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绝武狂少岳岩苏凌薇-绝武狂少全文阅读

2020-06-25 12:03

  岳岩苏凌薇小说名字叫《绝武狂少》,是由作者缥缈仙人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五年了,岳岩已成一代战神,而回归后却发现家族覆灭、父母失踪,唯一的妹妹竟流落街头成为乞丐。而他身为苏家赘婿,却遭到苏家的厌恶唾弃。

免费阅读

  西域。

  大风如鼓。

  漫天黄沙之中,十万大军甲光向日、黑云压城。

  一辆迷彩越野车,停立在大军前方。

  “岳先生,您真的要离开吗?”

  一名身形修长高大的男子,静立车门边。

  “边疆已定,大敌已除。我也该回家看看了。”

  岳岩抬手杵向眉头,艰难地咽下了一口气。

  后方将士,如同一片黑压压的山脉,连绵不绝。

  其中一柄恢弘战旗耸入长天,翻卷云霄。

  战旗上麒麟探爪,遮天蔽日、猎猎作响。

  战旗下热血男儿,英姿挺立、目含泪光。

  岳岩不喜欢离别。

  五年前,自己远赴边疆从戎,妹妹岳盈盈追着车尾跑到声嘶力竭、双腿跪地,岳岩都没敢回头。

  五年后,面对自己十万名出生入死的兄弟,他眸光再次湿润了。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走吧。”

  这次,岳岩也没有回头。

  车子启动,迷彩越野车在黄沙之中划出一道轨迹。

  “为将军送行!”

  一声嘶吼,一发发炮弹轰入苍穹。

  长天惊雷滚滚,阵阵爆裂声犹在脑中炸开。

  整个西域,空谷回响。

  岳岩闭上了双眼。

  五年兵戎,就此结束。

  “岳先生,虽说盈盈妹妹已两年未曾来信,不过想必应是忙于事业,准备给岳先生一个惊喜吧。”

  驾驶位上的,是岳岩的副手付临易。

  “算算日子,盈盈也到了嫁人的年纪。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臭小伙子走了运,也没让我这个当哥的把把关。”

  岳岩的目光失去了焦距,思绪已飘然千里之外。

  五年过去,岳岩已是功成名就、位极人臣。

  但心中,依旧有一个让他殷殷垂念的妹妹。

  只不过,距离上次妹妹的来信,已有两年之久。

  也不知道,她这两年过得如何?

  又为何,两年不曾来信?

  楚州市,天刚入夜,两道身影从机场走了出来。

  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味道。

  两年前,盈盈在信里跟他炫耀说,她的公司已经上市了。

  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走过人行道,岳岩两人来到了一片昏黄的街道中。

  这时,一辆车子从身边飞速驶过。晃眼的车灯,闪过了不远处的一堆垃圾桶。

  同时,一道身影映入了岳岩眼帘。

  眸光一缩,岳岩的身子猛然定在原地。

  只看到,一个浑身灰泥沾染,长发披散的女子,正在吃力地撑起身子,伸手往垃圾桶里翻去。

  她回眸的霎时,那抹车灯刚好了她的脸上。

  “盈盈?!”

  岳岩心中猛地一抽。

  眼前此人,虽然满脸灰尘,但却依旧掩盖不住她那精致可人的脸庞。

  尤其,是双眉之间的那一点美人痣。

  脚下一蹬,岳岩咻然而去!

  那名女子并没有注意到岳岩。

  其双目盯着手中的一块霉面包,熠熠放光。

  正要塞入口中之时,她才听到了来人的声音。

  疑惑地抬起头,却是猛然一怔。

  她双目呆呆地看着岳岩,身形开始颤抖起来。

  “盈盈,真的是你!”

  岳岩抓住女子的肩膀,双目盯着她的脸庞。

  他不敢相信,眼前此人正是他刚刚谈起的妹妹,岳盈盈。

  他的目光,扫过了女子脸上的每一个角落。

  那颗美人痣,那双可人伶俐的眉眼,都让岳岩确信无比,眼前此人就是他的妹妹!

  “哥……”

  女子下意识地张了张口,声音嘶哑,仿佛许久没有开口说过话。

  嘴边的那块霉面包,还有着几只食腐的苍蝇在上面盘旋。

  一股悲息漫上喉头,岳岩将岳盈盈紧紧揽入怀中。

  “盈盈,你怎么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爸妈呢?咱们岳家的人呢?!”

  他低头看着这副令人心疼的倩影,看着她衣不蔽体浑身污泥的模样,岳岩犹如万只蚂蚁啃噬心头。

  “没了,我们家都没了……”

  “爸妈失踪了,我们家什么都没了……”

  “呜呜呜呜……”

  岳盈盈紧紧抱着岳岩,靠着他的胸膛涕泗痛哭。

  “是谁!”

  “告诉哥哥是谁做的!”

  岳岩的眼底充满了血丝,滔天的杀意如狂流汹涌而起。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本应是衣锦还乡之时,却迎来了这般噩耗!

  五年军旅,面对无数生死厮杀,岳岩的情绪从未如此失控。

  “是杨家、陆家和王家……两年前,他们带人冲入了我们家,拿走了所有东西。”

  “而且,还一把火把我们家的房子全部烧了……他们,他们借此一跃而起,成为了汉南省顶端的三大家族……”

  岳盈盈的额头死死地抵在了岳岩的胸口,泪水啪嗒啪嗒地不断往下掉。

  这一番泪水,她不知道忍受了多久。

  家族破裂以后,父母失踪,而三大家族并没有放过她。

  不仅逼迫她在街头当乞丐、靠捡垃圾维生,而且还不允许任何机构组织,乃至个人收留她。

  整个城市里,她如同被人遗弃的垃圾,终日风餐露宿、倒街卧巷,以至于和食腐的虫蝇作伴。

  “哥,你快跑吧,你赢不了他们的,你快跑……”

  岳盈盈突然抬起了头,看向了这张坚毅的脸庞。

  “快跑啊!”

  岳盈盈使劲摇晃着岳岩的身体,那声音就如同从嗓子里撕出,婆娑泪眼更是哭成了血红色。

  岳岩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

  喉结滑动,将所有悲情都一齐咽下了喉中。

  “不,哥不跑。”

  “哥会保护你,为你报仇,为我们岳家报仇。”

  岳岩低下头,眼神中充满着锐利的锋芒。

  厚重的嗓音,犹如温暖的阳光,将岳盈盈包裹在内。

  岳盈盈目光闪烁,银牙死死地咬着。

  两年流落街头,她从未感受到如此的安全感。

  “红毛哥,我们都找了半天了,那小妮子不会是死了吧?”

  “呵,死了也给我找出来。要是杨大少的事没办成,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不过话说回来,岳盈盈那小妮子,都已经变成乞丐了。我们这……口味会不会太重了?”

  “你懂个屁!人家在两年前,可是咱们市里有名的冰山女神,多少大少公子都想追求她?”

  “杨大少能给我们机会,你还嫌弃?给我好好找!”

  听到这番对话,岳峰眉毛一拧,目光扫向了街道对面。

  一群染着红绿头发的小青年,正在对面晃悠着。

  他们眼神四下探寻,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岳岩抬眼,目光对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