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美男夫君有点邪

2020-06-30 06:03

“既然是你,那你能放我走吗?”卫鸢尾看着云邪,语气中略带着恳求。

她希望他能看在她替她疗伤的份上放了她!

云邪漆黑的眸光落在卫鸢尾被打的红肿的右脸上,让卫鸢尾无端升起一股紧张感。

“你这是在求本王?”云邪漆黑的眸光中深谙的如同浓稠的墨,看不见底,淡淡的声音透露着一丝冷意:“一般求本王的人,都是跪着的!”

跪?卫鸢尾作为现代人,还真的是跪不下来。

“王爷,你就看在先前我替你疗伤的份上……”卫鸢尾咬了咬牙!

“王妃,你最好弄清楚你现在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讲条件?”云邪一双漆黑的眸落在卫鸢尾的身上。

瞬间卫鸢尾感觉周身都被冷意环绕。

“如果这么说,本王之前还救过你一命,如此算来,你还欠本王一条命,救命之恩,理当以身相许不是吗?”云邪面具下的唇角微勾,一股凌盛的气息自周身散发出来。

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十分的压抑,让卫鸢尾有些喘不过气来。

对,如果不是他救过她,还替她松了绑,她才不会好心的帮他缝合伤口!

“可是……我怕死!”卫鸢尾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愤恨不已。

这个邪王真是多变,刚开始她还觉得他挺好说话的,结果话缝一转语气竟然变得如此犀利。

“怕死你还敢跟本王提条件?”云邪唇角勾勒的弧度越发深邃,眸光自始至终没从卫鸢尾的脸上移开:“把脸抬起来!”

卫鸢尾的头不是低垂的,反而微微扬起,但是卫鸢尾的身高只到云邪的胸口,所以云邪看不清卫鸢尾的全脸。

见卫鸢尾没有反应,云邪伸出修长的手,轻捏住卫鸢尾的下巴抬起她的脸。

卫鸢尾红肿的右脸一下就落入了云邪的脸。

“谁打的?”一边说着,云邪微微有些冰凉的手指便轻划过卫鸢尾的右脸颊,如行云流水般,动作十分的轻柔。

卫鸢尾不说话。

“本王让你说话!”

“告诉你,你还能帮我打回来吗?”卫鸢尾清丽的眸光中染上不耐,一张精致的面容被云邪轻轻的捏在手中,如同易碎的陶瓷般,在橘黄色烛光的掩映下,精美的不像话。

“你既然是本王的人了,本王自然会替你讨回公道!”云邪薄削的唇一张一口,轻轻的吐出这几个字,却不失霸道。

“新郎新娘该喝合卺酒了!”喜婆在门外一直听着,见两个人没有动静,便不怕死的走进来。

云邪接过喜婆递过来的喜酒,而卫鸢尾在云邪略带着威胁的目光中接下来了。

两人双手交换,卫鸢尾刚准备喝下喜酒,脑子里却立刻响起警铃,古代人成亲可是会在就酒里下药的。

于是卫鸢尾便将酒含在嘴里,没咽下去。

“新郎新娘喝完合卺酒就洞房吧!”喜婆笑嘻嘻的走到窗前拿出一块儿纯白色的方巾铺在绣有鸳鸯的床铺上,又说了一些早生贵子的吉祥话就退了出去。

“咽下去!”云邪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头顶传来。

卫鸢尾抿着嘴巴,瞪着眼睛看着云邪。

云邪捏住卫鸢尾的下巴,戴着银色面具的面容一下靠近卫鸢尾,卫鸢尾以为云邪想要亲她,吓得她立刻将嘴中的酒给咽了下去。

卫鸢尾砸了砸嘴巴,这酒挺甜的,不似白酒那么辣,貌似还挺好喝。

也不知道有没有下药,要是下药那就完蛋了!

正想着卫鸢尾感觉腰上一紧,云邪的大手便环在了卫鸢尾的腰上。

“王妃,我们该洞房了!”云邪悠长又带着戏谑的声音在卫鸢尾的耳边传来。

卫鸢尾浑身一愣,感觉身体的每个毛孔都竖起来了,咽了咽口水:“我……我突然觉得想上厕所!”

说着卫鸢尾就掀起裙子朝门外走去,放在卫鸢尾腰上的大手忽而用力,一下就将卫鸢尾给抱到了床上。

“王爷……王爷,你身上有伤,不宜……不宜做剧烈运动!”卫鸢尾紧张的话都说不全了。

“无妨!”云邪压上卫鸢尾的身,一手撑在卫鸢尾脑袋旁,一手便开始解卫鸢尾衣服的腰带。

“王爷,王爷……我……我真的要上茅房!”卫鸢尾立刻制止住云邪的动作,却反倒被云邪反扣住双手。

“别再本王面前耍这些小聪明!”云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一扯,卫鸢尾腰上的腰带就被解开。

一身火红的喜服如红玫瑰般妖娆的盛开在同样红艳的床上,美丽而又艳绚丽!

“你让我去一下,去去就来!”卫鸢尾的双手被云邪反扣住,动弹不得,眼睛紧紧的盯着云邪的手。

“你知道第四任王妃是怎么死的吗?她也跟本王说她要去茅房,之后她的尸体就被人抬了回来!”云邪的声音低吟冷冽。

让卫鸢尾听得不寒而栗,原来这一招不止她一个人用过啊!

云邪俯下身,温热的气息扑在卫鸢尾的脸上,痒痒的,薄削的唇似蜻蜓点水般点过卫鸢尾脸上的肌肤。

每寸被点过的肌肤如同火烧云一般,灼热的发着烫。

卫鸢尾想要尽量避开云邪的唇,可是她越躲,云邪就逼得越紧。

正在云邪继续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一阵绞痛袭来,疼的卫鸢尾顾不上阻挡云邪的动作,转而放在了肚子上,眉头紧皱着,那种痛就如胃痉挛一般,让卫鸢尾痛的没有时间思考其他的东西。

云邪停下手中的动作,漆黑的眸中满是挥之不尽的炽热和情欲:“怎么了?”

“痛……好痛……”卫鸢尾痛的整张小脸皱起,难受的在床上翻滚,连话都说不清楚,丝丝的冷汗从额头,身上渗透出来。

卫鸢尾后悔了,不该吃那么多的,现在肚子疼的她想死。

云邪立即翻身下床穿上衣裳,对着门外喊道:“玄离,去请大夫!”

等太医来时,卫鸢尾在床上已经痛的死去活来,面色惨白,不住的**。

不是说会让她拉肚子的吗?为什么肚子会这么痛啊?而且她一点儿拉肚子的迹象都没有啊!

太医隔着帘子给卫鸢尾把了脉,眼光不由的在房间扫视了一眼,随即轻叹一声,战战兢兢的回禀道:“王爷,王妃的身子骨太弱,一时消化不了吃下的食物,食物堆积在肠道里,而且王妃还吃了大量的性凉不易消化的食物,这才导致腹部剧痛,老臣开服药喝下,疼痛便会减轻,只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