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一别平生两相欢小说(季念欢贺平生)章节阅读

2020-06-29 15:01

一别平生两相欢

推荐指数:10分

高质量小说《一别平生两相欢》由著名作者佚名著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季念欢贺平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结婚一年,他却从不认识她。意外相遇,她以另外一种身份做了他的女人。他只当是一场艳遇,却不知道,她就是自己老婆。为了不被他认出,她白天素面朝天,将自己故意扮丑,晚上摇身一变,魅惑众生。他用尽手段逼她离婚后,才发现,原来他早已深爱。可,碎成渣的心,如何能复原?“因为喜欢你,我所有的一切,都恨不得和你有关。可纵然再深的喜欢,也只是一个人自导自演的悲喜剧。贺平生,愿今生不复相见。愿一别平生两相欢。”

《一别平生两相欢》 第3章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免费试读

季念欢被关了起来,听说如果对方以故意伤害罪***,她会被判刑。

说不害怕是假的,她从小就是乖乖女,认真学习,认真工作,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可能会坐牢。

可现在,只要贺平生和季雪莹追着不放,她就会失去自由。

季念欢呆呆的望着面前的铁门,不由问了自己一句,这十年的喜欢到底值不值得。

是的。

她喜欢贺平生,已经整整十年了。

十四岁那年,她随爸爸一起去季家看望爷爷,爸爸和爷爷谈事,她自己出去玩。在路边采花的时候,季雪莹带着季家一群孩子欺负她。

他们狠狠拽她的头发,将她按倒在地,逼迫她啃地上的杂草。杂草间还有狗屎。

她不肯,他们就用力把她的头往土里按。

她的脸被杂草扎破,嘴里鼻子里全是脏土。

就在她快窒息的时候,一声清呵传来:“你们干嘛呢?”

季雪莹急忙笑着回道:“平生哥哥,你来了呀。这人偷我们家钱,被逮个正着,我们想给她点教训。”

贺平生说:“教训完就算了。她还这么小,都散了吧。”

其他人纷纷散去。

贺平生上前,将季念欢扶起来,教育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当什么小偷。以后别偷东西了。”

季念欢眼巴巴的看着他,想解释说自己没有偷,可她嘴巴里全是土,一张口就被呛到了。

贺平生塞给她一包纸巾,便离开了。

她捏着那包心心相印的纸巾,一直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从此,那个人,便印刻在她的心里。

季念欢发了一整晚的呆。

值不值得这种事,她想不明白。

她只知道,到现在,她心里依旧喜欢着贺平生,无可救药。

第二天一早,她被放了。

季念欢走出去的时候,清晨的阳光异常明媚。

贺平生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轻轻倚靠在车门上。阳光和清风都成了他的背景板。

他是专门来接她的吗?

季念欢心跳再次控制不住的加快,她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贺平生甩给季念欢她昨天丢在地上的包包,还有一纸文件:“离婚协议书,签字吧。”

离婚两个字那么刺眼,季念欢捏着纸张的手指微微颤抖,她反驳道:“还没到时间。”

贺平生冷淡回道:“对,本来应该是两年后离婚,我给你五百万。但现在,我给你三倍的钱,一千五百万。你签了它。”

“我不是要钱。”季念欢咬紧下唇。

贺平生语气不耐的说道:“季念欢,够了。你若是安分守己,三年也就罢了。可现在你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和你的婚姻多维持一天都是耻辱。我之前是不知道你对莹莹用过那么卑劣的手段,才和你相安无事了一年。现在我知道了,便不会忍下去。你妈妈的救命之恩,我贺家永远感谢,但你这种人,不配享受她恩情的回馈。”

“我没有对她用过任何手段,是她想要害我,还找她表哥欺辱我……”季念欢依旧试图解释。

“还嘴硬是吧?行!我带你去和他们当面对质!”

季念欢被贺平生带进了一栋别墅,进门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季念欢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发抖。

是他,是常珈齐,季雪莹舅舅的儿子。

去年,常珈齐受季雪莹唆使,绑架季念欢,把她关在地下室里毒打,还要侵犯她。

关键时刻,季瑞峰赶到,救走了她。

常珈齐看到季念欢,微微愣了下,显然是被她满脸的痘痘给吓到了。他记得去年季念欢的脸可是异常漂亮水嫩,怎么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样,他几乎没认出来。

季雪莹见他走神,急忙悄悄掐了他肩膀一把,提醒道:“哥,去年就是这女人让她爸爸找混混绑架我,害我失去清白,怀孕流产,以致于再也无法生育。她现在完全不承认这件事,你一定要为我作证。当初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救了我,我已经死了。可她爸竟然让那混混打断你的腿!”

季雪莹说着已哭得泣不成声。

常珈齐急忙说道:“对!这女人心思好歹毒!她抢了莹莹男友,却依旧对莹莹心怀嫉妒和怨恨,找人毁掉莹莹。我赶到的时候,莹莹差点死了。我救走莹莹,她爸爸找人打我,把我腿打断,害我成了残废!贺总,这个女人就是蛇蝎心肠,你一定要小心她!”

“你们胡说!明明就是你们绑架我!”季念欢气得嘴唇发抖。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颠倒黑白?

“我有证据!”常珈齐点开手机屏幕,上面有一段视频,是季瑞峰正在对几个混混下命令。季瑞峰冷酷的说:“教训他,给我往死里打!”

常珈齐悲愤道:“这是我被打的时候冒死录的,紧接着他们就狠狠揍我!这女人和她爸爸都不是好东西!”

“不许你骂我爸!”季念欢怒道,“我爸打你,也是因为你该打!是你先打我……”

季雪莹扑进贺平生怀里,“平生,我就说她不会承认的,即便证据摆在面前,她也不会认罪。算了吧。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只可怜我哥他成了残废,之前的保姆辞职了,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人照顾。不如就让欢欢留在这里照顾我哥一段,算是赎罪。等我们找到新保姆,就放她离开。”

“不要,我不要留在这里!”季念欢顿时惊恐的摇头。她很清楚常珈齐是个怎样恐怖的恶魔,她不要留在这里。

贺平生冷冷看了她一眼,说道:“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就留在这里赎罪吧。我会给你开工资。”

“不要,我有自己的工作!”季念欢急忙吼道。

“辞掉吧!”贺平生说道。

“我不要辞职!你凭什么替我做主?贺平生,你不能这样对我!”季念欢大吼。

季雪莹拉着贺平生的衣袖,撒娇道:“平生,我们先走吧。她这样大吼大叫,我听着好怕。她那眼神凶的,仿佛要吃了我。”

“好!”贺平生转身出门。

季念欢发疯似的跑向门外,贺平生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将她甩回房内。

大门“砰”的一声,被贺平生紧紧关上。

季念欢想站起来跑,可一只脚踩上她的胸膛。

常珈齐站起来了!

他根本不是残废!

他是装的!

他此刻站的笔直,脚重重踩在季念欢的胸膛上,嘴角邪恶的弯着,声音宛若来自地狱的恶魔:“惊喜吗?上一次,让你侥幸逃了!这次,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