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持续不断的修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

  时源一大早就找到了族内管事的几名老头。

  本以为会磨许久的嘴皮子,没想到那些个老头看到他之后却个个双眼发光宛如看到自己的孙子一般亲切。

  面对老头们不正常的热情,时源拿到自己需要的各种东西就敷衍几句迅速离开。

  几位族内长老般存在的老头必然是得到了三代的指示,所以时源内心却也不奇怪,而他也觉得自己之前向三代展示自己有了可观的回报。

  从族内获得的并不是时源想象中的一笔庞大的资金,而是一些类似券的东西。

  这些券按照族内的老头所说,可以免费在鹿久药店内兑换药浴所需药材,可以在村内任意武器店更换身上的忍具,可以在医院进行免费的治疗……而拿到这些券的人,会在每个月的固定时间来猿飞家族内兑换等价的钱财。

  当然,每做一次这些事情就会消耗掉一张抵押券,而时源手上此刻正有足足五十张!

  这些东西换成钱财的话绝对是一笔可观的数目,这是他拿到手之后的第一想法。

  时源也没有想到族内居然这么大方。

  他的本意只是想从族内获得一部分的投资,从而减轻自己的压力,毕竟处于上升期的他很难把控增长实力以及挣取钱财两者之间得平衡,而这两样又都是他现阶段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过从这方面来看,三代老头对他的期望和支持确实很高,或许阿斯玛当年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就是人才?时源觉得自己也算是享受到人才计划的福利。

  而拿到自己所需的一切,他便再次回到属于自己的训练场开启一天的日常。

  火影的风景确实很多,但眼下能够留住时源的,也就只有干瘪瘪、一无所有的训练场。

  查克拉在稳步而缓慢地提升,熔遁也逐渐得心应手。

  而今天,时源还在更进一步地练习着查克拉的性质变化。

  昨天三代所给的手札让他经过大半夜的观摩之后又有了新的领悟。

  三代的经验确实要比时源丰富许多,他对火遁的性质变化理解更是达到了一种让时源汗颜的程度。

  即便时源已经完成了属于自己的火遁性质变化,并且籍此开发出三代都未曾掌握的熔遁,但三代那独道而深刻的理解,还是给予了他大量的灵感。

  于是在今天的训练之中,时源开始新一轮的修行!

  ……

  “时源小子,走啦?”

  守门的二大爷和时源打着招呼。

  时源拖着疲惫的身体勉强抬起自己的手臂,笑着说道:

  “是啊,今天就先到这,我这就走了噢二大爷!”

  他今天虽然修行的时间不足以前长,但却格外的累。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将从三代那获得的灵感挨个试了一遍之后,发现自己对火遁性质变化的理解加深了许多。

  发动熔遁的速度得到提升,发动熔遁时的消耗也在不损耗威力的同时得到减小,甚至他还摸索出火遁的另外一种性质变化,或许不久之后就能够将有别于老紫的另外一种版本的熔遁开发出来。

  黑土和土台掌握的那种熔遁就是有别于老紫的另外一个版本的熔遁。

  如果老紫那样的熔遁加点大部分都在进攻上的话,另外两人的熔遁加点就基本在团战控制以及防御上面。

  不过短时间内时源觉得自己想要掌握另外一种版本的熔遁还是比较艰难的。

  修行这种事情,最忌讳的就是操之过急!

  而且对于忍者来说,每样东西都懂一点不如其中一样达到极致。

  所以在实力积蓄的时期,时源并不打算将过多的精力放在开发熔遁另外一种分支身上。

  以后或许有时间可以深入研究,但现阶段还是将已经掌握的遁术修炼到极致,确保自身的安全有强大而有力的倚靠才是最为关键的。

  走在街道上,时源思绪万千。

  夕阳的红色光芒在天边渲染着空间,万物似乎都恬静宜人。

  作为木叶村最显著的标志建筑,火影岩在木叶最高的地方俯瞰着这座村子。

  时源的目光落在那四座雕像上,不仅没有感受到木叶的荣光,反而是觉得一股没落。

  当今的木叶,正是三战之后最虚弱的时刻。

  高端战力的缺失,村子内部的不和谐,让木叶的统治力正在不但衰弱!

  这是木叶的巨大危机,反向推导,对于时源他们这新生代来说却是充满机遇和上升的时期。

  “未来,这里…乃至整个忍界,都将是我的舞台!”

  一股自信从时源的身上散发出去,引得过路人都带着一丝奇怪的眼神望过来。

  期以岁月,我必将登临巅峰!

  那熊熊燃烧着的炽热内心被注入无法描述的力量,时源感觉自己疲惫的身躯都得到了一定缓解。

  “客人,您到底买不买,如果不买就别挡着我做生意啊!小本生意,您多担待。”

  一道有些埋怨的声音传进时源的耳朵。

  时源看过去,是一个手臂粗壮身材矮小的中年大叔。

  视线继续下移。

  炊饼?村子里啥时候有这玩意卖了?

  他在环视一下自己的位置,顿时明白眼前大叔为什么用那种幽怨的眼神盯着他。

  原来他不知不觉间停在了这位大叔的摊位前方,而且在他的身后已经排了将近十来号的人,似乎都在等着买饼。

  因为他忍者身份的原因,后面等着买饼的客人都不敢主动上前示意他快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

  无奈之下,卖饼的大叔只能硬着头皮对时源说道。

  虽然木叶村内村民和忍者的关系很好,但因为战争刚刚结束不久,许多忍者还没有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所以短期内脾气都不甚好,许多的平民都了解这一点,自然是不敢去招惹忍者,生怕惹恼对方。

  “不好意思啊大叔,给我来两个夹肉的饼吧,刚刚我走神了!真不好意思,打扰你做生意了!”

  时源顺手买两下两个饼,并且迅速让开被自己挡住的位置一脸笑意。

  “好的客人,我这些饼可都是纯手工做的,绝对的真材实料,包你吃一次就永远忘不了!”

  大叔没有想到时源居然这样好说话,一边自豪地介绍自己的饼,一边手法娴熟地从白布下装了两个饼。

  时源不置可否,虽然还没有吃到嘴里,但是这饼的气味以及后面排起的长队却也不会说谎。

  不过,看眼前大叔老实巴交的样子以及这卖饼的身材,他脑海里却浮现一个名字。

  虽然是不同的世界,但却总存在着让人熟悉的巧合?

  时源并无恶意地在自己的颅内嗨了一下,随即拿着自己的两个饼迅速离开。

  当然,这对于时源来说仅仅是一天日常中的小小调剂,是他枯燥生活的一种娱乐。

  自从阿斯玛离开村子之后,他能够说得上话的人是越来越少,整天除了修行就是自闭。

  虽然时源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怕,毕竟前世只要有空调、WiFi,他能在家宅上几个月而不觉得无聊。

  但火影不是前世的安定社会,这里的压力更大更残酷,心理的健康尤为重要。

  毕竟动不动就砍人的世界,如果找不到乐子转移内心的压抑,那世界就将多上许多的变态和神经病。

  而且这些神经病还都是那种掌握不小力量的‘超凡’。

  所以时源总是会在自己的生活中寻找一些即便是只有他自己才懂的快乐。

  这是对心灵的一种减压,就跟他刚穿越来这个世界每天都要写日记一样。

  晚饭是两个炊饼加一碗鳗鱼饭,时源很满足。

  世界很残酷,但他需要在这里找到足够亮眼的一切去照亮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