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落草为妖

2020-06-25 15:06

黑暗,绝对的黑暗,铁口直断害怕了,他猛然扑到铜门前猛拍:“崔官人,崔官人,我骗你的,我根本不是什么道士,也不会降妖除魔,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黑暗中,却是听到一声粗重的喘息,铁口直断的心都凉炸了,手“啪啪啪”都拍肿了:“放我出去!来人啊,快放我出去!”

“饿……好饿……”

这是人类的声音吗?

听起来空旷而又沙哑。

突然,铁口直断只感觉一个湿软粘腻的东西裹住了他,那东西带着他好像在空中飞,可下一秒,他就永远失去了意识。

“不够……饿……好饿!”

“轰隆隆!”

地底传来沉闷的声响,整个戎城好似都在摇晃,小婵吓地大惊失色,紧紧抓着李持风的衣袖:“有怪物,地底有怪物。”

周围的人见状哄堂大笑,客栈的小二哥笑着去解释:“客官,没事的,这是咱们戎城特有的地龙翻身,见多就不怪了。”

小婵这才发现包括李持风在内都没人在意,登时为自己的失态悻悻然:“哪有地龙没事就翻身的,事出反常必有妖知道吧!”

她是一副教训的口吻,众人却是哄笑一场了事。

这会儿已经是晚间,白天跟顾书生告别后,二人逛了一波戎城,李持风看她看地紧,她还试图跟李持风讲了一番道理,你看,我们互相看不顺眼,不如一拍两散各自修行,不好吗?

李持风却是亮出绳头:“闹市之地把你绑了,你会不会很没面子?”

这让小婵跟在李持风身后晃着拳头踢着腿的,小婵的行径自然是瞒不过李持风,遇见个卖糖人的,他花了一文钱在转盘上转了只兔子,随手把兔子递给小婵,这家伙吃着糖人,眼睛一亮,跟在他后面特安静乖巧。

这么些时日相处,他倒是对小婵了解了个大概,顽劣是有的,但也有天真烂漫的一面,总体来说,就是见识太少还爱占小便宜。

市集里转了一圈,却是见李持风买块木头,回去之后又是削又是凿。

“怎么,没钱了?要靠卖艺讨生活了?”小婵嘲笑。

李持风眼皮都没掀:“我看你对修行不上心,做个东西激励一下你。”

小婵闻言大笑:“我白小婵会被这种东西收买?你也太瞧不起人了!”

说归说,眼神瞥过去,心里还挺好奇,这臭道士到底在做什么东西?

东西第二天就做好了,就是个转盘,跟昨天买糖人那儿的转盘差不多,就是小一号。

用早饭的时候,小婵笑地肚疼:“我当你做什么呢?”

接过来一看,嘿,有点意思哈,转盘巴掌大,却详细分了八格,上面依次写着天眼秘籍、定星罗盘、上清丹、一百两、十两、一文钱。

李持风笑道:“你若好好修行,我看你表现,给你转罗盘的机会,转到什么就给什么。”

小婵闻言来兴致了:“我先试试怎样?”

“可以。”

小婵细白的手指一弹,转盘上的指针滴溜溜飞转,她在那儿念叨着:“天眼!天眼!天眼!”

指针飞快转几圈后,终于慢了下来,缓缓掠过一百两、十两,眼看要停在一文钱上,这把小婵给紧张的,她双拳紧握,嗯了一声,那指针果然过界,停在了天眼秘籍上。

这家伙欢呼了一声:“看,天眼秘籍。”

“不错,手气很壮,想不想修天眼?”李持风嬉笑。

“想!”小婵重重点头,关于天眼,她倒是听长松真人叨叨过,修行天眼分三重境界,第一重能观万物气息看人吉凶,第二重能观过去未来摄人心魂,第三重则通玄天地,斗法破法,甚至有些神仙都没这份修为。

她倒是知道什么是好的,在她眼中土地公只会烧火烙大饼,山神也只擅长猎山鸡,所以说,就算是神仙,也得分出个三六九等,她可不想将来得道成仙,被封为个土地山神。

所以,有些本事,是必需品。

李持风看小婵眼神那急切,知道对了她的胃口,随即将转盘收了起来:“那就看你表现了。”

“这得有规矩,不然全凭你张口就来,我什么时候才能转转盘?”

呵,她还挺精明。

“这样吧,你不是有师父给的功德袋吗?每积一点功德,就转一次转盘。”

小婵闻言摸摸怀里的糙布袋:“这东西真管用?”

“当然!”

“那岂不是只要有功德袋,人人都可成仙?”

“你以为功德袋是什么?大白菜啊?”李持风敲敲小婵的脑袋:“那是师父修成地仙之后得到的宝贝,要不是他用不着,他会给你?”

小婵不敢置信啊,拿出这个打着补丁的糙布袋,就这种卖相,竟然是宝贝:“你不是诳我吧?”

李持风嗤笑:“你积点功德试试不就知道了。”

于是乎,小婵对积功德这件事情总算是上了心。

因为李持风说要参加明晚崔府的聚贤宴,所以他们要在戎城呆上个几天。

那聚贤宴让小婵说就是道士聚会,去那儿有吃有喝还有银子拿,这有钱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

既然今天无事,小婵自然是晃在大街上,随时准备做点好事。

可戎城一向生活富足,街上连个乞丐都没有,真是急地小婵抓耳挠腮,不过她灵机一动,有了,功德袋懂什么,没有好事,她可以制造好事啊!

她眯了眼,瞄准街上一个挑扁担的,手里的小石子弹了出去:“中!”

“哎呦!”那挑扁担卖菜的小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小婵立马兴高采烈跑过去帮忙了,先是把掉出来的菜装回筐里,又热心的将对方扶了起来,还特好心的问:“你有没有事啊?要不要背你去看大夫?”

那小哥卷起裤腿一看,膝盖上是一片乌青,不过平头百姓没那么娇气,小哥挥挥手:“谢小姑娘好心,没事。”

“哎你真没事?”小婵急了。

小哥身子一蹲一起,扁担又挑了起来:“没事没事,今个还得赶紧把菜给卖完呢。”

说着,就走了。

小婵拿出功德袋来看看,毫无变化。

说真的,李持风在看到小婵用石子弹人的时候,刚喝地一口酒差点喷出来,真亏她想得出来。

这孩子行为准则有问题啊。

李持风适时出现,指指老天:“小婵师妹,功德袋是有灵性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是非功过有人给你记着账呢,做善事可造不得假,再说了,事有因果,就你刚才那企图蒙骗上苍的行为,保不准什么时候上苍就还给你了。”

“呵。”小婵一脸不信,反而觉得李持风才是从头到尾蒙她的人。

正说着话呢,那卖菜小哥是去而复返,小婵还不明所以呢,小哥上来就拽着小婵了:“你你,还我钱袋。”

“你说什么呢?谁拿你钱袋了!放手!”小婵力气大,推了小哥一把,竟然把人家给推了个跟头。

这下小哥是又急又恼:“你偷我钱袋,还打人!”

小婵哪里受这冤枉:“你诬赖好人!”

李持风感慨啊,这因果来的快啊!

巧了,周围的人还没来得及围过来看热闹,巡逻的衙役倒是先过来了,问了个缘由,三个人就被带衙门去了。

为什么是三个人,李持风也郁结啊,那小哥指着他:“他们俩是一伙的!”

这因果,竟然还有他一份!

衙门里,惊堂木一拍,正大光明下面坐着位年轻的知县:“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小人张阿菜,戎城人士,今日一早去菜场买菜的途中摔倒,这人看着热心,实际上趁机偷了小人的钱袋,望大人明察。”

小婵大怒:“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会偷你钱袋?”

“啪”一声响,知县大人大喝:“放肆,来人,先打三大板。”

话音刚落,两旁的衙役上来就要把小婵给按下去,这小婵可不能忍:“狗官!你不问青红皂白就想打人!”

知县大人虎目一瞪:“好,本官就给你论个青红皂白,看看本官是不是冤了你。”

“放开。”小婵哼了一声,甩开两边的衙役。

知县竟然也不恼,娓娓道来:“本官今日在集市闲逛,看到张阿菜挑着菜筐去卖菜,你们二人就在西二街那儿盯上了张阿菜,而你,用石子弹在了张阿菜的腿上,致使张阿菜当场摔倒,是也不是?”

小婵听到这儿的时候已经是张口结舌了,今天做这事儿,竟然被这位知县从头看到尾?

李持风只想掩面假装不认识小婵。

“好啊,我说我怎么摔倒了,原来是你!”张阿菜指着小婵,手都气抖了。

“可可,那也不能说我拿了钱袋啊!”这心一虚,人也跟着结巴了。

“单凭此事,本官这三大板是不是该打?”知县一副很讲理的模样。

好像是该,但也不能就这么挨打啊?

小婵看向了李持风,李持风指指上头。

小婵抬头,难道这就是举头三尺有神明?

是不情不愿,但这事的确理亏,小婵趴在凳子上,这会儿倒是可怜巴巴地问了:“大人,能不能轻点。”

知县微微一笑:“无规矩不成方圆,打。”

“啪!啪!啪!”

三板子下去,小婵眼泪都出来了,本来是想做好事的嘛,谁知道会变成这样,越想越委屈,竟然呜呜咽咽哭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