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玄幻:我的瞳术强无敌

2020-06-27 15:04

第10章上古魔猿

漆黑的蛮都山中,暗无天日。

一个两米多高的英俊少年浑身血渍,手中握着一柄插在一头碧眼虎头狮的心脏的黑金长枪,重重喘着粗气。

这已经是秦锋一个人在蛮都山中的第三天了。

三天前,被三眼双头狼群冲散的秦锋,被十数头三眼双头狼前追后赶,一路慌不择路,现在也不知道深入了蛮都山多深。

而越到蛮都山的深处,秦锋对‘蛮都山’三个字的体会也就越深刻。

蛮都,蛮兽之都。

三天来,无论他走到哪里,自己再怎么小心翼翼,都会有一只不知名的巨大蛮兽,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各个方向向他扑来。

他心如蝉翼,如履薄冰,精神绷紧到了极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若不是他九品瞳脉提炼蛮气的速度惊人,恐怕他早就死过不下一万次了。

现在他脚下的这头碧眼虎头狮,就是在他解决掉一只狼眼鹿皮豹后,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一爪就将秦锋的后背抓破。

他就势一滚,反身电射而出,向远处逃去。

碧眼虎头狮紧追不舍,不过最后还是遭到了他的暗算,死于非命。

秦锋拔出碧眼虎头狮身上的长枪,后背的伤痛让他的嘴大大的咧开。

现在的他已经达到了极限。

如果这次再冒出一只蛮兽的话,哪怕是一只一级蛮兽,也会轻而易举地取了他的性命。

秦锋忍着背后的剧痛拔出身上的随身短剑,一剑剖开碧眼虎头狮的头颅,从里面取出一颗碧绿的蛮精。

随后,他用短剑剥下旁边一棵大树的树皮,在树皮之下一通猛砍。

半晌之后,树皮之下出现了一个一米多高,一米多深的树洞。

秦锋头一低,就闪了进去。

然后,拿起一旁的树皮,完完整整地盖上。

从外面看不出一点痕迹。

树洞里,秦锋长出了口气:“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他盘膝坐下,从贴身的皮袋中取出了十数枚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蛮精。

随后,闭起了双眼,双手打了个奇怪的法印,蛮诀运转,就此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他知道,在这种形势下,睡觉就等于送死。

唯有时刻保持旺盛的精力和体力,才是他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锋终于被树洞之外蛮兽们相互争斗所产生的巨大震动惊扰。

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到半空中两团蓝光一闪一闪,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

嘶,嘶......

一条一米来长的长信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蛇信上,一种粘稠至极的毒液散发出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道,让他忍不住作呕。

晴天霹雳蟒!

静静盯着那两团蓝光,屏气凝神,秦锋也是一动不动。

他知道,现在哪怕他再有一个呼吸那么微小的举动,他面前的晴天霹雳蟒就会毫不犹豫地让蛇信洞穿他的咽喉。

就算他侥幸能够躲开,晴天霹雳蟒蛇信上的毒液,也会溅得他人不人、鬼不鬼,生不如死。

这种僵持也不知道进行了多久,渐渐地树洞之外的震动声渐渐平静了下去。

这时,秦锋双瞳之中,一头燃烧着黑炎的上古魔猿忽然闪现。

下一刹那,秦锋抢先出手,一拳轰出。

嘭!

一声闷响,晴天霹雳蟒与树皮一起飞出树洞,重重地撞在一块山岩上。

树皮四分五裂,晴天霹雳蟒也被撞成了一团烂泥。

秦锋一个骨碌闪出树洞,随后眼睛上下左右一阵打量,准备随时出手。

好在这一次,并没有什么蛮兽埋伏,他这才长出了口气。

树皮已经被摔成无数小片,显然是不能再用了。

秦锋摇了摇头,一阵苦笑。

随后,他将视线转移到了不远处。

那里,一头浑身带着钢刺的巨大穿山甲翻身躺在地上。

在穿山甲旁边,是一头将近五米来高的巨猿。

秦锋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看了看穿山甲,又看了看巨猿。

穿山甲的腹部已经被巨猿一手掏。

而巨猿浑身上下血洞无数,兽血流了满地,胸前微微起伏,眼看是不行了。

秦锋拔出短剑,打算给巨猿一个痛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巨猿忽然睁开了双眼。

清澈、透明、单纯、充满着恐惧。

秦锋不由得一怔:这巨猿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

随后,他想了起来,貌似自己修炼的九品蛮技《猿魔变》,在升为育瞳期后,瞳孔中显现出来的巨猿就是这个样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早已灭绝了的上古魔猿?

“也罢。猿兄啊,猿兄,既然我修炼了关于你的蛮技,也算你我有缘。我今天索性就帮你一把,也算结个善缘。”

说着,秦锋将视线放开,开始漫山遍野地寻找疗伤的草药。

至于那种草药能够疗伤止血,镇定止痛,秦天耀早在秦锋很小的时候就让他强行记住了。

为的就是防止有一天秦锋在他不在身边的时候,受了伤能够自救。

换句话说,秦锋打小,就是半个郎中。

秦锋将三叶草、五叶花、六叶菊、七叶梅等十数种草药在岩石上捣烂碾碎,小心翼翼地敷在了巨猿的伤口处。

“这是为人疗伤的法子,不知道对于你来说行不行。”

“不过,据我所知,人与猿的各方面都极为相似,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好了,我给你敷上了药,过两天你就能好了,待会儿我拿树叶给你盖上,等你好了,你就该干嘛去干嘛去吧!”

“我也要走了,这会儿我爹妈不知道着急到什么程度。猿兄,后会有期。”说罢,秦锋一个抱拳,便要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一只毛茸茸的大手伸了出来,拽住了他的衣袖。

清澈透明的眼神中满是哀求之意。

秦锋无奈地摇了摇头:“哎,算了!这蛮都山中凶险无比。你受着伤,又不能动。我若是走了,你定会被其他蛮兽所害。那我岂不是白救了你一次?”

“正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那我姑且再做一次好人,等你伤好了之后再走吧!”

“呜呜呜......”巨猿眼神中满是笑意。

......

风凌城,秦府,傍晚时分。

大殿内一片狼藉,秦天耀后背着双手,走来走去,怒气未消。

“臭小子,你有种跑,就别回来!”秦天耀冲着殿外吼道。

“行了,行了,都半天了,你也该消消气了啊......”蒲孤雪劝道。

“我气消?我气消了才怪。你说这个小子的心得有多大啊!被人劝退了,还‘玩呗’!”

“我就纳了闷儿了,他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是屎吗?”秦天耀骂道。

“他脑袋里装的是屎,你脑袋里装的又是什么?”蒲孤雪白了秦天耀一眼。

秦天耀怒目圆睁,却是不敢对蒲孤雪发火,只得仰天长叹。

“哎......你们娘俩就是我的冤家啊......”

“老爷!”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进来。

“什么事?!”秦天耀正在气头上,一声大喝,吓得下人一哆嗦。

“学......学府,莘清导师求见!”下人战战兢兢道。

“莘清?”秦天耀和蒲孤雪一怔:锋儿不是被劝退了吗?她来干什么?

“找人打扫一下,请她进来吧!”秦天耀吩咐道。

莘清对秦锋的态度,秦天耀是早就有所耳闻的。

不论她此番前来为的是什么,就冲他对秦锋的好。

这个面子,秦天耀怎么都还是得给的。

秦天耀做回主位,整理了一下情绪,准备迎接莘清的到来。

不多时,莘清就出现在秦天耀的视野中。

秦天耀与莆孤雪起身,迎出大殿。

“莘导,您来了,里面请。”秦天耀微笑着客气道。

“不了。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下院里的决定:秦锋可以再去上学了。”莘清道。

“什么?锋儿又可以去上学了?他不是被劝退了吗?”秦天耀和蒲孤雪两人眼中满是惊讶。

“是这样的。今天早上,他将王家的大少爷王城给打了。经过我们院方核实,你们秦锋的九品瞳脉应该恢复了。”

“难道这件事情你们不知道?”莘清问道。

“什么?将王城给打了?不是......”

“莘导,你确定是我们家秦锋打了王城,而不是王城打了我们家秦锋?”秦天耀震惊得甚至开始有些结巴。

“当时好多学员围观,应该差不了。”

“而且,据有的学员说,秦锋在打倒王城后,又在他身上撒了......”说道这里,莘清的粉颊微微有些发红。

“撒了些什么?”秦天耀略微有些迟钝地问道。

啪!蒲孤雪拍了他一下,给了他一个白眼。

“哦......哈哈,好小子,不愧是我秦天耀的儿子,真给你爹露脸!哈哈......”秦天耀后知后觉,仰天大笑。

“莘导,这次真是麻烦你了!来,屋里说话......”蒲孤雪笑着说道。

“不了,学院里还有事,我先走了!”莘清推辞道。

“我来送你!”秦天耀道。

“不用劳烦了,莘清受不起!”莘清道。

不是客气,是她真的担当不起。

“受得起,受得起,这次绝对受得起。哈哈......”秦天耀笑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莘清道。

“请!”秦天耀道。

秦府门口,蒲孤雪又拉着莘清的双手一阵嘱托,最后,才放莘清离去。

“哈哈......这小子......哈哈哈哈......”秦天耀大喜过望,语无伦次,只是大笑。

“瞧你那熊样,我说什么来着。我蒲孤雪的儿子是个天才,曾经是,现在是,将来还是!”蒲孤雪骄傲地说道。

“对,是天才,你儿子是天才,哈哈哈哈......”秦天耀大笑。

就在这时,只见两个高大的身影在夜色中急速向秦府奔来。

到得近前,确是两个狮虎卫。

“禀家主,少爷在蛮都山中与众人走散。虎爷与豹爷正全力搜索中,狮虎卫损失惨重,请求支援。”

“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