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顾锦秦舟主角的小说 顾锦秦舟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2020-06-27 18:01

《吾与春风皆过客》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吾与春风皆过客》由对比一下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锦秦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雾逐步散了。天边彩色的云彩也逐步散了。阳光透过云层洒落,照的窗边少年皮肤越发白皙。推门而入的,是英语老师。早读课。无非便是默默单词、背背课文。算起时间来,这些日子老师布置的默写与背诵作业她都没有完成,...

《吾与春风皆过客》 第十九章 草莓 免费试读

雾逐步散了。天边彩色的云彩也逐步散了。阳光透过云层洒落,照的窗边少年皮肤越发白皙。

推门而入的,是英语老师。

早读课。无非便是默默单词、背背课文。

算起时间来,这些日子老师布置的默写与背诵作业她都没有完成,也不见组长上报她的名字。

真是……无聊。

她眯了眯眼,想起了自己的一些不与寻常的待遇。

白皙纤细的手翻开英语书,托着腮,百般无聊的看着。

——

之前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时间过得挺慢。

但现在,时间飞逝而过,窗外夜色迷人,一轮弯月上挂天边,几许繁星闪耀其中。

她站在走廊,手懒懒的搭在防护栏上。

托着腮,垂眸看着楼下。

再上一节课便要放学了。

她寻思着,周五去街上买些东西回家。

清风徐来,长发微扬,少女静静地看着楼下风景。与热闹的人群格格不入。

聆墨和顾天意还在教室里赶作业。

从窗户那看过去,就能看到两人的侧脸。

终是一道上课铃打破了热闹。

她缓缓走进了教室,看了眼还在草稿本上计算的顾天意。

上边字迹从工整到潦草,甚至有些地方被黑色水笔来回加重画圈圈标记。

她看得出,他算不出来。

“顾天意,你算出来了没有?我算出来的是二百零八。”

身后,聆墨的声音伴着写字的声音传来。

顾锦一默默地翻开桌上的书,没有打扰两人的谈话。

“还没有!我刚刚算出来的是三百七十一,到底你错了还是我错了?”

顾天意皱了皱眉,有些着急。

“应该我们都错了吧?老师说过答案不超过二百的。”

“说过吗?”

“好像说过?锦一,老师说过吗?”

被突然叫到名字的顾锦一偏过了头,她看着聆墨,点了点头。

此时白炽灯光打在她脸上,能清楚看出她长而卷的睫毛投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加上昨晚没睡好,黑眼圈虽然很淡,一般人看不出。但聆墨却一眼看出。

脑海里,突然闪过漫画里那句似乎有点少儿不宜的词:臣服于美貌。

是的,顾锦一很美。就连一个侧头都能美到摄人心魄。

所以那张画里,她才执笔写下了那么一句话:她是第一个美的惊艳到我人,也是我见过第一个如此高冷霸气的女孩子。

聆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顾锦一。

因为她的眼睛里,时而有光,时而无光。

有时就像阴雨天的雾霾、失去灵魂黯淡无光的星,弥漫着一股令人抑郁至极的死气。但有些时候,又像是阳光恰到好处,一个眼里似有星辰的女孩子。

总感觉,她之前是个很美好的女孩子。只是后来,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

同学们之间的那些流言蜚语她也听说过,但从不质疑从不怀疑她。

因为这个人,在一个夜晚,曾伸手护在她的身前,将她拉离那个黑暗如深渊的小巷。

妈妈说交朋友一定要交三观正有共同兴趣的人。

虽然她还是不怎么了解她。

不过,锦一真的是一个三观超正的女孩子呐。

有时候感情就很奇妙,一眼万里,坠入星河。

哪怕当时她眼里只有无穷的深渊与冷漠。

她想和她做朋友。那种,关系很好的朋友。

在此之前,她一向是个对外人超腼腆的女孩儿。

直到遇到了顾锦一。

妈妈说想得到的东西就要自己去争取。哪怕感情,也是如此。

所以那天晚上后,她第二天特意在校门口盯着她,想看看她是哪班的。

只是没想到,缘分这么奇妙。

两个人不仅是同一个班级,还是前后座的关系。

……比起聆墨的内心戏,顾锦一只是淡淡的看了她的草稿本一眼。

上面字迹工整,每一过程都写的很清楚。

只是,你为什么要把一百二十五写成一百五十二来算?

她有些无语。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依旧没有表情,眼神冷淡。

“你看错题目了。”

“啊?”

聆墨不相信地将本子上的东西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她极其无辜的睁大眼睛:“没有啊。”

顾锦一的目光落在了她翻开的数学书上。

“上边写的是一百二十五。”

“呃,一百二十五啊,哈哈,怪不得。”

少女盯着题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顾锦一扭过头,趴在桌上睡觉。

她在等待放学。

“顾天意,我抄错题目了。你呢?”

“我没有。我算错了。”

“哦,那你快点写,写完咱们对照一下答案。”

“嗯。”

……

他们是高二的学生了,自习课不需要老师管,都能很安静。

——当然,这是永远活在老师口中的“别的班”。

是的,这节课依旧和往常一样。班主任不在。

准确的说,他在办公室吹空调吃西瓜。

至于同学们。有的悄**拿出手机玩游戏,说是什么开黑啊、solo啊。有的就开始拿起了零食,悄**的吃。

还有的……就是几个一起,聊着天。

顾锦一周围的人,是属于最后一种。

她左边的同学,正和其他人聊的水深火热。

夏日的夜晚本就干燥。加上今天老师将风扇卸了,教室的空调没敢开多大,只是一个适合同学们的温度。

算不上清爽,倒也说不说燥热。

耳边的声音从模糊到清晰。顾锦一缓缓睁开了眼。

本以为能一觉睡到放学。却不曾想,还是被吵醒了。

那些管理班级秩序的委员们正扯着嗓子一个一个喊说话的人。但都没有什么效果。最终只好掏出本子,默默地挂上名字。

一片嘈杂声中,她眯了眯眼。

挺烦躁的。

由于是被吵醒的,她眸间染了些戾气,侧头看向左边的女同学。

“闭嘴,好么?”

声音不大,但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威慑力。

一个地方没声了,另一个地方也迅速没声了。

然后整个教室安静下来。许多目光还在她身上徘徊。

至于顾天意,不知道和聆墨是不是串通好今晚要熬夜打游戏,居然都睡着了。

没被吵醒,倒是难得。

顾锦一抬眸,对上陌生同学的视线。

她眼眸干净阴郁,戾气重重,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

女同学立马避开了她这种让人心虚的目光,默默地低下了头。

顾锦一侧头,从衣服袋子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手机。

还有二十分钟放学。

还早。

整个教室诡异的不像话。没有读书声也没有吵闹声。

偶尔夜风吹过,伴有阵阵翻书声与写字声。

她整理好书包,桌上和往常一样,摆着一本杂志。

闲来无趣便翻翻看。偶尔还是会有些许收获。

熬了许久,也不知道聆墨什么时候醒的,总之放学**一响,她就迫不及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锦一锦一!我们去吃冰淇淋啦!”

“嗯。”她淡淡的发出一个音节,然后伸手轻轻推了推顾天意的胳膊。

少年迷迷糊糊睁开眼。许是白织灯光太刺眼,初醒,不适应,他又闭上眼,然后睁开一条缝。

“顾天意,还睡呢?快点起来了!”

聆墨站起身整理书包,目光扫过他时,说了一句。

少年迷迷糊糊的起身,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已经在走路的同学,然后开始清书包。

许是这一觉太舒服,他整个人都一副尚未清醒的样子。就连下楼梯,都是聆墨拉着他的。

之后的事情便是两个人带着迷迷糊糊只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的顾天意去学校对面的小卖铺买冰淇淋。

她咬了一口冰淇淋,默默地垂下眼眸。

草莓味的。

好甜。

.

少年吃到冰淇淋那一刻瞬间清醒了。

“啊,味道挺不错。”

“那当然,一直叫你吃草莓味的你不吃,现在喜欢了吧?”

聆墨扬了扬下巴,有些得意。

“行了行了,回家。”少年看着手里的冰淇淋,又是一口咬下去。

“好吧。锦一再见!”聆墨突然转过身对她挥了挥手。

顾锦一点了点头。“再见。”

“嗯嗯,记得明天等我哦!我给你带早餐!”

“好……”

分道而驰。

这次不同的,是肖何突然开车来接她。

两人聊的来。中途也愉快的聊着天。

下车后,肖何在车上冲她挥了挥手。

“再见!”

她点了点头,以示知道。

男人点了根烟,看着她越行越远的背影。

她眼里多了些什么。

笑容也有了些甜度。

这样变化他都看在眼底。

他的心情,比起欣喜,很多的是欣慰吧?

毕竟曾经那么一个好的女孩,从阳光活泼到高冷抑郁,整个颓废的过程,他都看在眼里。

小说《吾与春风皆过客》 第十九章 草莓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