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傅淮琛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江晚傅淮琛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小说

2020-03-25 09:03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小说讲述江晚傅淮琛的故事,这里提供江晚傅淮琛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小说精彩节选:薄渡或许有轻度自闭症,但不论是他还是水果台,都得罪不起这个少年。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
推荐指数:★★★★★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在线阅读>>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精选:

捡柴的时候,姜绾顺便跟陈导要了薄渡在节目上能够透出的资料。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人能够称得上是学神,那么那个人的名字一定叫薄渡。

如果薄渡的试卷考了一百五十分满分,那就是因为试卷只有一百五十分。

帝都中学是华国数一数二的中学,薄渡在其中是数一数二的学神,根据陈导所说,薄渡是因为性格孤僻,没有任何朋友,还经常用冷漠脸拒人于千里之外,才被送到《交换人生》的。

最后,陈导提醒了姜绾一句,不要招惹薄渡。

看来,陈导是知道一些薄渡的背景的,在他的猜测里,薄渡或许有轻度自闭症,但不论是他还是水果台,都得罪不起这个少年。

薄渡的孤僻与姜绾不一样,姜绾更加外向,情绪多变,又傲又毒,之前在预告里还表现的十分乖张暴戾,但薄渡就是极度的冷漠,仿佛一个精准预测的机器,没有任何事能够走近他的心里,更没办法让他产生情绪上的变化。

所有人甚至已经做好了薄渡会在接受任务之后转头走人的准备,结果,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陈导看着在姜绾细声细语的指挥下,一言不发的往箩筐里放干柴的薄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说好了性格孤僻,没有朋友,还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难道自闭症也看脸的?”

最终,在事实面前,陈导认证了一个悲伤的事实:自闭症真的是看脸的。

“男孩子就是要体力好一些,你看小满玉一个女孩捡了一上午都没有喊累,所以你要好好锻炼身体,还有两筐,加油。”

姜绾的声音华丽而动听,哪怕语气充满调笑,也让人忍不住有一丝恍惚,仿佛面前的少女正在吟唱最动听华丽的十四行诗。

一边说,姜绾一边将在山上捡来的枯柴排排码好,放到薄渡背后的箩筐里。

“好。”

薄渡淡淡的应了一声,面容没有丝毫变化,但眼底渐渐明亮。

姜绾和满玉负责捡柴,薄渡负责把柴背下山,这样的工作已经持续一上午了,连吴浩宇一个成年男人都忍不住替薄渡喊累,薄渡却始终不做任何反对。

“然后帮满杨把他的那份也带下山,他还小,你比他大就要多做一些。”姜绾又道。

“好。”

薄渡认真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吴浩宇的错觉,他感觉薄渡周身的寒气似乎消散了一些,好像心情都变好了不少。

这个少年是受虐狂吗?也不太像啊!

“谢谢大哥哥!”满杨大声的道谢,脸上笑容灿烂,让薄渡一愣,把头撇向一边,僵硬的唇角却微不可察的勾了勾。

姜绾看见少年红着的耳尖,弯了弯眉眼,抑制住自己想要揉一揉他的头发的冲动。

像一只贵气的猫,想揉。

经过一上午的观察,陈导在这一刻,终于恍然大悟。

姜绾是在帮薄渡交朋友?

在知道薄渡不善交际之后,她用最笨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在方式上等价交换,让满玉和满杨有了感谢薄渡的理由,主动释放善意,而薄渡也听从姜绾的话,没有拒绝。

说好了薄家四少是个机器人,不会和任何人交朋友呢?事实上,是因为没有人能让薄渡听话吧!陈导已经被震惊的麻木了。

可是,为什么薄渡偏偏听姜绾的话呢,他很好奇这一点。

捡柴并不容易,看似比起薄渡一直背着箩筐上下山简单,但姜绾弯腰了一整天,汗水打湿鬓间的头发,还有些干柴的倒刺扎到了她娇嫩的皮肉里。

女摄影师十分心疼的将姜绾的手放大高清特写,一张原本细嫩如雪的手掌布满荆棘划过的细小血痕,指腹还扎着几根黑色不知名植物的倒刺。

这样看着都疼的一双手,姜绾却表现的没有丝毫抱怨和难受,让已经对她改变了印象的众人,心中同时高看了她几分。

终于太阳落山,姜绾和满玉几人回到家里。

满玉家只有两个能住人的房间,满家人一间,姜绾自己一间。因此,薄渡住在北洼沟村的另一户人家里,但吃饭还是要在满家吃。

看着满玉端上来的干粮和一盘简单的炒菜,薄渡周围的气压瞬间低了好几度。

周围的工作人员好像看到了前两天的姜绾,都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这位一看就没吃过苦的小少爷会如何发脾气。

满玉想开口,又有些害怕这个一直沉默着冷冰冰的大哥哥,犹豫的看着薄渡。

“吃饭。”姜绾坐在薄渡的对面,与那双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眸子对视,眼底比起平时的张扬,更多了几分柔和,“吃完饭,去看看你背上,是不是受伤了。”

“我说的不清楚吗?”

说着,她已经率先扒了一口饭,第一天充满嫌弃的样子还印在每个人的心里,所有人再一次感叹姜绾变了。

“那你的手——”薄渡沉声说道,盯着姜绾满是伤痕的手心。

“吃完饭,你帮我包扎,这样可以了吧?”

又是等价交换。

让薄渡做什么,还得提前想一个理由作为交换。

薄渡一愣,周身的寒冰如潮水褪去,琥珀色的眸子纯粹的如同经年陈酿的白葡萄酒,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沉醉其中。

随后,他抱起碗开始吃饭,不但没有显露出一点的嫌弃和洁癖,甚至比姜绾还多吃了半碗米饭。

众人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怎么姜绾让薄渡帮忙包扎伤口,薄渡就乖乖吃饭了?只有陈导若有所思,好像明白了什么。

是姜绾帮薄渡吃饭找到了一个恰当的理由。

姜绾吃完饭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下一刻,薄渡起身,也跟了进去。

随着薄渡进入姜绾的屋里,所有跟拍人员才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问陈导:“咋办?”

“跟进去吧,不用担心。”

摄像师一进去,就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

少年冷白色的肌肤,从纤瘦的锁骨到紧实的腹肌,全方位的呈现在镜头面前,摄像师没想到,薄渡看起来很瘦削的身体,褪去衣物,居然完美的像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不过这件艺术品是有瑕疵的,他的肩膀处是今天扛了一天箩筐造成的淤青,有的地方已经变成青紫,在他冷白的肌肤上极为刺眼。

薄渡脱掉了上半身的衣服,搬着一个小板凳,安静的坐在姜绾面前,双手搭在膝盖上,表情显得很乖巧。

他的神情仍旧是淡淡的,但摄像师总感觉薄渡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块可口的黑森林蛋糕,让人稍微想一想都充满纯真的诱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