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百亿宠妻,一宠到底许心言唐琰小说()

2020-03-25 12:04

百亿宠妻,一宠到底

推荐指数:10分

百亿宠妻,一宠到底男女主角为许心言唐琰,是作者西洋菜花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总裁小说,目前正在奇热联盟连载。全文讲述了人人都知道唐家大少心里住了一只小妖精,将她宠上天了,殊不知许心言只想要自由。为了自由,她竟带球跑,几年后。“到底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某日,他将她按在床上逼问,她红着眼道:“你收敛些!”

《百亿宠妻,一宠到底》 第10章 余情末了 免费试读

碍于行规,不能直接告诉唐琰,有人想要对付他的事,因此,她只能偷偷出手帮他。

她事先也不知道对方要怎样对付唐琰,只能时刻守在一旁,见招拆招了。

大概是唐琰的防范工作也做得不错,一直到去万盛集团开会那天,对方才出手,杀他一个措手不及。幸好她早有防范,才能及时替他解围。

“为什么要出手帮我?”唐琰一脸古怪地看着许心言问,难道她还对他余情末了,所以,知道他有事才会在背后出手?

许心言反问:“你觉得呢?”

未等他回答,她又径直说下去。

“当然是为了钱。刚才你猜得没错,是有人想让我对付你,对方出价也挺高的。但我这人比较念旧,最重要的是,我认为你的出价应该比那人高,就当作卖你一个人情也罢,所以,我才偷偷出手帮你,就不知道我有没有做错呢?”

听见她这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他有瞬间似是有些惊讶,随即眼帘便垂了垂,既而看向她那张神情淡然的脸,心中思绪飞转,以让人分辨不出喜怒的口吻问。

“当然,你很了解我,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是应该好好感谢你的。”

“只是嘴上说感谢似乎没什么诚意吧。”她脸色淡淡地道。

“对于你,我从来都是诚意十足的。”他绽开一个能秒杀所有记者镜头的笑容,从怀里掏出支票簿,然后,开了一张相当有诚意的支票递给她。

默然地接过支票,垂下的眼眸闪过一抹黯然,她没想到他竟然真把自己的话当真,还当场就开了张支票给她。支票的银额让人有种他仿佛要跟她撇清关系的感觉。

尽管心中不是滋味,再抬眸时,他却完全未能从她脸上看出一丝不悦。

“唐先生出手真是大方,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现在银货两清,那我就不妨碍你宝贵的时间,先走了。”

“等一下。”他一手拦在她前面,不让她离开,“你就这样走了?”

看了眼挡在前面的手,她抬眸想说什么,却撞上他一对含笑的眼眸,心脏当即就漏跳了一拍,抿了抿嘴唇,将心中异样压抑下去,声音显得有些尖锐地问。

“你想要知道的我都交代清楚了,你还想怎样?还是说刚才给我那么多钱,现在后悔了?”

“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他轻笑了笑,放下手,却以身体挡住她的去路。

“我只想跟你谈宗生意。我一向对于网络安全相当看重,对于一间公司来说,如果安全措施做得不好,就等于在对手面前赤手空拳一样,任人鱼肉。

经过这次的事件后,我才发现在你们这些高手面前,公司的网络保安简直就是***,今天我来找你,除了多谢你上次的帮忙,还想请你到公司帮忙,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你想雇用我?”怎么也没想到,他来找她的目的竟然是这个,让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

“今天不是四月一号愚人节吧?”半晌后,她讷讷地说,“这个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

“你怎会觉得这是一个玩笑?我可是很认真地向你发出邀请,请你到公司当电脑部的经理,当然,薪水绝对会让你满意的。”他呵呵一笑,微眯着眼睛。

就是因为你的样子看上去太过认真,才会显得这是一个玩笑,好不好!许心言强忍住扶额的冲动,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清楚他的脑袋结构是怎样的,竟然会提出这种不可思议的要求。

有哪个公司会雇佣一个骇客当电脑部经理?好吧,在国外也有不少类似的案例,但以两人的关系,这真的适当吗?

“我拒绝。”

“理由?”仿佛早预知她不会轻易答应,他冷静地问道。

“如果因为钱的问题,我们可以慢慢再谈,总会得到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价码。假若因为我们以前的关系,那更不会是问题,我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同时也会是一个好老板。”

听着他娓娓而谈,她却被他这种谈生意般口吻刺得心头生怒,同时又仿佛隐隐地蕴藏着一丝慌乱,不悦地蹙了蹙眉头。

“不是钱的问题。”

他没有说话,锐利得犹如鹰隼的双眸盯视着她,像是催促她把话说清楚。

“这次,我回来只是出席曼青的婚礼,并没打算要久留,过两天我就会离开这里了,所以,你的好意请恕我未能接受。”

“那么,你可以为了我而留下吗?”

她的瞳孔猛地收缩,怔忡地回望着他,似首想要从他的眼神中探索到某种信息,可惜他眼内波澜不动,仿佛刚才说出那句话并无特别意思,只是很简单的一句问话而已。

抿了抿嘴巴,她突地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道。

“你觉得我为何要为你而留下?或者说,你能出得起什么代价让我留下?”

“不如你先开价吧。”他朝她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她扬了扬眉头,“这些年来,我很少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因为我不喜欢被束缚的生活,这回不是因为曼青的话,我是不会再回来了。假若让我放弃自由,留下来的话,恐怕代价不低。”你可付不起。

读出她的话中含义,他薄唇扬起满不服输的弧度,撇一撇嘴道:“说来听听,你的条件是?”

“回来的这几天,我发现城中热议的话题竟然跟你有关,大家都在谈论你跟歌星圆圆的绯闻。”微勾了勾唇角,睨视着他的眼眸深邃不见底了,她凑近了他一分,吐出让他一时语塞的话来。

“让我留下来帮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应我,甩了那个圆圆,然后跟我结婚。假若你变成我的丈夫的话,我就没理由离开这里,自然要留下来帮你忙了吧?”

“你要我娶你?”俊脸一绷,他错愕地瞪着她。

“不愿意?那没办法了,这宗交易拉倒吧。”她朝他挥了挥手,“再见,哦,不,还是不要再见了。”

说罢,她绕过他,朝教堂走回去,留下一脸纠结的他。

真有趣!回想起刚才,当唐琰那副吓得下清的样子,许心言就乐翻了。想必没有哪个女人会像她那样,理直气壮地要求他娶自己吧。

这些年来,唐琰的日子想必过得相当畅快了,才会一副老子有的是钱,你还是顺从我吧的态度,她最讨厌这种有钱人的嘴脸了,刚才打击得他还不够,应该更狠一些才对。

她踩着轻快的脚步,回到教堂,就看到许阳迎面冲过来,扑进她怀内。

“妈咪。”

“怎么了,才一会儿不见,就想妈咪了?”她弯腰抱起儿子,许阳嘟了嘟小嘴,指手划脚地道。

“妈咪,沈姨不见了。”

“曼青不见了?”她皱着眉头问,这才发现四周一片混乱,原来是新娘不见了。

许阳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刚才,有一个女人走进来捣乱,说她是孙叔叔的女朋友,还说她肚子里有了BB。之后,孙叔叔就跟那女人吵起来,那女人就拿出手机,放了一段视频给沈姨看,看完后,沈姨就打了孙叔叔一个耳光,哭着跑掉了。”

婚礼上抢新郎这么老套的事,竟然让她撞上了!真不知替好友庆幸,在这种时候就发现洪祈勋那***的真面目,还是为她感到难堪,好好的一个婚礼,竟然搞成这样。

幸好,自己从来没想过要结婚,许心言边想边掏出手机,试着拨打好友的电话,但电话却无人接通。

“沈姨,会不会有事呀?我看到一些电影,说那些女主角在婚礼上遇到这种事,就会去做傻事呢。”许阳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问。

许心言也担心沈曼青会一时想不到,跑去做傻事。虽然,她的性格很开朗,但遇到这种事,再坚强的女孩子都会受不了的。

她抱着许阳走到,坐在前面正哭天抹泪的沈母前,未等她开口问,对方一见到她,就像找到救生圈般拉着她的手哭道。

“至欣,曼青怎么如此命苦,遇到这种事情?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一定要帮我找她回来,我只有她一个女儿,如果她有什么事的话,我也不想做人了。”

面对沈母的哭诉,许心言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怎样劝慰才好,这时许阳的作用就充分显现出来了。

他从许心言怀中下去,走到沈母面前,伸出小手去替她抹泪,嗲声嗲气地对她说:“奶奶别哭了,妈咪一定会找到沈姨,带她回来见您的。”

“至欣,你会帮我带她回来吧?”沈母眨着泪眼问。

“当然,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许心言哄着沈母,让人照顾她,就要去找沈曼青,又不放心让许阳留下来,担心没人照顾他,但带他一起去找,又有些不方便。

“你是不是想去找沈曼青,要不要我帮忙?”

忽地,身后响起唐琰的声音,吓了许心言一跳,她猛地转过身,讶然地问。

“你不是走了?”

“本来是要走了,但听到说新娘不见了,我想你也许需要我的帮忙。”说着,他的视线落到她身边的许阳身上,眼中闪过一丝讶然及深思的光芒,随即又隐沉下去。

换作平时,许心言是不想欠唐琰人情的,但现在的情况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迟疑了下,便做了决定。

“你有开车来吧?”

唐琰晃了晃手中的车匙,许心言正要说什么,就听到许阳说。

“妈咪,阳阳也要跟你们一起去找沈姨。”

听到许阳的话,唐琰脸上闪过一抹惊愕,“你已经有这么大的儿子了?”

对上他疑惑的目光,她的心跳顿时漏跳了一拍,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下意识地想抱儿子藏起来,却硬生生地忍住,假若真这么做的话,只会惹起他的怀疑,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装作若无其事,反正他怎么也想不到儿子是他的吧!

想通的她大方地抱起儿子,“这是我儿子阳阳,阳阳叫唐伯伯吧。”

“唐伯伯。”许阳乖巧地喊道,却让唐琰皱了下眉头,纠正他道,“叫唐哥哥吧。”什么唐伯伯,都把他叫老了。

“但你这么老,我怎可以叫你哥哥?”许阳皱着小脸说出让唐琰吐血的话。

“你儿子真有趣。”唐琰伸手揉搓着许阳的小脸,咬牙切齿地道。

“当然,我自小就教导他,小孩子不能说谎的。”许心言忍笑地道:“我们走吧。”

两人开着车从教堂一路找,从下午一直找到了晚上,把沈曼青平日会去的地方全部都找遍了,却始终不见她的踪影。

“曼青还是没有打电话回来吗?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不用担心,我想她只是心情不好,暂时躲藏起来而已。我们会到附近的酒店去看看,她会不会在那里,好的,一有消息,我就打电话给你。”

挂断电话,许心言脸色显得益发沉重起来,找了这么久,还没有深曼青的消息,她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吧?

“我已经派人一间一间酒店去查,一有消息,他们就会通知我的。”耳边响起唐琰的声音,许心言愣了下,才回过神来。

“谢谢你。今天浪费你这么时间,我真的不知该怎么谢你了。”

“如果真的感谢我,就答应我之前的要求。”他敛眉浅勾道。

“妈咪,阳阳饿了。”衣袖一沉,她转过头,就看到儿子指着车外的快餐店,一脸我要吃的样子。

“找了这么久,别说孩子,你也饿了吧?”唐琰停下车道。

“你也要进去?”许心言记得,唐琰很讨厌吃快餐的。

“孩子喜欢就好。”他转过头问许阳,“哥哥带你进去吃大餐,好不好?”

许阳双手抱胸,一副精明的样子,“就算你请我吃大餐,我也不会叫你哥哥的。”

唐琰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望着这个跟他死磕到底的小孩,恨得牙痒痒,正想给点颜色他瞧瞧之际,许心言就先出手,抱起儿子,推开车门。

“我们先进去,你泊好车就进来吧。”说罢,就就抱起儿子,走了车,留下一脸纠结的唐琰。

走进快餐店门口,许心言才转头看了看身后,见唐琰还在外面泊车,才抱着儿子,找了张靠近门口的桌子坐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