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神级相术师十字坡 郁良刘菊小说

2020-02-10 18:22

神级相术师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神级相术师》由知名作者十字坡著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郁良刘菊,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相术,是门学问。大了说,相天、相地、相人、相物,无所不相。细了说,生辰八字、六爻八卦、奇门遁甲,阴阳风水等诸多玄术都包罗其中。精其一门,便可称为相师。相师三宗五类,论长幼尊卑,相术九阶,一阶一乾坤。生活困顿之际,因半部残卷,他走上了相师这条路,从此浪迹江湖。落魄时,他摆过地摊,进过局子,看多了世人的白眼;风光时,商贾贵胄迎来送往,豪门怨妇半夜登门……一路风风雨雨,待他回头看时才明白,相不尽的,是风尘。

《神级相术师》 第21章 水之神韵 免费试读

“嗯,他叫程枭,是我堂兄,排行老三,除了我姐之外,就属他的股份最多。”程浩然嘟囔了一句,然后又惊讶的抬头瞅了瞅郁良,“妹夫你也认识他?”

“不不,不认识。”郁良随即摇头,接着又问道:“二姐的病因查出来没有?”

“还没。”程浩然叹了口气,“我姐平时注重养生,身体一直很好,可前天晚上突然疯了似的大喊大叫,之后就成了这样,唉……”

看着程浩然一脸愁容,郁良没做声。

他在心里默默地起了一卦。

姐为巽卦,为风,弟为艮卦,为山。

弟为姐守护,得主卦山风蛊,现在是申时,将其入卦做变化之数,从而得出变卦山水蒙。

问命,蛊卦是大忌,轻则鬼邪作祟,重则气淤成结,不治之症,而变卦山水蒙虽然多了点希望,但也是飘飘渺渺,定数未知。

心念至此,他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确实是实病,绝症,那无非是天命如此,也怨不得他人,但如果真的是鬼邪作祟,那这鬼邪的来源就值得考究了。

以程家目前的状况,无疑是乱上加乱。

“妹夫啊,要不你给算算,看是不是我程家内鬼作祟?”就在他苦思对策的时候,程浩然瞪着满眼血丝问了一句。

郁良闻言犹豫了一下,才又反问:“程哥我先问你,二姐住院这事儿都通知谁了?”

“当晚我就给老爷子打了电话,估计现在都知道了吧。”

“那都有谁来探望过?”

“没有,谁也没有。”

回了话之后,程浩然无奈的低下了头,而郁良则眉毛一挑,眼中迸射出一抹寒光,冷冷的笑了起来:“呵呵,这就对了。”

程浩然听了似乎也觉察出了什么,猛地抬头问道:“妹夫,你是说……我程家内鬼作祟?”

“嗯,有可能。”郁良随即点头,“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第一个来探望的,必然是你那三哥程枭。”

“为什么?”程浩然一脸茫然。

郁良闻言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他不是不想说。

如今程皓月病倒,程枭实力必然做大,在这个节骨眼上,除了亲生父母以及那个年老体迈的老爷子之外,还有哪个敢来,那不是公然与程枭作对嘛。

而如今程浩然父母没来,估计是赶不及,或者真的有苦衷,这个无需怀疑,而程老爷子年纪到了,估计就是想来也来不了。

剩下的,就唯有那程枭本人了。

如果他也不来,程家会落个四分五裂,冷血无情的坏名声,这对大局不利,也实在说不过去,所以他必然会来。

如果他第一时间赶到,说明心里还念着手足之情,也能多少洗脱掉内鬼的嫌疑。

如果姗姗来迟,那就是在观望其他各家的态度,从而选择下一个要打击的目标。

俗话说探亲不过三,而这已经是第三天头儿了,所以郁良赌定了他今天必定要来。

豪门纷争就是这么残酷,如果程浩然连这些都考虑不到,那就更没能力解决眼前的危机,郁良就是解释的再清楚,也无济于事,甚至恰得其反,节外生枝。

而此时的程浩然六神无主,越来越焦躁,郁良恨其不争,只好寻找话题引开其注意力,并旁敲侧击的问了下其父母的底细。

这一问可不要紧,竟问出了个让他一直在苦苦追寻的消息。

程浩然的父亲在国外拓展市场,正在往回赶,而其母亲则常年卧床不起,正在西南苗疆养病,而养病的地方,正是方清盈的本家,方氏家族的所在。

这消息无疑是久旱逢甘露,让郁良悸动不已,但他如今已不是原来的那个莽撞小子,心智、耐性已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此时程浩然姐弟有难,他必须得以大局为重。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天色也越来越暗,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程枭果然到了。

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队。

除了司机和随从之外,还有一个老者与其并肩而行。

老者穿着一身黑色汗衫,个子中等,不胖不瘦,从其一头白发看来最少也得六七十岁,但除了眼睑松弛之外,根本找不出皱纹,且背不驼腿不软,双目有神,中气连绵不衰。

水之韵!

郁良一眼就看出了老者身上的神韵。

这是经过岁月沉淀,多年修身悟道才能修出的气韵,一看就不是凡俗之人。

程浩然见这一帮人走近,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嚯得站起身来,双眼死死地盯着程枭,而程枭站定之后则双手抱肩,一脸不屑的哼道:“呦,老六啊,你这什么态度,我可是看你姐的,你还敢把我轰出去?”

“你……”

“你什么你?”

眼看程浩然就要发怒,程枭却不退反进,直接往前跨出半步,细眯着眼哼道:“我说老六,你姐手里可攥着不少股份,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那我程家岂不乱套,你担得起这责任吗?”

“我……”

“行啦行啦,别婆婆妈妈的,老爷子可发话了,救人要紧。”

程枭根本不给程浩然辩驳的机会,抬手将他推到了一边,然后转头往后瞅了瞅,跟在其身后的一个随从就低头应了声,然后跑去开病室的门。

要知道ICU可是重症监护室,不经过医护人员的同意,是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入内的,程浩然岂能不急,可就在他要上前阻止的时候,却被郁良伸手拉住了胳膊。

看着程浩然满眼血色,郁良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当然,这一幕没能逃过程枭的那双眼,只见其稍感诧异的瞟了郁良一眼,便也不再理会,转身走到老者身前,恭敬的打了个手势:“祁老,请。”

老者闻言点了下头,便在程枭的引领下进了病室,而郁良则一直拽着程浩然的胳膊,紧随其后。

“妹夫,你为什么拦我?”

“大局为重,我是怕你添乱。”

“那咱现在怎么办?”

“见机行事,一切听我安排。”

……

二人跟在后面小声的嘀嘀咕咕,但还没说完,就见那老者回头瞪了一眼,寒声道:“少说话,要么看着,要么出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