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主角是宁溶月陆昶的小说 宁溶月陆昶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2020-06-24 18:02

《不知将军是夫郎》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宁溶月陆昶的小说是《不知将军是夫郎》,它的作者是坚果核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寻到一个山洞,宁溶月铺了些干草在宁傅身下然后再次升起火堆,现在天太黑,她身上也就只剩些保命的药丸,想要找适合宁傅伤势的药材也只能等到明天天亮去寻!宁傅一直昏迷,宁溶月注意到他的嘴唇发白后暗暗攥了攥拳头...

《不知将军是夫郎》 第6章 负责 免费试读

寻到一个山洞,宁溶月铺了些干草在宁傅身下然后再次升起火堆,现在天太黑,她身上也就只剩些保命的药丸,想要找适合宁傅伤势的药材也只能等到明天天亮去寻!

宁傅一直昏迷,宁溶月注意到他的嘴唇发白后暗暗攥了攥拳头,她只纠结了片刻就碎碎念道:“我这也是不得已,你放心,若是你好了我也不会逼你负责的。”

一边说着宁溶月一边脱去了自己的外衣,只穿着单薄的里衣躺在宁傅身边紧紧抱着宁傅:“好冷!”

宁溶月咬了咬牙,将自己的外衣盖在两人身上然后把宁傅抱得更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浑浑噩噩之间宁溶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第二天天蒙蒙亮是宁溶月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探宁傅的鼻息,感觉到还有气息后宁溶月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起身活动一下酸痛的身子然后喃喃道:“阿傅你再等会儿,我现在就去找药。”

止血草、蒲公英、白石屑治外伤防止炎症,内服茯苓草、牵牛、白树脂研制成的药丸除去淤血,水寒草治疗经脉逆转,内功相冲。

宁溶月依照自己的记忆匆匆忙忙的寻找药草,却突然听到前方一阵异响。

"将军明明就是在万壑涧被偷袭坠崖,我们沿着山间河流一路寻来都未曾见人,这可如何是好?!"一名相貌粗狂的男人难掩心中急切粗声粗气的说。

“你说话小声些,将军出事的事情可是被瞒得死死的,若是被他人听了去起了二心我看你怎么解释!”面貌儒雅些的男子无可奈何的紧皱眉头。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是将军死了那也要有个尸体吧!"

儒雅男子闻言瞪了一眼相貌粗狂的男子:“少给我乌鸦嘴!谁在那里?!”

宁溶月听不大清两人的对话,只是不小心踢到脚下的石子发出一声响动,儒雅男子拔剑刺过来骇得宁溶月双目瞪得**动也不敢动。

"你是何人?"

儒雅男子看着宁溶月颇为稚嫩的样子皱皱眉及时收住了利剑。

宁溶月咽了一口唾沫缓缓道:“我、我是这附近村子里的采药女,在此采药,我什么都没听到!”

宁溶月手中此时还拿着一把带着泥土的药材,此话倒也可信,粗狂男子一把打开儒雅男子的剑:“我知你急切,但是用得着为难一个小女孩。”

儒雅男子闻言收剑入鞘,又打量了宁溶月两眼后问:“你即既是这附近的人那最近可曾见过什么陌生男子?”

宁溶月心中一惊,立马摇头:“没有、没有。”

"我看这姑娘是被你吓到了,罢了,我们再去别处寻寻吧。"

粗狂男子无奈出声,儒雅男子闻言拿出几两银子交给宁溶月以示歉意,二人缓缓离开这里。

见二人离开宁溶月才松了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宁傅的模样,这两个人一看就不像好人!难道他们是害阿傅的仇家?!

宁溶月想了半天想不明白个所以然,只能甩甩脑袋往山洞而去,还是先给阿傅治伤要紧!

之前不敢乱动宁傅,现在喂宁傅吃了药之后宁溶月才敢给宁傅正骨,没有纱布,宁溶月只能将自己的一层里衣撕成一条一条为宁傅包扎,矫正骨头,等一切做完宁溶月已经满头大汗,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只能听天由命。

"咕噜噜......"

宁溶月脸色微妙的僵硬了一瞬:“肚子啊肚子,你乖一点,我去找些果子。”

现在这个时节果子都还半青不熟,宁溶月忍者酸涩吃了几个后又强忍尴尬嘴对嘴喂宁傅喝了一点果子汁液。

傍晚时分,宁溶月感觉到宁傅的烧已经退了后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去摆弄火堆让它燃烧的更旺些。

"月、月月?"

刚刚醒来的宁傅试图直起身子却感觉到一股剧痛。

宁溶月神色一惊,忙转身安抚宁傅躺好,她的眼中也带了些泪光:“你总算是醒了,吓死我了,都是我的错......”

"月月、月月不哭,阿傅保护月月,月月不哭!"

宁傅见状忙伸手去擦宁溶月的泪水,嘿嘿傻笑着:“阿傅不疼,月月吹吹就不疼了。”

宁溶月好笑有心疼,她凑上前在宁傅伤口边吹了吹:“好了,吹吹,不痛了。”

"嗯。"宁傅龇牙咧嘴的傻笑。

宁溶月眼眶再次一红,然后起身拿了几个果子:“你快吃,吃点东西才有力气,这东西虽然酸了些,但是对你身子还是有好处的。”

宁傅闻言迫不及待的啃了一口果子,然后五官瞬间扭曲,但在宁溶月期待的眼神之下他还是将果子艰难咽了下去:“月..月月、”

宁溶月将牙一咬:“你快吃啊,不然没有力气再睡过去怎么办?”

"好..."

宁傅咬着牙应下,宁溶月看他吃了三个果子后终于不再逼他继续吃而是道:"既然你醒了我们就该想办法快点回去了,已经两天了,爷爷他们该急坏了。"

宁傅闻言乖乖点头,宁溶月见此叹了一口气:“行吧,那我们现在先休息,明天一早我想办法带你离开。”

第一次清醒着享受宁溶月抱着睡觉的待遇的宁傅想不明白自己的脸为何会突然发烧,瞪着眼睛到了半夜,后半夜才看着宁溶月的睡颜进入梦境。

第二日,天空中突然再次下起蒙蒙细雨,宁傅是绝对不能再淋雨的,宁溶月有些发愁该怎么办。

"月儿!"

"小月,你在哪儿啊?"

"溶月!!"

"月月,是爷爷。"原本闭目忍受疼痛的宁傅突然睁开眼睛看向宁溶月,宁溶月一愣。

"爷爷?"

宁傅沉声道:“我听到爷爷的声音了,月月,爷爷来找我们了。”

宁溶月闻言神色一喜:“真的?!阿傅你不要动啊,我出去看看。”

躺在原地的宁傅指头微微蜷缩,脸色出现些许焦急,月月不会不要自己的......

"爷爷,爷爷我在这里!"

出了山洞的宁溶月也听到了傅大夫他们的声音,有些激动的挥手:"爷爷!傅叔我在这里!"

傅大夫听到了宁溶月的声音,神色大喜:“哎!是月儿!这丫头!总算是找到了!”

小说《不知将军是夫郎》 第6章 负责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