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重生之一代仙王

2020-06-29 12:05

第9章:陵园里的怪老头

安葬秦宗林的陵园在城南郊区,从家里面出发到陵园大约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去到陵园,秦升在陈诗怡的带领下,来到了秦宗林的墓碑前。

“爸,我回来,儿子不孝,不能够陪您老走完最后一程,让您老留遗憾了,对不起!!”

秦升看着墓碑上笑得慈祥的秦宗林的遗照,心里五昧杂陈,轰然跪下,重重磕了一个头,久久没抬起头来。

本来陈诗怡想说你怎么又来了,只是看见这一幕,心如针刺,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看着秦升,眼中有异色闪烁。

这个不学无术的秦大少似乎懂事了,不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少爷,也不再是调皮顽劣的秦升!

这多少让陈诗怡有点欣慰,若是秦宗林还在的话,一定会高兴的,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一想到这里,陈诗怡的粉拳紧捏,眼眶有点泛红。其实有个事情,她没敢现在告诉秦升,怕秦升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对于陈诗怡的想法,秦升是不知道的。他头抵着地面,把心里的想说的话,全部默念给了长埋地下的秦宗林听,似乎这样可以让秦宗林听见。

不过秦升很清楚,人死如灯灭。

时间过去那么久,秦宗林的灵魂恐怕早就消失在天地间了,纵使有天大神通,也是覆水难收!

天道轮回?

就算是九重天界都没有这样的说话,要是真有轮回这回事,那些自诩为仙的修仙者不会争破脑袋想要求得长生法门!

许久,秦升站了起来,看着秦宗林的墓碑,深邃的眼眸尽是坚毅,“爸,你从小就告诉我,我是秦家的顶梁柱,以后秦家的辉煌要靠我。那时候,我不知道你对我的厚望,总是跟你唱反调,不学无术,整日只知道花天酒地。不过,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我向你保证,以后我不会再浑浑噩噩活着,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的孩子长大了。往后秦家的大旗由我扛起来!”

每一句都是真情流露,发自肺腑,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从他醒来的那天起,以前的纨绔少爷秦升就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有仙王秦升!

陈诗怡听了都有种想飙泪的冲动,因为她等着男孩子已经是一个大人了,顶天立地的男人!

“爸,你听见了吧!我们家的男子汉长大了,你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你放心好了,我会代替你照顾他的!”陈诗怡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让泪堤决堤。

“怡姐,这句话该我说的。你已经照顾我很多年了,现在,该轮到我来照顾你了。”秦升转过头看了一眼陈诗怡,嘴角噙着一抹和煦的笑容。

“好啊,那以后怡姐后半生的幸福都靠你了!”陈诗怡感觉到心里暖洋洋的,笑容灿烂,如午后的阳光。

“别说后半生,就是下半身,我都可以让你幸福,只要你愿意!”秦升坏笑连连。

“要死啊,就算你爱开这种玩笑,拜托你也注意下场合啊!”陈诗怡感觉无地自容,一脸幽怨地看着秦升。

她并不是讨厌秦升开这样的玩笑,可是在这样的地方开这种玩笑,总感觉有点怪怪的,毕竟死者为大,嘻嘻哈哈岂不是对死者的不敬?

“没事,爸不会介意的,他老早想让我们给他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秦升微笑着看着秦宗林,淡笑道:“我说的没错吧,爸?”

“这家伙依旧是没个正经啊,不知道是不是真成熟了。”陈诗怡暗自摇头,抿着嘴叹了口气,有几分无奈,却也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拜祭完秦宗林,往陵园外走去。

在经过一座碑坟的时候,陈诗怡注意到一座白森森的墓碑似有动静,定睛一看,却是一只脏兮兮的手搭在了墓碑上边。

“啊!”陈诗怡被吓了一大跳,转身把头埋进了秦升的怀抱里。她不怕凶悍的人,却怕没见过的鬼魂。

秦升早就磨砺出了强大的内心,自然没有被陈诗怡的尖叫吓倒,伸手搂抱着怀中的软香软玉,低声问道:“怡姐,怎么了?”

“有,有鬼......”陈诗怡鼓起勇气指着那个地方说道。

“别怕,大白天的哪能有什么鬼?”秦升的表情非常的淡定,顺着陈诗怡指着的方向看去,便看见了所谓的‘鬼’。

“真的有,你看,你看啊!”陈诗怡还以为秦升看不见,不由得更慌了。

“怡姐,你看仔细了,他是有影子的,鬼哪里会有影子?”秦升看见墓碑旁有个人影,微笑着说道。

“对啊,鬼怎么会有影子?”陈诗怡听了秦升的话,仔细看了下,才注意到墓碑旁的影子。

“原来真不是......啊!!”

陈诗怡看见确实有影子,心里的恐惧正渐轻一些,谁知道一个咋一看像鬼的老头子从墓碑后站了起来,吓得她再次扑到了秦升的怀里,紧紧揪着秦升的衣服,娇躯不由得颤抖起来。

“你有病啊,大白天在陵园里装神弄鬼吓唬谁呢!”秦升怒上心头,骂咧咧道。

眼前的黑影确实不是鬼,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看着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道袍,似乎是个道士。道袍被洗了不知道多少遍,有点掉色了。干枯的手拎着一个紫色的葫芦,似乎是装了酒的。

老道士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回过头看了秦升一眼,眼神迷离,还打了个酒嗝,样子极度欠揍。

要是秦升见这老家伙七十来岁怪可怜的,秦升真有点想上去揍这个老家伙的冲动,把他亲爱的怡姐吓成这样不说,还用这种眼神瞄他,实在欠扁!

老道士看了眼秦升,有点不在意,又想要喝口葫芦里的酒。

可似乎想到了什么,老道士放下葫芦又看着秦升,连啧了好几声:“好好好!真的好!妙妙妙!非常妙!没想到一觉睡醒就遇到了一个好苗子!”

秦升两眼一翻,正想破口大骂“神经病”。

只是三个字没说出口,那个老道士仿佛鬼混般飘到了近前,仔细打量起秦升,越看,眼里的光泽更甚。

看到这一幕,秦升惊骇不已,心想道:‘这老头果然邪门,竟会凌空术?’

“真得妙哉!”老道士似乎非常满意,点了点头。

“啊!”听见声音就在自己附近,陈诗怡吓得心惊胆颤,一副恨不得钻进秦升的身体里躲藏,拼命往秦升的怀里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