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云锦殷墨小说全文阅读-申云锦殷墨小说章节阅读

2020-02-11 09:05

申云锦殷墨小说全文阅读就在本文学。申云锦殷墨是潘多拉密码所著小说《夫君他心有白月光》中的主人公。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阅读!小说试读:才发现根本就不认识。而殷墨,自从那日便再也没见过,虽然我不知道封烨为什么会在倚翠楼找到我,但我知道,殷墨绝对不会来这里找我。

夫君他心有白月光
推荐指数:★★★★★
>>《夫君他心有白月光》在线阅读>>

《夫君他心有白月光》精选章节

“嗯。”我点点头,将那匕首攥的紧紧的。

他走后,虽然屋子里一片死寂,可心里没那么怕了,辗转反侧,想着我和封烨从小到大的往事,像戏一样,历历在目。他是除了我以外唯一的幸存者,也许,他也是唯一没有怪罪我的人。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隔壁有些吵闹,紫衣来说,我的隔壁搬来两个北牧人,我以为是封烨,可看到他们冷漠的面孔,才发现根本就不认识。而殷墨,自从那日便再也没见过,虽然我不知道封烨为什么会在倚翠楼找到我,但我知道,殷墨绝对不会来这里找我。

因为,他始终不了解我。

剩下的几天风平浪静,直至皇帝寿辰,整个安柠城灯火通明,估计是举国欢庆吧,街上的百姓全都出来放灯祈福,漫天的孔明灯,逐渐的消失在黑夜里。

“兰因姑娘,快换上衣服吧。”门外的盟鸾催的紧,我看了看那套大红的舞衣,金丝勾勒,让我想起殷墨的那件喜服,我不曾为他穿过嫁衣,他也不曾为我卸下铠甲,其实,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一切,终将结束。

我换上了那套舞衣,照了照铜镜,却别有一番异域风情。

“还没准备……”沈诺没敲门就进来了,看到我回头,竟然呆住了。

“看什么?”繁琐的头饰随着头的摆动,铃铃作响。

他走到我身边,伸手捋了捋我耳边的碎发,轻声道,“看你太美了。”

我撇了撇嘴打掉他的手,“少来!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

他咂咂嘴,“放心吧,脱贱籍!”希望他不是骗我的!“你,以后会去哪儿?”他忽而变得欲言又止。

有了自由人的身份才好慢慢查沉寂寨的事,只是不知该从何查起,而我的身份,也不好向任何人暴露。

“太子知道这皇城上下的兵权都归谁管吗?”我想打听黑羽箭的下落。

“殷墨手里有十万负责征讨,我手里暂时有三万负责城内和皇宫的治安,南融和北牧边塞各有两万五,由镇南将军和镇北将军带着,以防他们造反。”沈诺纳闷的打量我,“你一个小婢女问这个干嘛?该不会要造反吧?”

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我有位故人从了军,临行时给我留下一支黑羽箭做留念,我想,如果有一天我脱了贱籍,可以去找他。”我的借口应该没有漏洞。

沈诺一脸深沉的看向窗外,“黑羽箭是镇南将军李显的军队,他们不光是黑羽箭还穿一身黑铠甲。”镇南将军李显?南融离安柠这么远,他会带着一小支队伍回来屠寨?

“时间快到了,走吧。”我随他还没走出门口,他停住了脚步,“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就言语一声。”

我没吱声,因为我的秘密不能对外人言。

随沈诺进了宫,刚要下车,他却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面纱,“把这个戴上。”

“这是为了增加神秘感么?还是怕皇上看了我,非要娶我做你后娘?”我接过面纱还没等戴上,就被沈诺一把夺下,“想做我后娘的人估计都被皇后弄死了,唯一幸存不多的,也全是生不出子嗣的,你要是还想多活两年,见见你的情郎,劝你别打这主意!”然后他帮我戴上了面纱。

我就是随口说说罢了,他还挺当真。

沈诺避开众多眼目,先行进了大殿,我和给我伴舞的舞娘们候在外面,一位看似宫里的妃子打扮的女子,带着她的随从姗姗来迟,旁边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给淑妃娘娘请安。”一群人纷纷给她行礼。

一听是淑妃,我便来了好奇心,就是那个丞相口中很得宠的娘娘?

我偷偷的想要瞄她一眼,就在她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猛的惊住了,为什么这么眼熟?

像我?!

怎,怎么回事?

我又摸了摸脸上的面纱,着实的发蒙。

还没来得及我多想,就轮到我上场了,我光着脚丫踩在金碧辉煌的大殿红毯上,脚腕上的铃声叮当作响,殿里的人无一不把目光投在这清脆的来源。

正对着我,高坐在殿堂中央的便是皇帝,那个下令杀我全寨的人,他的人和他的心一样冷漠,身形清瘦。

他旁边的皇后,她头上的首饰金光灿灿,惹得我看不清她的相貌,唯一能看出来的,就是和薏宁简直如出一辙的孤傲。

左下方坐的便是沈诺,他把不认识我表现的淋漓尽致,自斟自饮,好像并不在意。而右下方坐的就是那个淑妃!除了比我看似年长几岁,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我觉得那是自己在友情出演。

而紧挨着她的就是殷墨和薏宁!

就那么一瞬和殷墨四目相对,他微微蹙了下眉,顺着我的视线看去,把目光投向他身旁的淑妃,整个人像被定住了一般,久久不能把目光收回,手中的酒杯被他紧紧的攥着,而一旁的薏宁公主看了眼殷墨手中的酒杯,好奇的也顺着殷墨的目光看去,然后,整个人也僵住了,脸色霎时比她涂的粉还要白。

我听说,这个淑妃是在薏宁嫁给殷墨之后入的宫,她自然没见过,薏宁可能从来没有想到,在府里天天对着我,好不容易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失了踪,在宫里又得对着一个和我长得相像的妃子,还动不得手,一定恨的心痒痒。

随着舞曲的奏起,我也翩翩起舞,随着舞步飞舞的红纱在半空中散落,带着一丝妩媚与神秘,脚踝上的铃铛勾人心魄。

“大胆!竟然跳多年被禁的玄天舞!”开口的是皇后,而皇上虽然没吱声,可他的表情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恐。就像,活见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