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中了毒小说-爱似中了毒小说阅读

2020-03-24 21:01

热血中文网提供《爱似中了毒》阅读,主角是苏酒司晏的小说,爱似中了毒小说精彩节选:司少,误会,是误会!我要知道苏酒还是你罩着的,我说什么也不敢碰!你放过我,真的,就这最后一回。

爱似中了毒
推荐指数:★★★★★
>>《爱似中了毒》在线阅读>>

《爱似中了毒》精选:

“是毒。”警察代替梁超回答了问题,并催促着说,“最好赶紧给她洗胃。”

司晏眼神骤冷,一道寒光扫向了梁超,“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要碰她?”

“有……有!”可那不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吗?

“看来在会所那天我表现的还不够!”司晏一字一句的说明,“哪怕苏酒是我深恶痛觉的人,那也只能我一个人欺负了,你算什么东西?”

“司少,误会,是误会!我要知道苏酒还是你罩着的,我说什么也不敢碰!你放过我,真的,就这最后一回!”

司晏松开了踩在他胸口的脚,嗤了一声,“你已经没机会了!”

“先把他们腿脚打折了再送进去!”他冷冷的丢下话,再次从警察手中将人接过。

司晏刚将苏酒从包间抱出来,就撞见了四周寻找着人的姜河。

姜河一脸厉色冲过来,“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被人灌了毒,要洗胃。”

姜河心头一惊,“谁干的!”

“梁超。”

他目眦欲裂,双手用力握成了拳头状,那姿态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般,“他人呢!”

“这你不用管。”

这时,包间传出了梁超等人痛不欲生的嘶吼声,姜河大概知道了点什么,松了松攥紧的拳头。

“苏酒是我的员工,就不麻烦司少费心了!”

“你要是上心,她就不会被梁超带进去喂了毒。”

说中了痛点,姜河深谙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后悔,“是我大意了。”

“带她去洗胃。”司晏将人送到了姜河怀里。

“司晏!你真的恨苏酒吗?”姜河突然问道。

苏酒一直说司晏恨她,可他看不出来一丝恨意。

司晏垂了垂眸,缄默半响,“我从来没恨过她。”

空气凝固,又听到他补充了一句,“可我也忘不了我爸是怎么死的。”

“那就别再给她希望!”姜河咬着牙说,“哪怕你只是给她递口水,对她来说就是希望稻草。”

司晏没有接过话,默默转身离开。

姜河不敢再拖,直接将人就往医院送。

洗过胃的隔天,苏酒才醒了过来,她眨了眨眼,有些恍惚。

“你终于醒了!”姜河喜出望外。

“谁救得我?”

姜河没邀功,也不想说是司晏,只道,“你运气好,正好碰上了别人扫黄扫毒,把你给救了。”

苏酒微微蹙眉,有些疑惑,好像她有看到司晏,可也不能够分辨那是真的亦是假的。

这个疑惑,她没有向姜河求证,直至,她看到了床头放着的那件外套。

她又惊又喜,“司晏是不是来过!”

“……”

“这是他的衣服,我认得!”

姜河打着马虎眼说,“可能是那些警察的吧?我过去的时候是警察抱的你。”

可苏酒却依旧坚信,“这就是他的外套!”

“那我就不知道了……”姜河干脆装傻,死活不承认看到了司晏。

苏酒紧紧盯着外套,不禁出神。

出院她第一时间并不是回家,而是去了司晏公司,见到了司晏的秘书。

“你好,能麻烦你把这件外套还给你们司总吗?”她紧张的心里直打鼓。

秘书认得她,犹豫片刻点头,“好。”

她将衣服送进了总裁办公室后,出来时,看到苏酒还在。

“司晏,有说什么吗?”

秘书撇了撇嘴,“司总不在,不过宋小姐在,帮忙收下了。”

“哦。”她眼中有些失落。

秘书看了看她,接着说,“宋小姐说司总不缺这一件衣服,你没有送过来的必要。”

“嗯,我知道了。”她也不是为了要表现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把衣服还回来,不过看宋婕的话里的意思,那衣服真是司晏的。

只要知道是他的,就够了。

事后苏酒才问起姜河,“梁超他们最后怎么样了?”

姜河嗤了一声,“当然是蹲监狱一起捡肥皂啊,还能干嘛。”

“这种人根本不怕坐牢。”如果不是家里有钱,他们身上的案底恐怕都能写成几本书了。

“不过我估计这回他们会长记性了吧。”姜河如是说。

苏酒心里还是有些隐隐不安,“但愿吧。”

倏然,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了一则信息,是一段录音。

“阿晏,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我不会离开你的。”

女人的声音不确定是不是宋婕的,可男人的声音,哪怕化成了灰苏酒也认得那是司晏的。

看来她今早去还外套,让宋婕是认为她在挑衅,所以发了个录音过来宣示所有权。

她默不作声的将录音删了,给医生打了个电话询问徐静的情况,得知徐静明天会进行第一次化疗。

苏酒有些担心手术费的事情,可医生告诉她,看她一个人太辛苦,便在网上发起了众筹,一个好心的资本家得知后就全力资助了徐静的手术费用。

“你有他的电话号码吗?我想当面跟他说声谢谢。”

医生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是通过邮件找上来要银行账号的。”

“那你把他的邮箱给我也行。”这还是她头一回平白无故的接受了一个陌生人的恩惠,她不能接受的这么心安理得。

拿到了医生发来的邮箱帐号,苏酒给账号的主人编辑了一条真心实意的感谢语。

不过这封邮件,发出去就跟石沉大海一样,并没有得到回复。

化疗当天,苏酒早早就赶去了医院,而徐静也是今天才得知自己脑内的肿瘤复发要化疗。

“我不化疗!”徐静满脸写着拒绝。

“妈,你别那么任性了,不化疗肿瘤会恶化的!”苏酒苦口婆心的劝说。

可徐静依旧是千般不愿,“我不要,化疗了就会掉头发,没有头发就不好看了,苏城回来见到会不要我的!”

苏酒有些愤怒,厉声吼道,“他跟别人跑了,不会回来了!”

“啪!”徐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起身就给了她一巴掌,通红双眸狠狠瞪着她,“胡说!他会回来的!等他把那女人玩腻了,他就会回来找我的!”

苏酒红了眼,满目痛苦的看着她眼中毫无可能的希翼,“难道你为了那头发,连命也不要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