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生方睿哲-寂凉生方睿哲小说阅读

2020-03-25 15:03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小说主角是寂凉生方睿哲,为您提供寂凉生方睿哲阅读。寂凉生方睿哲小说精彩节选: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于是寂凉生抬起凤眸,羞恼般瞪了眼前的傻子一眼。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
推荐指数:★★★★★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在线阅读>>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精选:

“下回不准在外面哪样了?”

方睿哲眨了眨天真的眼睛,澄澈的眸子里满是无辜。

寂凉生没想太多,放轻声音,“下回不准在外面突然扑过来,往我身上爬,也不准亲——”

说到这里,她才发觉不对劲,耳根微烫。

不准什么呢?自然是不准当着别人面亲她,这话也没什么羞耻的,但她为什么现在就说不出来了呢?

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于是寂凉生抬起凤眸,羞恼般瞪了眼前的傻子一眼。

方睿哲缩了缩脑袋,往方老爷子那里靠了靠,仗着有人撑腰呆萌道:“媳妇,你话好像还没说完呢?”

寂凉生平时一张利嘴战八方,此刻像是熄了火的机器,半晌才乜斜着眼睛,“就是不准像刚才那样了。”

“……”站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爷子被他俩一来一去逗笑了,也不去管小夫妻之间的乐趣了,自顾自往餐桌走去,“老头子我饿了,你们继续。”

寂凉生涨红脸,瞄了几眼傻乎乎的方睿哲,不确定他是真傻还是假傻,装傻怎么会装的这么浑然天成?

方睿哲见她不说话,歪了歪脑袋,“媳妇,你是在生气吗?”

寂凉生无奈地捏了捏他那张令人着迷的脸,没好气道:“没生气。”

别的不说,方睿哲这张脸是无可挑剔的,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长得这么得天独厚,就算是傻了,想必光凭这张脸也能迷惑未知少女为他疯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比如今天早上那个徐琴。

方睿哲脸随着她的手移动,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疼”,等寂凉生松开之后,又开始顺竿往上爬,“媳妇,你生气的时候也好看。”

边说边做了个“嗷呜”的表情。

寂凉生随着老爷子往餐桌走去,她倒是不饿,只是在老爷子面前打情骂俏,还是让人不自在。

方睿哲像只粘人的小二哈一样,尾随在寂凉生的身边,小小小声自顾自道:“媳妇说不准在外面亲她了,那在家的时候就可以了吧?”

寂凉生眉头蹙起,正想问一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的时候,原本低垂着头、猫着腰的方睿智“哒哒哒”越过她,冲到许淮面前,傻里傻气地拽着许淮问这个问题了。

心智完全跟小孩子一样。

寂凉生翻了个白眼,看来觉得他在装傻的自己才是个傻子。

等他闹腾完,众人也吃的差不多了,告别之后,寂凉生重新返回公司,开始下午的工作安排。

打开上午紧急完成的方案,继续查缺补漏一遍,这是寂凉生长年累月坚持的习惯,时间久了,就会像刻在骨子里一般,改都改不掉。

她向来心思缜密,做事严谨,知晓事情在没正式敲定之前,出现任何变故都是有可能的。

她能走到这一步,从失去双亲的孤女走到偌大恒远集团的实际掌舵人,这一切并不是碰巧。

人必须时刻做好准备,才能在任何时候临危不乱。

中间休憩的时候,寂凉生接过临时秘书短端进来的咖啡,啜一口后,抽空道:“之前让收拾的桌子收拾出来了吗?”

小秘书还是个实习生,被她的强大气场压的腰都站不直,话也说得不顺溜,“整……整理出来了。”

寂凉生蹙眉,轻飘飘随意问道:“我是老虎吗?这么怕我?”

小秘书张了张嘴,刚想解释,寂凉生已经示意他下去了。

等总裁办公室里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寂凉生对着已经冷掉的咖啡微微出神。

好像她身边的人,不是在暗自害她,就是怕她,或者避开她的锋芒,早些年她父母刚出事,还有对家指着她的鼻子,话里话外在骂她是天煞孤星。

倒是傻乎乎的方睿哲,跟只小狗一样黏着自己。

出神间,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扣三声,两声急促,一声舒缓。

是厉恒撤。

寂凉生收敛掉不合时宜的乱想,恢复成高贵冷艳的干练女强人,枫叶红唇中吐出强硬的字眼:“进来!”

进来的男人年纪很轻,戴着顶黑色鸭舌帽,微长的刘海遮挡住细眉,皮肤是常年不见阳光的冷白,唇红齿白,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与生俱来的优雅与慵懒。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加休闲裤,包裹出修长身材,表面上削瘦单薄,但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人平时室内锻炼肯定不少,脱下衣服,妥妥的八块腹肌、完美的人鱼线。

见寂凉生头也不抬,跟不知道他进来了一样,厉恒澈环起双臂,散漫地斜倚在办公桌前,挥挥手,懒洋洋道:“Hello?”

寂凉生神色不变,公事公办道:“来了,先坐吧。”

“我还以为寂总眼里没有我这个闲人呢。”语气里虽含着一丝抱怨,行动却丝毫不见拖沓,乖乖找了张椅子坐下了。

寂凉生继续埋头工作,口中不停:“办公桌给你准备好了,等会临时秘书会带你过去熟悉环境。”

厉恒澈抬手摘掉鸭舌帽,松软的头发使他看起来像只小绵羊,还是只五官明艳的小绵羊,“怎么这次这么急着缺人?徐璐又耍诡计了?”

他从小就认知寂凉生,对她了解的很,如若不是事态紧急或者事出突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她也不会朝自己开口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她提出邀请的瞬间,他就做好了来顶替的准备。

寂凉生一边浏览合作合同当中的条条例例,一边应道:“算不上诡计,一些低级手段而已,但小问题不解决会成大纰漏,留她在公司是隐患。”

厉恒澈哼哼道:“早就该这么做了。”

寂凉生从满屏的工作中抽出身,挑了挑眉,“早这么做,你可得早点来给我干活了。”

厉恒澈摸了摸鼻子,微微仰头想了一圈,慢半拍道:“这倒也是,合着我就是钟无艳了。”

“什么钟无艳?”寂凉生乜斜着眼扫了过去,一手拨通人事部经理电话,“我这边要的人到了,上来带他去办下入职手续。”

眼见事情已经无转圜余地,厉恒澈故作感伤自己的自由时光一去不复返,同时指着自己,优雅地悲愤道:“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啊,我——就是钟无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