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市井农家:山里汉的小悍妻

2020-06-29 18:05

说到底,张启行就是想多赚点利息。

“张老板身为一个大酒楼的老板,就这么点魄力?还因为区区五两银子和我这个乡下村妇计较?我说了三十两银子就是三十两,少一分,我都不卖。”

苏绾说罢,看向牛大和牛二,“抬起来,走人!”

“成,三十两就三十两。老胡去取钱给苏娘子。”

眼瞅着他们要出门离开了,张启行在后喊了句。

提着三十两银子后,苏绾仔细的检查了下,确定无误,才满脸笑意的带着牛大和牛二离开了。

张启行站在酒楼门外,看着他们三人消失在街道人群中。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娘子,若是能动动手段,弄到自己身边,也并非不可以。

张启行是个成熟的男人,早先年也有过不少的女人,什么清纯玉女,酒楼红牌,都经过,就是这别人家的小娘子,想想,还真是有趣。

被人后头觊觎的苏绾,可没想那么多,抓着手中的银子,心中满打满的盘算着。

对于时下物价,原主的记忆中,属于那种一文钱都能难道英雄汉,的亏今日卖的是老虎,不然还真是挣不了那么多钱。

相对于苏绾的沉稳和内敛,牛大和牛二已经兴奋的过头了。

“嫂子,你可真厉害,硬是让那张老板给多加了十两银子,十两银子啊,俺们哥俩两三年还挣不到那么多钱。”

前头走着的苏绾,回身看了下牛大和牛二。

“放心,今日我也亏不了你们俩,走,前头我把钱换开了,一人给你们点跑路费。”

苏绾属于那种赏罚分明的人,对于像牛大和牛二这样的憨厚老实的人,她也愿意多帮他们。

苏绾还记得林氏早上病发正在家里躺着,想也没想,问了医馆的位置。

看着上面一张黑色抹金高挂写着三个大字:春秋堂的匾额。

苏绾低声问了句,“就是这里吧。”

“是这里,俺姑就是来这里抓药的。”

“嫂子,可这春秋堂的药可贵了,之前都是俺大表哥买,在镇上做事的二表哥都不舍得花钱买。”

牛大和牛二前后说着。

苏绾这才想起,原来原主还有小叔子,也就是她现在顶替这个人的便宜丈夫的弟弟,好像就是在镇上做差事。

那也真是个极品,自己亲娘都病倒在床上了,还舍不得花钱。

想着那样没良心的人,她也懒得去搭理。

怀中揣着三十两银子,苏绾心中有底,人就是这样,手中有钱,连走路都觉着比平时牛气了。

到了初秋堂直接找了谢大夫,问了后才发现,原来林氏的病原来有好些年了,在苏绾没嫁到赵家之前,就有的。

“那妇人的病先前要是一直吃药是能好的,可惜啊,那妇人为了给儿子娶媳妇,中间断了好多年的药,现在估计严重了,我给你的药加重了些。倒是你,不曾见过,是那妇人的何人?”

苏绾面上带了深思,听着谢大夫的话,忙着回答道,“算是她儿子的媳妇吧。大夫,您看看,这种病吃多少药能好,您说,我估摸着钱,多拿点。”

中药的厉害苏绾相当清楚,但她却不会,只知道简单的一些外伤所用的药草,关于体内的病症,很难把控。

自然是要相信大夫的话。

谢大夫年约四十有六,蓄着胡子,看上去温和有礼。

给苏绾抓着药,“也成,你且等着,我去多抓几幅给你。”

明明是那妇人的儿媳妇,还说,算是她儿子的媳妇吧。

这小娘子说话怪是有趣。

谢大夫笑着,去了后头,多拿了一些药材。大包小包的装在一起,愣是花了十两银子出去,全是买了药材。

可是心疼死跟着前来的牛大和牛二了。

“嫂子,你咋对俺姑那么好啊,这十两银子要是买成吃的,得买多少啊。”

“嫂子,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啊,你都给俺姑买了那么多药,俺知道,你是想让俺姑原谅你,不想离开俺表哥对吧,你放心,回到家,俺们兄弟俩,肯定给你说好话。”

苏绾伸手将药包塞到牛大和牛二怀中,一脸的心疼,心疼那银子啊,哗啦啦的流了出去。

“麻溜的,赶紧放在车上,我带你们出去吃点东西。对了,这个是给你们的。”

苏绾说着,从钱袋子掏出铜板,给牛大和牛二一人是个铜子儿。

牛大和牛二赶紧在身上擦了下手,双手捧着去接了过来。

“嫂、嫂子,你真的给俺们的?”

俩人异口同声的问着,问完后,笑的嘴巴都要裂开了。

“给你们的,可要拿好了。”

苏绾丢下话,直接往前走,牛大和牛二俩人在后推车紧随,对这个嫂子,他们才不管之前她做了什么事儿,只要现在人好,对他们好,就成了。

其实在街上苏绾也没逛多久,嫌弃自己身上的衣服,花色鲜艳,就买了两匹素雅的布料,成衣可真贵,一套衣服都需要一二两,这还是算是质量一般的,有的好的,竟然需要上百两,她丝毫不犹豫,直接买了料子。

自己不会做,可家里还有赵梅和赵蓉呢。

前世的她虽说是天南海北的满处跑,却非常喜欢吃米。又在杂货铺买了米面等物。

街头熟食偏多,她也不犹豫,不亏欠自己的小命,毕竟能从现代直接整个人穿来,也是相当的不容易。

又买了两只鸭子,两只烧鸡,还顺道买了一块上好的后臀肉。

一个半大不小的板车,上头堆满了东西。

苏绾和牛大、牛二回到家,正是傍晚,富贵村的家家户户都烧起了晚饭,因着是秋收农忙季节,家家户户一顿三餐,可不敢少,就怕少吃一顿,整个人没了力气。

林氏病在床上,不能下地干活,赵梅的丈夫又离开了,赵梅就带着妹妹赵蓉下地去了,因为家里唯一的推车被苏绾用来拖老虎去镇上了,姐妹俩全是靠着篓子,一点点往家里背的玉米棒子。

苏绾回来,正看到赵梅和赵蓉从村子里背着玉米棒子回来。

“可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离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