙子渀家的花,立即就会被人揭露为魔术之类,让人唾弃,那还怎么赚钱?

想到此,龙子渀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愤然抬手,对着哪只蜜蜂弹击中指,嘴里还假装念念有词:“老天惩罚坏人死掉吧——”

他弹射而出的无线电干扰信号,很快就切断了哪只机器蜜蜂的遥控信号,那只蜜蜂失去动力,摔落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