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绝情首席惹不起木子柒 童司宁席天昊小说

2020-02-11 06:21

绝情首席惹不起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绝情首席惹不起》由知名作者木子柒最新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童司宁席天昊,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新婚夜,他夺去她清白之身!第二天,他又拥着她的妹妹!一切只因她们的父亲害死了他最爱之人……

《绝情首席惹不起》 第21章 一夜暴风骤雨 免费试读

“啊……”童司宁惊呼,却无法躲开被巨石压住的命运。

“别动!”黑影发出压沉的声音,但命令的语气有增无减。

对于童司宁来说,这个声音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

“席天昊?!怎么会是你?我明明……”自己明明锁上门的,他怎么可能会进来?

可是,话还没说完,便被他冷酷的嘴唇压了过来。

“你……放开!”浑身无力的她使劲反抗着,虽然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她就是不想这么认输。

“唔……”

无耐,嘴被他的唇严严的堵上,童司宁无法喊出声音来,而浓烈的酒气更是让她不安,四肢被他重重的压着,根本无法动弹。

或许是认命,或许是太累了,整个身体酸痛的要命,童司宁停止了反抗,她安静的躺在那里,任由这个男人处置。

安静下来之后,身上的男人也安静了下来,唇与唇之间静静的待着。

漆黑的房间里,根本无法看清对方的表情。当然,童司宁的眼睛一直紧紧的闭着,似乎在等待着一场暴风雨一样,安静的等待着。

良久……

席天昊微微的动了一下,他轻轻的抬起头,看着身下的女人,伸出大手,将她凌乱的长发扶到额后,动作温柔的就像在看着自己的孩子,或是爱人!

童司宁的心不由自主的微微疼了一下。

他轻轻的抚摸着童司宁的脸宠,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将他渐渐温纯的唇递到她的唇上,就像亲吻着自己的爱人一样,温柔的亲吻着他身下的这个女人。

一时之间,童司宁竟然有些恍惚。

她明明知道这个男人是个恶魔,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席天昊,可是可是他这样的举动,竟然让她有些无法抗拒,那种被爱被呵护的感觉,竟然让她感觉到无比的温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行,绝对不行!不能上这个男人的当!

可是,脑子里想的和身体上的反应完全背道而驰。

席天昊的唇如春天的细雨一般,轻轻的落在她脸上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慢慢的滑向她细嫩的颈间,手不经意间,打开了她上衣的纽扣,第一颗,第二颗……直到将它完全解开。

看不到身上男人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内心里如此的反抗,可是身体无法做出任何的回应,整个人浑浑沉沉的,童司宁甚至感觉自己这是在做梦,一个有些真实的梦境。

累,整个人累的要命。或许,这真的是梦吧,不然席天昊怎么可能如此温柔?

一定是梦!

好吧,既然是梦,那就随便吧,因为自己早已累的不想跟任何人任何事做斗争,更何况是一个根本不可能是现实的梦?

童司宁再次闭上了眼睛,即使身上的男人依然没有停止,但是,她真的没有精力再去思考其它的了。

男人继续着他的动作……

结束一切运动之后,席天昊整个人瘫软了的躺了下来,眼睛紧紧的闭着,脑子里似乎还在回味着刚刚的一切。

童司宁将他推离自己的身体,想要将自己疲惫到无法支配的身体扔到水里努力的清洗干净。

可是,她还没站起来,却被那只大手一把扑倒在了床上。

“别走……”

席天昊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而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像在说着梦话,有些含糊不清。

“别离开我,安雅……”

童司宁的心微微的抽痛了一下。安雅?是那个大照片上的女人吧?是席天昊所谓的妻子吧?

原来……怪不得刚刚的他那么温柔,原来是他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女人,怪不得!

回头看去,席天昊早已沉沉入睡,而自己的心,竟然忍不住一阵阵的抽痛,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后,心里会如此的空荡呢?

童司宁,你根本就是一个无用的替身,你根本就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假老婆,你根本就是席天昊用来发泄的工具,你在想什么?!你在心痛什么?!

你流出来的是什么?泪水吗?!你凭什么哭?有什么值的哭的?不就是被一个***欺负了吗?!这不算什么!

只要爸爸能出来,随便他怎么欺负,只要他能帮到自己,随便他怎么做!管他当自己是什么呢,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

整个身体的每个关节都在痛,痛的要死!

童司宁走进洗手间,打开洗浴间的喷头,慢慢的走了进去,即使水冷的要命,即使她的整个身体在颤抖,却没有想去调一下水温的冲动。

水“哗哗”的冲了下来,童司宁的泪与水交集在了一起,整个人虚弱的坐到了地上,任由冰冷的水从头而下的浇灌着自己的身体。

直到失去最后一点意识……

“太太……”

“太太,醒醒……”

童司宁是被一种温柔的声音呼醒的,她以为在做梦,可是,全身强烈的酸痛感告诉她,这不是在梦里。

撑着沉重的眼皮,睁开双眼,一张慈祥但极为模糊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妈……”

虚弱的声音,从她极为干燥的嘴唇里呼出,眼睛里一阵酸涩,这是天堂吗?不然,怎么会看见妈妈?

“太太,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刘妈看见她睁开双眼,这才松了一口气。

太太?一个陌生的称谓,却让她迅速的从模糊状态中苏醒过来,看着刘妈的面孔,童司宁才知道,刚刚看到的那张此项的面孔,并非自己的妈妈,而是席天昊的佣人,刘妈。

“刘妈?”童司宁极力的回忆着,才想起昨天晚上才跟这个中年妇女见过面,她说她是刘妈,对!应该是这么叫。

不过自己在哪里?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自己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在……

对了,洗浴间!那冰冷的如地窖般的地方,让自己超脱般的睡死了过去,那可真是个好地方,如果能直接上天堂的话,她不介意呆在那里。

童司宁努力的翻了下身,想看看周围的环境,可是身子稍微一动,脑子便发出“嗡嗡”的阵痛声,眼前发黑,一种想要晕倒的感觉。

“太太,别乱动!你身子太虚了,会晕倒的。我给你熬了点热鸡汤,快喝点儿吧,唉”刘妈转身将刚刚端上来的一个汤碗递到童司宁的手里,“趁热喝了吧。”

看着那碗冒着热气的鸡汤,童司宁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心里的某个地方酸痛的要命。

“谢谢刘妈……”童司宁接过鸡汤,放到嘴边,喝了一口,眼泪不由自主的滚落了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