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星夜等你归来_傅景遇、林繁星、赵雨霏(滴答)

2020-06-28 18:05
经典催泪小说《星夜等你归来》非常受读者们的喜欢,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林繁星、傅景遇、赵雨霏,小说主要讲述的内容是:林繁星和傅景遇之间的感情因为赵雨霏的到来发生了变化,当林繁星想要逃离这个男人的身边时,此时的傅景遇却不想放手,林繁星跟了他三年,这三年间,林繁星以为自己会感动这个男人,不过当赵雨霏回到了傅景遇身边的时候,此时的林繁星才知道,原来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都是脆弱的,林繁星走了以后,傅景遇这才发现,林繁星已经成为了他的全部。

推荐指数:10分

《星夜等你归来》精彩片段试读

林繁星这里的动静,引起了房产局的人注意,有人过来查看,看到脖子和手背上冒着血泡的赵雨霏,不禁愣在了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来人白着脸问。

林繁星听到来人的声音,眼睛里升起一道希望的光芒,她抬起泪眼婆娑的雪白雪白的脸看着来人请求,“拜托你,帮帮我,帮我开一下车,送我们去医院好吗,求你了!”

林繁星抱着赵雨霏艰难的站起来,对着来人鞠躬请求。

她现在的状态,手颤抖的连方向盘都抓不住,根本不适合开车。

来人先是看看哭的快要昏过去的林繁星,又看看已经昏过去更惨的赵雨霏,最终咬牙同意了。

“好,我打个电话请假。”

林繁星喜极而泣,“谢谢谢谢,真的谢谢。”

在来人打电话的时候,林繁星把赵雨霏拖上了车。

看着赵雨霏脖子那几处和手背被严重腐蚀的地方,深深的自责和愧疚就袭上了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本应该是是由她承受的伤,却落在了赵雨霏身上,是她的错,那个男人明显是向着她来的,是赵雨霏帮她挡了这一劫。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她宁愿那个时候赵雨霏没有救她,没有替她挡那个瓶子,也就不会被瓶子里的硫酸伤到。

都是她的错。

林繁星捂住脸,哭的泣不成声,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派来的,但是在瓶子里装硫酸,明显就是想毁了她的脸,这么恨她的人,只有江清她们。

林繁星恨,她在心里狠狠发誓,如果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江清干的,她绝对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抱歉,我们这就走吧。”来人打完电话上了车,对林繁星道了声歉。

林繁星摇摇头,只慌乱的说:“求你开快点,哪怕是闯红灯也好,都算在我头上,我只求您开快点送我们去医院,拜托。”

来人也知道赵雨霏伤势的严重性,也不多说,点点头,一踩油门飞快地把车朝医院的方向开了过去。

哪怕车子已经快得很快了,已经是在城区速度的最上限了,林繁星都觉得车速太慢。

硫酸的腐蚀性是有持续性的,她怕拖得越久,赵雨霏的伤势就越重,受伤的面积就越大。

容貌对一个女人来说,不下于生命之重,虽然赵雨霏没有伤到脸,可是伤的地方,也是露在外面的皮肤。

而被硫酸腐蚀的皮肤,都会留下深深的疤痕!

林繁星不知道等赵雨霏醒来知道自己会留下疤痕会如何看待,但联想自己,那肯定是生不如死的。

“对不起雨霏,对不起......”

林繁星很自责,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让赵雨霏陪她这趟,要是她不叫赵雨霏陪她,就不会有这些事情的发生。

如今看着赵雨霏的伤势,她都能想到以后疤痕。

以后只要看到赵雨霏的疤痕,她就忘不了今天的一切,那疤痕会永远提醒着她,赵雨霏的伤都是她的错,她将永远亏欠这个闺蜜。

林繁星握住赵雨霏另一只完好的手,不敢松开,怕松开人就不在了似的,不管这次赵雨霏醒来会如何,是怪她,怨她,恨她也好,她都会接受,并且会永远弥补,因为这是她欠她的。

到了医院,帮忙开车好心人帮着林繁星跑上跑下,办理各种手续。

等赵雨霏顺利进入手术室后,那人才收了林繁星给的感谢费离开,林繁星也有歇了口气的时候,只是歇下来,她就感觉小腹隐隐作痛,痛并不激烈,却莫名的让她冷汗直流。

“你没事吧?”路过手术室的小护士见到蹲在地上面露难受的林繁星,上前询问道。

林繁星摇摇头,扶着过道上的排椅扶手坐下,虚弱的回答,“我没事。”

“好吧,那如果您觉得不舒服,可以随时叫我们。”护士说完,就走了。

林繁星朝手术室门上的红灯看了看,苦涩的低喃,“替我出事的人还在里面接受治疗,我哪里有资格出事啊。”

抽了抽鼻子,林繁星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颤抖着手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她深吸口气,压抑着哭声,愧疚又心虚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伯母,雨霏出事了......”

给赵母的这通电话打了很久,林繁星说明了赵雨霏出事是因为她之后,赵母就愤怒了。

隔着电话骂了林繁星骂了很久,有些话还骂的很难听,但林繁星都没有反抗,也没有生气,只默默的接受着赵母的斥责。

因为这是她应该承受的。

她只是被骂而已,赵雨霏可是为了救她,差点失去了女人最在乎的外表啊。

就算受伤的地方是脖子和手背,可对于一个爱美的女人来说,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所以她又有什么资格不接受赵母的叱骂?

电话还是赵父提醒赵母去医院看赵雨霏,才结束的。

莆一结束,傅景遇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傅景遇的来电,让林繁星有了主心骨,她飞快的接听,声音就带着哭腔传进了傅景遇耳中,“景川......”

“怎么了?”傅景遇刚醒来不久,现在正在吃饭,就给女人打电话,想问问她去哪儿了,却没想到听到的,是她饱受惶恐害怕的哭声。

“出事了,雨霏她为了救我,被硫酸泼上了,现在我们在医院。”

林繁星一句话就把事情概括了,说的很简单,但是在傅景遇听来,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