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我在后宫做健身教练_楚洛墨林子然_红日丰收

2020-06-28 18:03

我在后宫做健身教练第8章

  次日清晨,有氧无氧学乖了,早早起来去御膳房取了早膳,便等着林清浅起身、伺候好她的换洗早膳后,林清浅便往慈宁宫去请安了。

  她路上又碰到了叶莺,只觉得叶莺跟她说话全然没有昨天的自在,全是小心翼翼,语气里还夹杂着同情和可怜。

  林清浅:叶婕妤一定是知道我昨天被刘嬷嬷折磨惨了,心疼我呢。

  叶莺见林清浅一脸很感动的样子,更是说得掏心掏肺了:“虽然我们姐妹都一条心想着伺候皇上,做妹妹的也不会因为姐姐昨日的遭遇落井下石,姐姐不要太难受了,只要人还在后宫,总有能翻身的日子。妹妹不奢望独占圣宠,也希望姐姐能在后宫过好日子。”

  林清浅越听越不是滋味:谁说我想要伺候皇上了?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为什么要难受啊?

  她正打算拉住叶莺问了清楚明白,可惜已经走到了慈宁宫门口,碰到了笑颜如花的赵彩儿。

  “妹妹昨晚睡得可好?清音宫的床,妹妹可习惯?”赵彩儿特意把“清音宫的床”五个字,说得特别大声。

  “习惯啊,我又不是头一天睡。”林清浅还在想着追叶莺问,无脑回答了赵彩儿。

  赵彩儿笑得更加灿烂了,一扭一扭的便进了慈宁宫。

  林清浅无法,只能跟着赵彩儿进去了。

  给皇太后请安完,林清浅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刘嬷嬷,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昭仪觉得冷?”

  “没有。”林清浅一个字都不敢多说,恭顺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林清浅:为什么系统没有一个自动隐身的金手指?就算让皇上做引体向上我都要完成这任务!

  “昨儿个晚上走夜路回宫,着凉了?”皇太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清浅。

  林清浅:为什么整个后宫都在说我听不懂的古怪话?哎,这么难接的话也要我来接。

  “回皇太后的话,臣妾以后晚上不敢随意出门,只会待在清音宫里。”

  “嗯,哀家怕你无聊,给你备了《四十二章经》,你先抄个一百遍,抄完再来给我请安吧。”

  刘嬷嬷一脸似笑非笑地递上了《四十二章经》。

  “多谢皇太后赏赐。”

  林清浅:我就知道今天没好事,张公公赶人一时爽,我抄经火葬场啊。

  哪晓得接下来皇太后并没有再责骂林清浅,反而是拉着赵彩儿的手,把她由内到外结结实实地夸了一番,夸得赵彩儿笑得花枝乱颤。林清浅看着赵彩儿的小身板,唯恐她把腰给笑断了。

  从慈宁宫回清音宫的时候,林清浅终于注意到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同情与怜悯。

  林清浅:不就是抄个经书吗,我不会毛笔字的人都没哭呢,你们干啥拿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用每天给皇太后请安了,我巴不得这经书我能抄上一年。

  赵彩儿又走到林清浅身边,照例挽起了林清浅的左臂:“妹妹不要害怕,姐姐便是这么挽着,不会使劲的,这里这么多人都看着,姐姐哪会做傻事呀。”

  林清浅:你还真记仇。

  “姐姐只是想跟妹妹多走几步路,多说几句话。妹妹今天这么一回清音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了,姐姐想妹妹得紧。只盼妹妹能早日抄完经书,修身养性,重新博得皇太后的信任和喜欢。”

  “我不就是不用请安了,也不能出门吗?”林清浅脱口而出。

  “妹妹还没看出来吗,不用请安,也不要晚上出去,这不就是让妹妹老老实实的待在清音宫里抄经念佛,别再节外生枝了嘛。”说着,赵彩儿捂住一半的嘴,边咯咯地笑,边朝着身边别的妃子们看去。

  别的妃子们哪敢不懂这意思,马上都跟着咯咯笑了起来。

  林清浅:这后宫怎么那么多母鸡咯咯咯。

  “那我岂不是被打入冷宫了?”林清浅到底是个直爽人,这就脱口而出了。

  赵彩儿抖了抖眉毛,珍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林清浅:美梦成真了!人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感觉真好。可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在冷宫混吃等死的傻女孩了,我现在有系统有追求了,我要努力完成任务,逃离皇宫追求自我。这个梦想也让我成真好不好?

  林清浅虽然内心千回百转,脸上却强忍住梦想成真的喜悦,只是微微扬起嘴角。

  “妹妹是不是受了刺激,说不出话来?”赵彩儿不甘心没看到林清浅沮丧的表情,继续给自己挖坑。

  林清浅内心默默从一数到十,发现对赵彩儿的讨厌并没有消减后,毅然扬起脸,眯起眼睛笑着道:“姐姐是想看我哭,还是想让我求你,让你替我求求皇太后收回成命?那就真让姐姐失望了。妹妹忙着回去练字,失陪了。”

  林清浅:咦?我忘了掏出宫斗面具了,那我本人也能怼人了,后宫生存能力进步了,多谢对手栽培。

  “妹妹,你真的没事吗?你这样姐姐好生担心你。”众目睽睽之下,赵彩儿被怼得下不了台了,只能咬咬牙继续追问下去。

  林清浅再次摆出营业笑容:“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妹妹不还嘴,姐姐都对。”

  说罢,扬长而去。

  赵彩儿犹如把拳头打入棉花一般,使不上劲又出不了气,眼看着林清浅不理她,越走越远,身后还有一帮看热闹的妃子们窃窃私语,她一咬牙,一跺脚,便也谁都不理,生着闷气回彩月宫了。

  “你再去跟王公公打探下,皇上什么时候会翻牌子。”赵彩儿低头嘱咐明月。

  林清浅不顾身后的议论纷纷,满心疲惫地甩开赵彩儿回到清音宫的时候,李嬷嬷赶紧迎了上来。

  “娘娘,不得了了,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在到处传瞎话,说娘娘昨晚被皇上从龙床上赶了下来,现在怕是整个后宫无人不知了。”李嬷嬷痛心疾首。

  林清浅恍然大悟道:“难怪今日皇太后没为难我,想必也是听到这说法,知道我再也无法在后宫立足,故而心生同情,让我抄点经书聊以度日。李嬷嬷,你去帮我找些笔墨纸砚来吧。”

  虽然主子被皇上冷落了,李嬷嬷也没敢耽误,赶忙置办好了东西,在书桌恭恭敬敬地铺了开来。

  林清浅上一次握毛笔,还是中学画画课上,她已经记不清该怎么握笔又要怎么写字。《四十二章经》里又都是繁体字,对穿越而来的她难度太高了,她辛苦坐了半天,已经是腰酸背痛,老眼昏花了。

  林清浅:没有运动设备太惨了,我已经坐傻了。院子那么小,只能走来走去太无趣了,我需要器械、需要无氧。

  不知道是不是皇上听到了林清浅的呐喊,傍午十分,张公公来到了清音宫,请林昭仪过去陪膳。

  林清浅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皇太后命我在清音宫抄写经书,不抄够不能去请安。”

  林清浅:看我糊涂的,今天这一闹,我就顾着写字了,忘了系统任务那么重要的事情。

  张公公也是一怔:“皇太后可有命娘娘留在清音宫不能出门?”

  林清浅略一盘算:“这道没有。”

  张公公微微一笑:“这便是无妨了,皇太后既然没有下旨,还请娘娘赶紧随奴才去乾清宫。”

  张公公说着抬起了头,看到林清浅脸上还留有墨迹:“时间尚早,娘娘大可先换洗一番。”

  张公公:打脸来得猝不及防。

  林清浅倒没顾上这些,只想着自己早上又被赵彩儿骗了,她想必拿冷宫的说法来危言耸听吓唬自己。

  林清浅:还是自己太善良,宫斗面具该拿出来的时候千万不能迟疑也不能托大。

  林清浅梳洗干净后,特意换了一身飒气的浅蓝色裙褂,披上白色的纱衣,衣服素雅,反而衬得她容貌更是秀美。张公公见惯了宫内的妃子们巴不得把天底下的色彩都往身上堆,难得看到林清浅这般的淡雅高洁的,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林清浅刚走进乾清宫,就看到皇上愁眉苦脸对着一桌山珍海味。

  皇上:“林昭仪赶紧来看看,这一桌菜还有救吗?朕饿死了,可就是什么都不想吃。”

  林清浅请了安便把头凑了上去,又是清一色的浓油赤酱。不同的则是,多了蒸南瓜蒸红薯,和清水酱油醋干椒碟。

  林清浅:皇上孺子可教也。

  林清浅胸有成竹:“皇上,今日的菜肴甚是营养丰富,只是皇上看着油腻,才缺了胃口。”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鲍鱼便往放在水里,浸了片刻后捞出,放在蒸南瓜上,递到皇上面前:“鲍鱼营养甚好,只是红烧油腻味道重,皇上不喜欢,臣妾过水后,再配以原本清淡的南瓜,皇上试试?”

  皇上将信将疑地接了过来,顺手便放进嘴里:“妙啊妙啊,鲍鱼入口滋味鲜美,又杂以南瓜的清香,南瓜软糯而鲍鱼精道,两者相辅相成,在口中居然融为一体。林昭仪何不多做几块?”

  林清浅笑着继续给鲍鱼过水,其中一块放在了红薯上:“红薯较之南瓜更为甜美,和鲍鱼相配又别有一番风味。”

  皇上皱了皱眉头:朕从小便不吃红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