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东西流

长空夏 著
其他小说连载中
  那年宴席上,刘彻童声朗朗:“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不过是稚子之言,想必当时阿娇并未当真。但是,却渐渐当真,相信了一个皇帝的誓言。最后,长门一步地,不肯暂回车。她原本应该是高傲的,如果不是刘彻,她会是一辈子的公主,可是偏偏是他……只是,除了依附这个男人,除了承受无止境的痛苦而无力反击,她就没有其他可能性了吗?

目录(2章)

更新至 第二章 心难测 「2020/09/12 17: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