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龙套忍者:猿飞时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叶49年,2月13日,天晴,微风,空气湿润。

  今天出村做了一个小任务:帮助瓜农驱赶迷路的野兽。

  任务报酬:三万两。

  完成之后按照一定比例缴纳任务税之后到手一万五。

  算是回报比不错的任务。

  不过糟心的事情依旧在发生了,这件事就是交任务的时候遇到三代目那个老头!

  对方再次提议让我升任中忍的事情,这怎么可能?!

  无论是作战能力还是忍者素质,我觉得自己都离中忍极远。

  中忍?

  是我一辈子都无法触碰的高段位!

  所以,这个小老头,坏得很!

  不过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村子和北方的云隐似乎又有了摩擦。

  许多认识的忍者们都消失在村子内,难道战争又要开始了?

  如果是的话,可真是一件坏事,不过像我这样没有存在感的下忍应该没有机会上战场吧。

  那么,希望即将面对危险的忍者们都能够完好地归来。

  火遁和土遁的性质开发已经来到瓶颈,两者之间的融合有点难以掌控,但我已经摸索到方法,相信再有个把月的时间,就可以达到预料中的效果。

  到时候,我的实力即便是在‘木叶下忍’这个层次,也无法被人忽略。

  当然,下忍就是下忍,只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能浪。

  最后,已经整整四个月,看来这一切并不是梦,是时候安心下来。

  所以,努力活下去吧!

  在这个危险的世界!

  ……

  猿飞时源脸上的表情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十分专注,但其中却又夹杂着些许的落寞。

  他在写日记,算是在寻找自己的心灵慰籍。

  而这也是他近阶段时间为数不多能够让躁动的心平静下去的一件事,可以说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养成的习惯之一。

  四个月前的晚上,他从黑暗之中睁开眼睛,视线内正有一只怪兽在四处破坏,地动山摇、哀号遍野……

  短暂的懵逼之后,猿飞时源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紧接着他就被轰塌的房屋掩埋,陷入黑暗。

  再一次苏醒,他从接收到的记忆中已经明白自己来到了怎样的世界。

  而他刚穿越来的那一幕,正是动漫的第一个大场面,也算是一切的开始——九尾之乱!

  清楚自己位于火影世界之后,他很快就摆正了自己的态度。

  作为一名有幸从三战活下来的年轻下忍,他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战争时期。

  接下来直到剧情开始的十来年虽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危险,但只要他稳住,阵亡的概率基本是可以忽略的。

  没人能够强迫一名下忍去执行危险的任务,所以保持下忍的身份是他初来此地就确定的方针。

  而在下忍这个阶段的时间,足够他慢慢发育。

  放下笔,合上用汉字书写的卷轴,他关掉灯开始睡觉。

  汉字虽然和日语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想要被完全辨认出来依旧不简单,更不要说他记录的东西都是很普通的事,就宛如一个青春期少年的迷茫日记。

  圆满的一天再次结束,明天虽然是骗子,但只要自己努力,确实会更好。

  ……

  第二天一早。

  当楼下的商户开门做生意,猿飞时源也精神饱满地起床。

  洗漱,换上干净的衣服,佩戴好一切忍者的装备,他便走下楼去。

  他住在二楼,而一楼被他出租给商户。

  那是一家卖吃食的店,也是他每天早中晚的固定食堂。

  当然,如果腻歪了,他也会考虑换个地方改善下口味。

  木叶的美食挺多,而且口味也各不相同,足够满足他来自天朝的挑剔的胃,不过前提还是得他腰包够鼓。

  “早啊,时源君!今天还是老样子:三串鱼丸加瘦肉粥?”

  时源一下楼,作为租户的美代子就注意到自家的房东,所以很是殷勤地小跑过来询问道。

  她和自己的丈夫经营着这家铺子,供养着家里的老少,是一个十分勤快的女人。

  几个月前的九尾之乱让木叶大片的地方被迫重建,但时源这边却幸运地保留下来,所以最近的生意依旧照常进行。

  “嗯啊,老样子。”

  猿飞时源的目光扫过美代子,最后落在外面清冷的街道上,面带笑意地回答道。

  清晨六点的木叶,来往的行人甚少。

  “这是时源君的早饭,请慢用。”

  不多时,美代子双手将时源的食物放到桌子上,随即缓步离开。

  “我开动了!”

  时源没有那么讲究,双手合十轻声念叨一句,随后就开始埋头吃了起来。

  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每天早晨的第一餐最是宝贵。

  鱼丸,鲜滑有嚼劲,一咬下去满嘴都是鱼肉的鲜美;瘦肉粥,味道清淡且十分温和,只需一口就能减缓清晨的困倦。

  两者加在一起,也是时源最喜欢的早餐之一。

  饭后,时源并没有回到楼上。

  他简单地和美代子打了一声招呼,随即朝外面走去。

  美代子夫妇也习以为常。

  自从经历几个月前的事情之后,自家的房东就好似换了一个人,变得极为勤勉,每天都是卡着点出去训练。

  ……

  一日之际在于晨,为了在这个充满危险的世界获得更多的‘自由’,珍惜每一秒的时间去提升自己是时源每天都在做的事情。

  沿着街道一直朝着猿飞家族的训练场走去,一路上并没有遇见多少人。

  不一会儿,时源就看到了印有猿飞家族族徽的牌匾。

  猿飞和日向以及宇智波这两家不同,并没有强制要求族人聚居在一起。

  但三代目猿飞日斩依旧给猿飞家族划分了一大片的族地作为训练以及祭祀所用。

  这是火影这个身份为家族所谋取的福利!

  时源时不时想到这些,都觉得实力以及权力不愧是最让人痴迷的两样东西,而他也渴望着那一切。

  “早,时源小子!”

  训练场并不是无人看守,大门口不断扭动身体的老大爷,正是这里的‘门卫’。

  此刻,看到时源这名常客走近,老大爷停下手里的动作打起招呼。

  “早啊二大爷,早饭吃了没?”

  猿飞时源不清楚眼前老人的名字,但自从认识之后对方就让自己称呼‘二大爷’。

  既然是同族,老人的年纪也确实算爷爷辈,时源觉得叫声爷并不为过,所以就一直保持着这个称呼。

  “吃咯。”

  二大爷捶打着腰部,面带笑意,“倒是你,每天都这么刻苦训练,现在村子里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已经很少啦。”

  “二大爷哟,比我有天赋的家伙都在努力修行,和我同辈的人也都基本晋升中忍,为了不被他们甩开太多,我必须加倍追赶才行,毕竟我好歹是猿飞家族的一员,不能坠了家族的名号!”

  时源一脸认真,将对落后同辈的不甘以及努力维护家族荣誉的决心尽力表现出来,这也引得眼前老前辈双眼一亮,一副极其欣赏的模样。

  果然是好孩子啊!

  居然有这么高的觉悟!

  “好,有上进心!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就是要多努力,不然等到了老头子这个年纪就只剩下后悔。我老头子当初就是不好好训练,现在只能来这里看门噢!”

  二大爷晃着脑袋,以自己的经历警示着时源。

  “行,不打扰您晨练,我先进去啦。还是七号场地,应该没人吧?”

  对于眼前的老人,时源了解的不多,但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似乎也算是一个妙人,而且实力也不是表现得那么差劲,估计当年也是一名不弱的忍者。

  “没人呢,这么早来训练场的整个家族除了你这小家伙,也就只有我这个老家伙了。去吧去吧,我会让后来者注意不打扰你修行的。”

  看门二大爷挥手示意,随即继续自己的晨练。

  时源微笑着抬腿迈入训练大门,朝着深处走去。

  他的修行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特意询问一下也仅仅是为了不被打扰,毕竟他最近的修行到了瓶颈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