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玉骨祭相思

2020-06-29 06:03
“呸!休想从我口中问到半点消息。”女子决绝地晃了一下脖子,就这样在林晁的剑上抹了脖子而死。

鲜血飙开,落得一地都是。

白佛指在人群里瑟瑟发抖,原来,这些人出城都是为了掩护她。

这时,一只手从人群里伸过来,握住了佛指。

佛指回头一看,是个男的,长得很清秀,年纪也不大。

“夫人,借一步说话。”男子将她带到一处小巷,这里没有人,只有几只野猫在角落里。

“你是什么人?”佛指根本不认得眼前的人。

男子突然向他跪下,挽起半截衣袖,手臂上刺着一个月亮的图形,这是鲁国探子特有的刺青。他说:“我是九小姐派来接应夫人的。”

佛指恍惚了一下,是她的九姐派来的人?

男子说:“眼下城中局势不稳,我们的人已经折了一百零七位在林晁手中,如今封城,想要离开实属不易。”

佛指没有说话,看着墙角的猫若有所思起来。要不是她贪恋连侯英的温柔,拿到蝴蝶泪的那天就该决绝离去,也不至于落得这般境地。

可是,回不去了。她就是贪恋,犯了细作最不能犯的错。

“九小姐传话来,太后十分震怒,不管我们付出什么代价,哪怕是搭上所有探子的性命也要保住九夫人离开。”

白佛指回过神来,听着九夫人这个称呼,耳朵特别不舒服。

“叫我白佛指。”她纠正道。

男子一愣,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出城,而不是一个称呼吧。他看到佛指眼中的不悦,立马点了点头:“是,白姑娘。”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佛指问道。

“这个自然好认,九小姐给过我们画像,刚才,我看见姑娘袖中隐藏的银月刀,便一眼认出来了。”

男子不愧是从小就训练出来的优秀探子,过目不忘以外,还观察入微。

刚才,她差点就要扔出银月刀救那女子。

她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衣袖里的银月刀,从小她的刀法就比绣工好,姐姐们都因此笑话她!

往事,都是往事了!

她的那份纯真要就被抹净了。

佛指被带到一处大杂院,这里住的都是些没有孩子的老人,和一些没有父母的小孩。

鲁国的探子就住在这里藏身,出来的二十六人,有十五个是女子,年纪都不大,还有十一个是男子,其中最小的竟然只有九岁。

太后曾经说过,单纯也是一种武器,更是一张完美的面具。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残酷。

“你叫什么名字?”佛指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我没有名字,就算有,也是完成任务随意编排的。不过姐姐可以叫我小馒头,因为我特别爱吃馒头,其他哥哥姐姐都是这么叫我。”小男孩认认真真地回答。脸上挂着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笑容。

“小馒头,嗯,等我们回到鲁国,姐姐赐你一个名字。”她揉揉他的头说。

所有人的表情都很沉重,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次回不去了,能回去的,只能是白佛指。

为了出城,他们决定夜里硬闯。

太后给的期限已是最后一天,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等,唯有以二十七人的血,杀出一条活路。

佛指根本不同意这样做,她已经没有了蝴蝶泪,回去对她来说意义不重。何必要用他们的血来做这无谓的挣扎?

“我今日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不必保我。”白佛指淡淡道。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用别人的性命护送自己离开。

况且,连城有她最快乐的回忆,还有她最喜欢的人,留下来,或是死在这里,她也不遗憾。

这时,所有人都向她跪了下来,他们只知道,护送白佛指出城是最后的任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