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龙套等级:中忍(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你先下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让其他人继续处理,云隐那边一有异变我会立即通知你。”

  三代对着鹿久说道,脸上的表情略显轻松。

  “我明白,那火影大人我就先下去了。”

  鹿久也不矫情,直接转身离开,这里恢复了安静。

  办公室只剩下三代一人。

  他靠到椅子上,视线逐渐偏移到窗外。

  那里是火影岩,四个硕大的人头正在那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它们代表了木叶的新老交替。

  可辉煌的木叶此刻来到最羸弱的时刻,谁又能够带领着它走出泥沼呢?

  三代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他老了,但是村子里的忍者们却没有成长起来,或者说新一代出现了断层。

  所以这段空窗期,是对他和村子的考验。

  咚咚--

  传来一阵敲门声,三代停止了思考并且拉回了自己扩散出去的思维。

  “进来!”

  虽然隔着一扇门,但是三代清楚门后的人是谁,算算时间,那个族里的后背也该到了。

  “火影大人。”

  猿飞时源带着笑意,对着端坐在那里的三代点头示意。

  比剧情开始时年轻许多的面孔让他每次看到都会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

  面对三代目,时源维持着尊重。

  作为木叶有限公司的低级员工,对公司的老总自然是需要维持应有的礼仪,况且这位老总还是对他颇有照顾的亲戚。

  “你来了,时源。”

  三代看着时源,脸颊上露出和蔼的笑容,仿佛之前脸上的忧愁在瞬间被剥离。

  不得不说三代这副老人的面容给他天生加持了许多亲和的属性,至少时源此刻觉得尤为亲切。

  “不知道火影大人找我有什么吩咐?”

  时源试探地询问,普通下忍可没有被火影特意派遣暗部召见的资格,他不认为自己在村子内已经算一名角色。

  “最近修行怎么样,之前听说你在开发忍术,现在已经进行到哪步了?”

  面对时源的询问,三代一脸如常地继续说道,但并没有直接回答时源的问题。

  因为阿斯玛的原因,他很早就注意到眼前这个猿飞一族的小忍者。

  但从以前观察所得,猿飞时源的忍者天赋并不怎样,大家都是从三战的生死之间活下来,然而同龄人普遍都已经成为中忍,他却还一直徘徊在下忍。

  虽然经验远超下忍,但硬实力一直都没有能够达到中忍的层次。

  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在几个月前,也就是九尾之乱的后一个月,三代在无意之间察觉到时源的实力似乎远不止下忍。

  在村子遭受那么大损失的情况下,三代自然是提议时源升为中忍以补充村子战力不足的问题,但时源却一直以实力的问题搪塞他。

  再加上那段时间村子的事务实在是太多,三代也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再一次注意到时源这个年轻忍者,还是族内的一名老者在闲聊中提起,于是正好有时间的三代就多了几分关注。

  望远镜之术,是他对村子进行‘监控’的完美忍术,也是在这个忍术的帮助下,他刷新了对时源天赋的看法。

  能够在短时间内掌握两门查克拉的形态、性质变化,不得不说这种人属实有些变态。

  虽然这和以前的情报有了很大的出入,但三代惊讶之余也就只剩下惊喜。

  就好像看到了一块待雕琢的玉石。

  拥有这等天赋,假以时日必将是村子的栋梁!

  而且时源出身猿飞家族,身世清白,完全是一名值得培养的忍者,就和水门的弟子卡卡西一样,潜力无限,未来可期。

  “有一定收获,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质的飞跃,多谢火影大人的关心。”

  时源不清楚三代是否知道自己已经开发出熔遁,所以下意识地就打着马虎眼。

  毕竟木秀于林而摧于风,太过出众有时候也是一种过错。

  不过他也清楚自己每天的训练都是在家族的训练场,想要绕开所有人的耳目是不可能的,但至少在实力未完全成长前尽力掩饰自己的优秀是一门必修课。

  “嗯…”

  三代很看着眼前的年轻忍者,淡淡地回应,只是眼神有些复杂地落在对方身上。

  这个小家伙深谙中庸之道,和同龄人确实有很大不同。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就又被这小子蒙混过去了。

  当然,其中的原因并没有深究的意义,毕竟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秘密,作为长辈不必因此责备对方。

  而且时源的年纪还小,有足够的时间去引导,可塑性还是很大。

  “真的只是这样?”

  三代觉得自己必须打破两人间的那种默契的‘僵局’,有实力的人应该对村子做出更多的贡献,此时正是村子用人的时刻。

  “呃……差不多吧。”

  时源看着三代那打趣的眼神,随机就是一脸苦笑。

  他算是明白三代今天叫他来的目的了,估计对方已经掌握了他的情报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

  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准备好成为中忍了吗?”

  看到时源那种脸上的表情,三代微笑着,心底莫名升起一丝愉悦。

  “会不会太快?”

  “不会,刚刚好,你难道不是这么觉得的?”

  “我觉得我距离中忍还差上那么一些意思,火影大人不多考虑一下?”

  “不用了,我相信我的眼睛,你也应该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的自信,不是吗?”

  三代这次似乎是铁了心要让他成为中忍,时源已经不知道如何拒绝。

  不过成为中忍却也算是他掌握熔遁之后的一个小目标吧。

  因为下忍所能接的任务已经无法满足他的各种要求,无论是报酬还是实战经历。

  要想在忍者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他不仅需要天赋、努力,还需要足够的财力在后面支撑!

  “我明白,一切就听火影大人的安排好了。”

  三代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时源自然是半推半就地接受,也算是免去他自己申请的各种繁琐程序。

  “那好,今天找你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有关你开发的新遁术?”

  三代一副我已经看穿你所有的眼神,就等着时源自觉地接上后面的一切。

  “目前掌握的程度还不够深,而且这种遁术的消耗很大,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过度期。”

  时源沉吟片刻之后说道。

  三代并无恶意,所以在某种情况下他可以付出自己的信任。

  向上位者展示自己的价值,然后获取更多的便利,也是他这种人的一种生存之道。

  “晚上在训练场等我,我想亲眼见识一下你所开发出来的遁术。”

  三代看着时源,双眼之内流露出好奇的神色,从他观察所得,那是一门惊人的遁术。

  “那我就在训练场等着火影大人光临,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时源一副认真脸盯住三代。

  待得到三代的示意,他比来得时候还要快,转眼间就消失在三代的视线内,仿佛继续留在这里会呗吃掉一般,引得三代一脸复杂地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