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龙展孙静伊_佚名

2020-06-28 12:03

  最强战神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龙展孙静伊。暗影洛王,赤龙堂三大巨头之一,一身暗杀术鬼神莫测,麾下刺探、搜集情报更是专业中的翘楚。最关键的一点是,只要有洛王出现的地方,赤龙堂必定会展开重大的行动。

免费阅读

  “小......小展,真的是你?!你......你回来了!?”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龙国丰激动之余又带着好几分不可置信。

  龙展抬头,眼底充满了愧疚的颔首说道:“爸,是我回来了!儿子不孝,这几年让您受苦了!”

  当年一刀捅了那个觊觎李倩美色的衙内后,他为了不牵连家人,所以不得不逃到外域。

  整整六年,哪怕有从老人那里得到的战神秘录,可是其间依旧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生死。

  每次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龙展都会想起在遥远的中域,还有自己的家人和最爱的女人在等着自己回去。

  顽强的意念,再加上战神秘录的强大,让他一次次在身陨的边缘挣脱乃至于超脱。

  直至六年后的今天,东南西北外四域都笼罩在了赤龙战神的煌煌威名之下,赤血龙旗出现处,无论是传承千年的世家,还是有着万年历史的古老宗门,皆所向披靡!

  霸业一成,龙展就携威归家。

  “啪!”

  重重的一巴掌,忽地扇在了他的肩上。

  一旁,屠冈双眉疯狂抽搐了两下。数遍整个外四域,现在还敢拍大人肩膀的,怕是不超过三指之数,现在,在中域,又增加了一数。

  “你这个臭小子,整整六年啊!你怎么就一个消息都不往家里带啊!”眼眶里充满了泪水的龙国丰,连连拍打着儿子的肩膀。

  龙展一脸愧疚的垂首说道:“爸,是我错了!”

  出去的前两年,因为一直在生死线上挣扎,所以他根本就顾不上往家里捎口信之类的。

  第三年,修炼战神秘录登堂入室,总算是在外域站稳了脚跟,并在北域建立了赤龙堂。后来的三年,龙展带着一帮兄弟同各域的势力或者是组织争夺生存空间,压根就没有时间去想往家里报平安的事情。

  直到修炼战神秘录至大成,一身雄浑战气威压整个外四域,并于七日前一战定乾坤,彻底确立了赤龙堂在外域的统治力后,他才携带余威返回中域。

  看着比六年前要成熟了许多的儿子,龙国丰心酸莫名之余又老怀大慰:“好好好!回来了就好!”

  看了一旁静立好似一尊雕像般的屠冈一眼后,他伸手把儿子扶了起来:“这六年你到哪里去了?”

  “爸,等儿子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之后,再向您说说这几年的去向。”龙展轻轻拍了拍父亲的右手。

  虽然在来的时候就从屠冈口中得知,自己走之后龙家依旧受到了牵连,商场被夺,生意被封,但龙展没想到,不过区区四年,曾经怎么也算是小有身家的父亲,竟然沦落到去工地上打零工。

  最近两年,又在南区一条步行街摆小吃摊,才算勉强将一家三口的生活支撑起走。

  看着父亲那比以前苍老了许多的脸颊,以及双手上满满的老茧,龙展心酸之余,又有无尽杀伐之气升起。

  六年前自己无力反抗,所以只能一走了之。

  但是六年后的今天,自己乃是麾下有部众十万的赤龙堂龙首,威压整个外四域的赤龙战神!

  今非昔比,自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爸,您放心,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咱家!”迎着父亲担心的眼神,龙展温然一笑,语气斩钉截铁。

  转身,他眼底闪过一抹寒芒的伸手指向了那个躲在混混中间、尖嘴猴腮的长发青年:“你,给我出来。”

  “你......你想干什么?”长发青年神情畏缩之余,又提起胆气高声喝道,“我可告诉你,这里是豹爷的地盘!你不要以为自己有一个很能打的......”

  “聒噪!”龙展微眯双眼,眸底有炽烈煞气翻腾。

  “唰”的一下,他身形电转射入混混群,单手拎起长发青年后,又闪电般射出。

  “手下”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长发青年就骇然发现自己已经两脚离地,被人吊在了半空。

  看着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眸注视着自己,只觉一股刺骨寒气从脚底板直冲脑门芯的他,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四肢僵直的他,神情惊惧的弱声开口乞求道:“饶......饶命!”

  一帮混混面面相觑,随后视线在那几个像是肉饼般摊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同伴一转后,纷纷缩头缩脑不敢言语。

  “刚才是你说要打死我爸的?”神情漠然的龙展,语气幽然问道。

  “我......我......”长发青年一脸的惊恐,“我就是听命行事,你要找,就去找豹哥吧!”

  “豹哥?”他眼底划过一抹闪电,“是他要拆我家的房子?”

  “对对对!”长发青年忙不迭点头,“豹哥看上了这里的地段,准备拆了整个青榕巷,建一个高档小区,我......我就是他手底下一个......”

  “虎吃人要杀,为虎作伥者,亦可恨!”一声低语后,龙展并起左手两指在长发青年的胸前连点了数下。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踉跄落地后,长发青年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两下。

  下一秒,他突地脸色剧变,仰天发出一声惨叫后,就像是羊癫疯发作般倒在地上四肢疯狂的抽搐。

  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后,长发青年浑身大汗淋漓,就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俯视趴在地上兀自大喘气的他,龙展语气淡然:“今日我归家,大喜,所以不宜出人命。给我带一句话给那什么豹哥,就说明日我自当登门拜访,以谢拆家逼父之‘恩’。”

  “现在,给我滚!”

  一声“滚”,如一道惊雷在现场所有青皮耳边响起。头晕脑胀之余,混混们无比脸色大变,神情惊惶。

  “这就滚!这就滚!”

  长发青年强忍体内好似有无数蚂蚁在撕咬般的剧痛,一边弱声回应,一边招来两名混混搀扶着自己仓惶离去。

  就连那几个浑身骨骼几乎碎尽的倒霉混混也被同伴匆匆抬离后,龙展回身看着父亲,嘴角有一丝微笑泛起。

  看着刚刚还一副气势汹汹模样的混混们,此时却个个如同丧家之犬般夹着尾巴疯狂逃窜,龙国丰眨了眨眼,大有一种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

  顿了一顿后,他转而看着儿子,脸上渐渐有笑容浮现:“走,回家!”

  “嗯,回家!”龙展点头。为了等这一句话,他不知道流了多少血,经历了多少凶险,更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强敌!

  就在两父子相携走向楼房前大门时,门忽然被推开。

  一道娇小身影迈出,用一种怨气满满的语气尖声喝道:“回家?回什么家!他害我们还害得不够吗!?”

  “龙国丰,你老糊涂了,竟然又把这个招瘟的儿子带回来了,难道他害咱们家害得还不够,你想让咱们一家人都死在他手上才行吗!”

  伴着恶毒的叫骂,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屋里走出来,两只眼睛死死盯住了龙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