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来楚怜心小说名字-都市战神兵王徐来楚怜心

2020-02-09 21:33

徐来楚怜心小说阅读,带您赏读菩提子虚原创小说《都市战神兵王》徐来楚怜心阅读,小说内容精彩绝伦,徐来楚怜心小说精彩节选:徐来?”“哪个徐来,难道是楚怜心的那个男人?”“什么?徐来回来了?”徐来二字响彻。原本安静的大厅瞬间炸锅。

都市战神兵王
推荐指数:★★★★★
>>《都市战神兵王》在线阅读>>

《都市战神兵王》精选:

“是徐来?”

“哪个徐来,难道是楚怜心的那个男人?”

“什么?徐来回来了?”

徐来二字响彻。

原本安静的大厅瞬间炸锅。

一位位客人交头接耳,相互疑问,表情十分精彩。

他们刚才一直都在猜测那人是谁,可最后却没想到,会是徐来?

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坐牢,后又逃狱了吗?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是,是徐来?”

旬南怡瞠目结舌,征了足足十多秒才回过神来,刚想要拉住楚怜心盘问时,楚怜心已经消失在她身边,穿过拥挤人群,向徐来那桌而去。

看清楚起身那人真是徐来后,楚怜心表情也是极度的精彩。

看见楚怜心,徐来气势马上一变,温和如玉,笑意暖过全场。

所有的压力,也是骤然间消失无踪。

玉山主动让出位置,在一旁微微欠身。

徐来大步踏出。

四周。

惊骇的客人。

惶恐的安宜。

以及,失神的爱人。

众生百态,万状神采,竟在此刻绽放。

“怜心,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委屈。”

徐来走近楚怜心身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小手牵起,环视八面,声音铿锵,威压全场:“今朝,我徐来归回,谁若胆敢再欺凌我妻儿一毫,我必叫他坠入无边地狱!”

“徐来,徐来,你怎么就回来了!”

看到眼前无比真实的徐来,安宜脑袋嗡嗡作响,没想到当初那个煞星,现在竟赫然已归。

且,看着此时的徐来,安宜觉得他变了。

先前的他锋芒毕露,豪气冲天,而现在的他沉稳内敛,气势庞大。

可这又有什么用?

你仍然改变不了你是一个囚犯的身份!

想到这里,安宜也就平静下来,眼神变得轻蔑和不屑。

你回来了也正好,那就当着你面抢走你女人,一雪当年之耻!

“我回来了,也很不巧,回来就见到你欺凌我妻儿。”

徐来望来,安宜只感觉似有一座大山轰然移来,若是自己不避开,将会被碾成肉末!

“好啊,你既然回来了,那正好让我新仇旧账找你一起算!”

安宜红了双眼,特别是看到徐来还牵着楚怜心手后,更加难以控制:“我先弄死你,再弄死你那小野种!”

“野种?”

徐来气势浑然一变,那双冷漠眼瞳变得通红嗜血,无尽寒意自他体内冲出,安宜只感觉自己坠入无间地狱,四周的一切尽然崩塌。

“啊!”

他惨叫一声,在徐来可怕眼神下,居然被吓到失禁,连连退后去五六步远,肝脏欲裂。

周围客人,也无不是退让,面色骇然。

“你们还愣着干嘛啊?给我弄死他!”

居然在徐来和楚怜心面前失禁了,闻着自己身下的臭味,安宜几欲疯狂了,对着身后两位保镖怒吼。

两位保镖同时而动,一左一右论拳轰向徐来,带着千钧之力。

徐来这才将注意力微微放在这两位保镖身上。

气息悠长,太阳穴微鼓,动作更是干净利索,是练家子。

可是,他们撞见的是徐来!

嘭!嘭!

他们冲至徐来身侧,刚要击中徐来时,便被徐来身外一股无形气息瞬间震飞,双拳断裂,鲜血飞溅!

落地便伤残!

“啊?徐来,你这杀人犯,你——”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安宜就见到这一幕,当时脸色狂变:“你竟敢动我的人——”

“跪下吧!”

徐来声如洪钟,带动着强大意志,如黄天厚土,不可忤逆!

可怕的气势如天威当头,重落于安宜身上,令他双腿同时一软,狠狠磕在了徐来近前!

咚!咚!

咔擦!

那是双腿重重砸在地板上的声音,与之还有膝盖骨被硬生生磕碎的声响,疼的安宜神色扭曲,异常恐怖。

他倒在地上哀嚎,膝盖处已是一片模糊,这辈子还能否再站起来,已是两个问题。

“徐来,你出手怎么这么重……”

楚怜几分担忧,这样搞不好还会出了人命,眼神带有几分责怪。

但更多还是解气,这些年中她受的委屈太多太多了,其中有一半都是来源于安宜。

他表面追求她,可暗地里不断说徐来坏话,散播她是贱货、贱人言语,拼命了踩她,想要让她崩溃。

这些她都知道,但她只是没点破而已。

后面他终于离开,她也是极大松了口气,没想到他又回来了,仍然不死心。

看到他被打成这样,心中大半的怨恨、委屈,也跟着发泄了出来。

“徐来,你,你可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安宜眼神凶残的怒视着徐来:“云城百来福集团知道吗?老总是我三舅,你敢这样打我,我保证要你们三人都喋血街头!”

“怕了吧?哈哈,怕了的话就给我跪下道歉,再将你女人给老子双手奉上,老子玩完后,自然也就会放过你们这一群杂碎!”

“是吗?”

徐来大步向他压去,气势横绝当空,犹如天神下凡,睥睨人间!

“啊,徐来,你,你,你想要干什么?”

安宜慌了,因为他从徐来眼中看到了一股纯粹的杀意!

他的话并未让徐来就此停下脚步,吓得他在地上爬着走,可徐来的气息已无情封锁而至,令他动弹不得!

压力越来越重,安宜只感觉自己内脏将要被压爆,死亡威胁将他笼罩,彻彻底底的慌了,拼命求饶:“徐来,饶命,饶命啊,念在我们老同学一场,当初你走后我还照顾了怜心两年份上,饶过我吧。”

“老同学?”

“照顾怜心两年?”

“那两年你无数次想要趁人之危,暗中散播楚怜心与我的谣言坏话,真当我不知?”

“昨日又找人绑架我女儿,试图以此胁迫我妻子就范,老同学的情分,能救你命吗?”

“不,不,不要——”

安宜吓坏了,不断惨叫,拼命挣扎,口中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

在这股压力之下,他的内脏已经大面积破裂,无数血管爆开,就算现在不死,也活不长久。

徐来俯视着他,那双深邃如星辰般的眼眸中,满是冷漠:“也罢,杀你,我嫌脏手,念在同学一场,你自断双臂,滚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