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南墙有马小说免费阅读-林缘叶榕最新章节

2020-03-24 21:00
南墙有马 截图1南墙有马 截图2南墙有马 截图3

林缘叶榕的小说免费阅读叫《南墙有马》,这里提供南墙有马阅读。林缘叶榕小说讲述:本来就是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小米虫,有饭吃,有游戏玩,这就是她想象中的生活,但是为什么我会穿越啊,就算是挑人也挑不到我身上吧。

精彩节选:

“不了,既然义兄回京了,这雪庐有主人坐镇,我就回侯府了。何况父母在不远游。”说完我就垂下了睫毛,自从郡主娘亲离开,我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想她,有的时候在屋中看书时会想她,有的时候在饮食时会想她。以前她在的时候我从没想过,甚至总想逃离,如今她不在我发现很多时候不经意间就会想,甚至这种想念会因为你想的次数而加深。

听完林缘说的话,李谪凡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凌落,果然他的脸也变得非常难看,可是这次他却没办法精准的猜出凌落到底因何如此:是因为林缘的离开?还是因为林缘突然提到了凤华郡主和林侯爷?因为不知道症结所在,李谪凡也因此陷入了一片寂静。

元宵伫立在门外静静的看着,很好。她昨天就是故意让林缘自己去想,女人嘛都是一样的,天生爱胡思乱想,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会掀起一片的惊涛骇浪。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送林缘出去,这个雪庐终究还是自己管理,自己就守在雪庐里永远陪着凌落,如果可以一辈子呆在这里也未尝不可。她走上前来说道“刚刚下面的下人回道,马车已经套好了,现在用完膳了吗?是否需要动身?”

就好像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样,刚刚静止的地方突然之间有了些许的反应,这些反应都聚焦在一个人的身上。凌落给林缘的盘子里放上一块糕点,“吃完,我派人送你。”林缘点了点头,乖巧的开动了起来。“不如这样吧,我送她回去,正好。。。”“没有正好。”“正好我也回去。”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什么?”林缘和李谪凡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确认不是幻听以后,李谪凡开始拍了拍凌落的脸,“如果你再不把手拿开,我一定剁了它。”李谪凡险险的收了回去,“你知道吗?”李谪凡突然泪流满面的看着我,吓得我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这是我们家小落落第一次说要去别人家里。”我真是想一个白眼翻死他,却无意中发现凌落的耳朵居然红了,是害羞了吗?还是真的被李谪凡揭露了事实?

“你都不知道这是我多年含辛茹苦盼望的结果,也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出来的成果。”我挑了挑眉,含辛茹苦是这么用的吗?还有这吃着饭不用加上有味道的词。眼看着这李谪凡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我默默的放下了筷子,想要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结果有人已经提前解决了:一个苹果就生生的塞进了李谪凡的嘴里,“如果这样都堵不住你的嘴,我就要考验一下元宵的女红了。”元宵的手里不知道何时已经变出来了一盆针线,“十分乐意效劳。”果不其然在这顿早餐结束之前,甚至在回府之前,就再也没听到李谪凡叽叽喳喳如同麻雀一般的声音,内心甚慰啊。

抚雪看到我回到府中真是又惊又喜的,可是看到我身后的人却是一脸惊愕。“小姐?这怎么?”我说道“这便是我娘亲所收的义子,从今天起他也要住在侯府了。”凌落更是出乎意料,我悄悄的说道“你既然都回到家了,就不妨多住几日也不枉费我的精心布置。”李谪凡是第一次见到凌落呆若木鸡的样子,真是既想笑又生气:这个木头还,以为他不会有任何人的情绪,没想到自从见到了林缘,人的生气就从他身上开始散发出来了。“正好,这不是马上就要过年了,大家一起吃个团圆饭。”团圆饭?凌落在嘴里慢慢的回味着这三个字,在这个府里他还可以感受到团圆吗?望着林缘那笑意盈盈的脸,被冻的红扑扑的却依然含笑望着他的眼睛。“那既然是大家,岂不是还有本仙一个?”李谪凡不合时宜的插了句嘴,林缘望着他傲娇的说道“是吗?您不都是仙人了吗?还沾染我们俗人的烟火气息呀?何必呢?”颇为惋惜的刚要开口说道,“我住哪里?”凌落却打断了接下来要说的话,“我领你去看看。”一听凌落提起住的地方,林缘就好像身上的按钮被打开了一样,开始滔滔不绝的为凌落开始讲解,真的是走一路讲一路,同时李谪凡还时不时的点评两句。

元宵是快傍晚的时候,看着随凌落一起出去的仆从回来搬东西,才知道他不回来的。可是内心还是有一丝不甘心,“少主呢?”“少主说留在侯府直到过年以后。”以后?那时候的你拥有了那片刻的温暖,你还舍得放开吗?元宵并没有拦着仆从行动,只是落寞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内心就好像有一个人一直在告诉着她:不行,这是绝对不行的,她们通通都是阻碍少主复仇的贱人,都是,杀光!不能给她们留下一丝一毫的生还机会。那涂满蔻丹的手狠狠的攥成了拳头,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元宵就开始想对策了。须臾片刻,她写了一个字条,放了出去。

凌落看着这周遭的环境,说不出的欣喜,李谪凡可是看的出,凌落一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那模样就好像个小孩子一般对新世界充满着好奇,东碰碰,西碰碰,一刻都闲不住。此刻这就是凌落,凌大盟主的最佳写照。“你真的决定了?”李谪凡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在这里住着势必是会碰到的。”凌落的眼神里突然充满了痛苦以及迷茫,他何尝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呢,可是人们总是趋利避害的,他也不例外,面对触摸到的温暖,他平生第一次知道了希冀的意思,也对春节充满了期待,可是李谪凡说的没错,他的心里始终有一条过不去的鸿沟,随着温暖的加深却并不能够被治愈,反而随着一起深痛着,但是他还是选择屈从于现实的温暖,“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