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情深难度流年

2020-06-25 06:03

医院走廊上,方小暖抱着一束百合花,焦急地等待着。

见顾倾墨黑着一张脸出来,方小暖白了他一眼,快步冲进了病房。

而另一侧,一个金发碧眼的法国男人牵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走上前来,站在了顾倾墨的身前。

顾倾墨并不认识他们,见对方有意而来,便耐着性子问道:“有事?”

男人有些局促,押着男孩鞠了一躬,道:“先生,我听那位捧着花的女士说,您是孩子的父亲。

真的非常抱歉,我们非常自责,是我没有看管好我的儿子,他撞倒了您的太太,以至于她小产了。

一切都是我们的错,我愿意负责赔偿。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挽回不了孩子,但我真的想告诉您,我……”

顾倾墨怔了怔,而后打断了法国男人的话:“你是说,是你的孩子撞倒了她?”

“是的。”男人道。

也许顾倾墨的脸色太阴沉了,男孩看得出他十分生气,壮着胆子道:“先生,都是我的过错,请您不要责怪那位女士,她非常难过的。”

“哦上帝,”法国男人扶着额头,“我该怎么办才能弥补这个错误。”

顾倾墨的唇紧紧抿了起来,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病房。

他以为乔颜心狠,自己把孩子流掉了,可眼前的人却说,乔颜是被撞倒的。

如果这是真的,乔颜为何不解释?为何要让他认为是她杀了孩子?

有那么一瞬,顾倾墨想进去质问乔颜,可他还是忍住了。

或许这一对父子也是乔颜安排的戏码呢?

是真撞,还是假撞,他要亲自去弄弄明白,而不是在这里听人的一面之词。

顾倾墨深吸了一口气,让情绪平复一些,弯腰问那男孩:“你是怎么撞倒她的?”

孩子结结巴巴道:“在超市,我踩着手推车玩,速度太快了,那位女士从货架后面出来,我没停住,就撞上去了,真的真的对不起!”

顾倾墨拍了拍男孩的头发。

超市有监控,是与不是,去看了就知道了。

记下了超市的地址,顾倾墨先去了护士台,问护士要了乔颜的病历资料。

上面记得很清楚,乔颜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是小产状态了,医生判断孩子保不住,选择了流产手术。

顾倾墨的心沉了沉。

这份沉重,在他看到监控时,更加重了。

监控没有声音,只有画面,但看到手推车撞向乔颜时,顾倾墨的耳边仿佛听到了滚轮声,和重重的撞击声。

乔颜摔倒在地上,隔着屏幕,顾倾墨都能感觉到乔颜的痛苦。

只是,乔颜的后续反应让他很意外,乔颜没有顾上自己,也不顾惊恐着上前的男孩,而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另一个方向,似乎在追寻着什么。

没有找到,乔颜很是失望的样子,这一刻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她慌张地叫喊着,没有声音,只有她的嘴唇在快速地一张一合。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女士当时喊着她是孕妇,她需要去医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