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我,猿飞时源,和火影五五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离开火影办公室,时源迅速离开大楼,然后又在远处回头看了一眼作为村子标志之一的火影大楼,内心的思绪连连。

  这次被三代召见,其实他并没有损失。

  成为中忍的风险相较于他目前掌握的实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而从他的揣测来看,三代没有让他成为中忍就去北方边境的打算,反而是想留在身边重点培养。

  这也是时源展示自己价值所获取的成果,这是一件好事。

  ……

  再次回到训练场,守门的二大爷似乎在午休,午后的闲暇时光对于老年人来说总是充满了睡意,训练场空无一人。

  继续自己的训练,时源的心态并没有因为得到三代的重视而有丝毫的变化。

  他明白,别人的重视或许只是一时的,伴随自己一生的,只有强大的实力!

  没有实力作为依靠,别人的看重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目前阶段,对于熔遁的掌握,时源已经达到某种界限。

  这并不是说他对熔遁的开发运用已经来到顶峰,而是他此时的实力能够发挥熔遁威力的程度已经达到某种意义上的极限。

  就好比一个年幼的孩子获得了一把精良的砍刀。

  武器虽好,但是他本身的力量实在是太过薄弱。

  即便是砍刀在手,他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就仅此而已。

  而想要让砍刀发挥出更强的力量,小孩就需要让自身的气力更强,体魄更加健壮。

  明白这点后,时源觉得自己接下来的时间需要修改一下自己的修行方向。

  他必须拥有足够熔遁挥霍的查克拉量以及和熔遁适配的体魄……

  这几样是他能够更进一步的秘诀,也是最好的‘财富密码’。

  于是下午的剩余时间就在时源的修行之中逐渐被消磨。

  训练场一片狼藉,大量的靶子被消耗。

  而对于熔遁的掌握,他又多了几分心得。

  眼看着时间不早,时源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开始休息,并且顺手拿起之前过来时买的烧卖暂时填填肚子。

  三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就说了个晚上在训练场等他,那么为了在对方面前留下更好的印象,此时就需要将状态调整到更佳。

  毕竟这关系着他接下来的待遇,就像是面试的时候向面试官展示自己的长处一样,不留下深刻的印象还想谈薪资、谈假期?

  至于三代考验时源的方法,他一早就有猜测,必然是实战!

  也只有实战,才符合忍者这一职业!

  ……

  天色逐渐暗沉,气温也逐渐下降,但三代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时源盘坐在椅子上,不断提炼着查克拉,不浪费丝毫的时间。

  长时间的休息已经让他将之前训练的消耗恢复完毕。

  万事俱备,只差三代!

  悄无声息的,一道身影唰的一下落在时源前方不远处的场地内。

  是三代目火影!

  三代一身具有火影特色的红白长袍,就跟一个普通的老头子一般定定地看着还在打坐的时源。

  虽然作为火影,三代的时间很宝贵,但是他此刻并没有叫醒还在修炼的时源,而是带着试探的目光观察着对方。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

  时源终于时感应到什么,猛然睁开眼睛看向前方。

  一张平和的老脸出现在他实现内,对方也看到自己睁眼,所以脸上露出轻微的笑意。

  “火影大人!”

  时源迅速离开椅子起身问好。

  这老头,来了也不说一声,跟鬼一样。

  “很不错,天赋固然重要,但努力却是成功的要素。”

  三代迎着时源的目光微微点头,欣赏之情溢于言表。

  至于这份欣赏能在三代心底占据多大地位,就需要时源自行判断。

  看着对自己颇为尊重的时源,三代对眼前的小伙子更加欣赏了。

  对方不仅独自完成了两种查克拉属性的性质、形态变化,更是数月如一日的修行,没有一天在懈怠。

  只要有这样的忍者存在,村子的未来就会更好!

  这也不枉费他在忙碌的时间里抽空过来。

  “火影大人缪赞了。”

  时源嘴上很谦虚,但脸上的表情却夹带着合适的欣喜。

  人设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只要在早期给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个印象或许就能够伴随着你一生,就好像是标签一般钉在你的身上。

  “看来你的修行成果确实惊人,如果还需要时间休息,我可以多等你一会儿。”

  三代笑眯眯地看着时源说道。

  他刚刚就观察了一遍训练场的各种训练痕迹,对时源的实力有一定的了解,同时也知道对方大概率是刚刚结束修炼不久。

  “已经足够了。”

  时源活动几下身体的各个关节,感受着身体的状态。

  “嗯,既然你已经准备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三代后退几步示意愣在原地的时源。

  虽然有一定的预料,但是堂堂火影出手试探一名下忍,真的合适吗?

  您老不再考虑考虑?

  时源感觉头有点痛,是因为降温还是眼前的局面?

  不过他依旧是坚定地朝着场中走了几步,和三代遥遥相对。

  三代虽然强,但如果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那谈什么迈向最强?

  最重要的,时源也想知道自己现阶段的实力在忍界来说是怎样的档次。

  “你尽管出手,不要有丝毫顾忌。老夫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手上的功夫却依旧没有落下。那么,让老夫看看你是否拥有独当一面的气量!”

  三代凝神看过来,语气十分坚决,双手背负的动作看上去是那么的从容。

  这个时期的三代比剧情开始时还要年轻十来岁,其实力自然是不需要言说,所以时源感受到一股莫名沉重的压力。

  但是他也不矫情,既然三代都说让他出手,他又何必一副小女子的做派?

  “那么,我要上了,火影大人!”

  时源自然不会认为自己掌握熔遁之后就能无敌忍界,但至少面对强大敌人时他依旧有一些底气。

  大多数的忍者起手攻击的套路都是使用忍具投掷的办法试探对手的虚实,而时源也不例外。

  只见他从大腿位置的忍具袋抽出数把手里剑,迅速朝着三代的方向抛掷而去,就此来开了对战的开始。

  手里剑的速度很快,而且在时源简单的手法下隐约形成一个包围罩向那边没有动弹的三代。

  随着手里剑的出手,时源没有呆立在原地,而是迅速迈动脚步离开原地。

  眼看着手里剑已经来到三代近前五米,三代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时源有些惊疑,不知道三代是在搞什么鬼。

  同时的,他心中也更加警惕。

  三米!

  手里剑进入一个极限的距离,三代终于动了起来。

  但和时源想象中三代一个瞬身或者替身躲开所有攻击不同,对方没有选择直接闪躲,反而是依靠着身法在原地迅速走位,那身体就宛如泥鳅一般滑溜,从密集的手里剑缝隙处闪过。

  这是在秀操作吗?

  时源倒吸一口冷气,加速了全球变暖的进程。

  话说,三代这老头是在嘲讽他吗?

  “精巧的忍具投掷技巧能够让忍者在极端的环境下打开局面,但如果投掷的忍具无法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作为投掷方,你的先手就是失败的,而这也会成为你战斗崩盘的开始!”

  三代的声音在场地内响起。

  而听到的时源也心中一凛。

  他的本意是使用忍具迫使三代进行位移,然后他再在对方位移的空挡进行突袭。

  但显然三代作为经验丰富的忍者早已看穿一切。

  不过这不能让时源继续出手的计划被取消。

  他脚步加快,奔向刚刚躲开所有手里剑的三代。

  只见半空中出现一道人影,然后迅速一腿切下来落向三代的脖子。

  这一腿,极其迅捷。

  空气在发出呼呼的撕裂声。

  嘭--

  三代双手架住时源的进攻,而他双脚立在地面轻微地晃动几下就卸去所有的压力。

  再次一脚踹出,时源蹬向三代的胸口。

  这个动作和上一脚十分连贯,似乎早有预谋。

  又是嘭的一声,时源感觉自己的脚踹到了岩石,反震之力让他大半的腿都酥麻不已。

  不过好在这次的对碰让他的身体顺势摆脱了三代,拉开了数个身位。

  “战术是忍者获胜的最大捷径,但是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对远超自己实力的敌人进行近身战,是许多忍者都会犯的错误,也是一个比较致命的错误!”

  三代下沉身子,刚刚挡住时源二次进攻的,是他抬起的右脚。

  “一击不中迅速远退,看来确实领悟到忍者的精髓,但这并不够!让我见识一下你开发出来的遁术吧,猿飞家族已经很久没有让我值得期待的忍者了,你现在算是其中一个!”

  时源的进攻虽然尽数被三代挡住,但三代却从短暂的交手之中看出少见的灵性。

  最难而可贵的,还是时源这种和天赋向匹对的沉稳性格。

  确实是一个拥有天赋的孩子!

  望着三代,时源能够直白地感觉出两人间的差距。

  正如开打之前所预料,和三代这样的强者交手是足够让人绝望的,因为你以为的神奇战术或者技巧,其实都是对方玩剩下的。

  除非你拥有独特的能力,否则很难讨到好处。

  所以时源明白自己身上也就剩下一个熔遁或许可以让三代稍微皱皱眉头。

  有点残酷,但他却两眼放光产生了巨大的动力,那是一种追赶前辈的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