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没有丝毫预料的相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天来临,村子内的温度逐步上升。

  时源换上更加轻薄的打扮开启自己一天的生活。

  距离升任中忍已经又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

  但因为有族内的各种支持,时源并没有为修行所需操心,所以也迟迟没有开始自己的第一个符合中忍身份的B级任务。

  而三代方面似乎也很了解时源,并没有强制要求他去完成什么任务。

  不过做任务这个打算在最近几天开始出现在时源的计划内。

  修行,并不是一个人埋头在训练场挥洒汗水。

  修行的意义在于战斗,在于和敌人进行生死之间的搏杀,在于将自己的理念贯彻到行动上。

  也只有真正的战斗,才能够检验训练场获得的一切。

  作为稳健型选忍者。

  时源觉得自己目前的实力满足做中忍级任务的各种条件。

  所以,他决定走出属于自己的舒适圈,去看看外面的万般风景。

  ……

  “这是……”

  今天早上时源难得没有训练,而是开始在木叶村子内闲逛。

  当然,说是闲逛,其实他的目的是为后续做任务补充一批物资。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时源自然也是贯彻着这样的理念。

  忍具不用说,必须搞一套最新的,反正他手里还有大量的券,完全不需要自己出钱。

  至于兵粮丸、急救包等等外出必需品,更是不能落下。

  而此刻,时源就在寻找满意的急救包、兵粮丸等物资的路上止住了步伐。

  虽然奈良家族的药店这些东西都有卖,但是他并不喜欢一直在同一家买。

  最主要的是奈良家的兵粮丸味道实在是太冲,每次吃下去都让他想到一个叫做老八的人。

  “神农药店?!”

  时源杵在原地,嘴巴微动念叨着眼前药店的名称,并且抬起一只手摩挲着下巴在思考。

  神农这个名字,勾起了他许多的回忆。

  除了前世的老祖宗,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一个确实存在于火影内的反派角色。

  不清楚是否和自己猜测的一样,时源决定走进这家药店一探究竟,反正他正好需要购置一些消耗品。而这里又正是一家药店。

  “客人你好,不知道需要什么?”

  时源一进门,就迎上了一双平和的眼睛。

  这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很大,但是身体却又很健康的伪老年人。

  而这副打扮,也让时源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仅仅是第一眼,他就已经确定了眼前这个家伙就是自己记忆中的空忍余孽首领。

  虽然看上去比记忆中年轻许多,但不会错。

  时源对神农的印象其实并不算深。

  只知道对方的村子在早期被木叶还是谁给摧毁,此后多年一直流转各大忍村窃取有关肉体改造的秘术,然后寻找着机会向木叶复仇并妄想凭借自己制造出来的零尾称霸忍界。

  结果不言而喻,对方遇到了这方世界的儿子,然后三两下就被击败,几十年的努力化作乌有。

  而这个名叫神农的家伙能够被时源一眼就认出来,是因为对方虽然有些低估整个忍界的战力,但是由他开发出来的一系列连大蛇丸都眼馋的肉体再生、活化禁术,确实有其独道之处。

  至于由从木叶窃取出来的人造尾兽术式而制造出来的零尾,也算是比较亮眼的一部分。

  至少对某部分人或者说对于此时缺蓝的时缘来说,有一定的吸引力。

  反正,神农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目光短浅但却又极具忍术天赋的反派。

  “噢,我想要一点兵粮丸和医用急救包,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时源认出了对方但并没有声张,而是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打起掩护。

  一边说话,他还一边装作无事一般扫视着整个店铺,搜索着情报。

  眼下来看,神农似乎在木叶已经待了许久,而这家药店就是对方的掩护手段。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神农的医术也不弱。

  而且有别于主流的查克拉医疗术,他的医术大部分都是靠着药草配置药物进行救治,和时源记忆中的中医很类似却又不是完全一致。

  神农听完时源的话,随即从座位上离开,干瘦的脸颊上挤出笑意:

  “客人您来对地方了!我这里有最近新研发出来的兵粮丸,不仅恢复力远超旧版,还在口味上做出了诸多改变,不再像原来那样难以下咽!”

  他从背后架子上拿出一个大盒子,然后在时源的面前慢慢打开。

  顿时,一股百草的清香散发出来,让时源身体细胞一阵悸动,查克拉的提炼都仿佛快了几分。

  只见盒内是密密麻麻整齐排列的兵粮丸,体型和其他地方的大同小异,但是颜色却不再是单一的褐色,表皮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青色。

  “味道确实好了许多,不知道价格怎么算?”

  时源隐晦地观察着神农并且问道。

  “这个嘛……本来价格确实要比老版的贵上一些,但我看客人是第一次来,就按照老版的价格出售好了,不知道客人意下如何?”

  和时源一样,神农也在默默观察着眼前这位年纪不大但是气度有些不一般的忍者。

  他隐藏在木叶的目的,一是为了收集假想敌木叶的各种情报,二则是为了以医师的身份近距离接触各种忍者,然后籍此完善自己的禁术。

  而多年的间谍生活让他养成了极其敏锐的嗅觉,眼前的年轻忍者似乎注意力不在买东西上面?

  “那先给我来三十粒吧,如果效果不错我下次再来光顾。”

  时源从兜里抽出一张来自猿飞家族的券,手法娴熟地将一边的角撕掉放到柜台上作为此次交易的货币。

  神农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木叶许多家族经常使用的手法,所以很麻溜地收下。

  “客人是猿飞家族的忍者?果然是年轻有为啊,都已经是中忍了。”

  神农将时源所需的兵粮丸装好递过来,然后又夸赞道。

  “我啊,就是很普通的忍者罢了。”

  时源呵呵笑道,心里对眼前这位充满着警惕,已经不打算继续交流下去。

  既然已经确定眼前之人正是记忆中的神农,所以他象征性地询问完对方的名字之后就匆匆离去。

  他很好奇,这个时间段的神农是否完成了后世的那几项有关肉体再生、活化的医疗禁术。

  而那些个禁术,对时源的诱惑力可是十分巨大。

  即便是半成品,时源都很难拒绝。

  如果掌握了神农所谓的肉体活化以及再生,他不仅能够解决自身缺少查克拉的问题,还能让自己的潜力以及实力更上一层楼!

  想法既然已经产生,时源就需要去慢慢试探对方。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就是匆匆几分钟的接触,神农就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看着时源消失的背影,神农眯起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总觉得刚刚那个忍者看自己的眼神隐晦之中带着一丝无法用言语叙说的情绪。

  他坐回去陷入沉思,反复思索着自己可能出现的破绽,但最终一无所获。

  在木叶的这些年,他对自己隐藏身份的本事很有自信,所以确定自己没有在外面留下破绽之后,他就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否是多虑了?

  长时间待在敌人的大本营内,他的神经一直绷紧,所以有些疑神疑鬼?!

  许久之后,神农的目光落在之前时源留下的那种券上,上面有章印和家族的族徽。

  猿飞…火影背后的家族!

  神农觉得在木叶停留的时间看来也该结束了。

  为了开发禁术以及窃取自己需要的术式,他已经在木叶待了近两年。

  这段时间内,能够收集的一切他已经基本收集完毕,所以即便是如今选择撤退也没有多大损失。

  毕竟比起被木叶的忍者识破身份引来各种麻烦,他觉得在危险将至前拿着自己所获取的一切顺利脱身,才是更好的方案!

  这样想着,神农已经有了决断。

  “神农大叔,神农大叔!我来了!”

  门外突然窜进来一道身影,神农也适时收敛自己脸上的思索之色。

  “是凯啊,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他看着眼前年轻且充满活力的身影,露出让人觉得亲切的微笑。

  这个名叫迈特凯的年轻中忍,是他这两年在村子内最大的收获之一。

  名为八门遁甲的忍术,和他自己所开发出来的医疗禁术莫名的契合,仿佛就是天生的一对。

  在他的猜想中,只要将他的禁术修行到极致,强大的八门遁甲之术甚至能够维持永久开门的状态。

  而在这些时间,他一边向凯提供医疗上的帮助,一边使用自己独特的办法获取对方的忍术,眼下也已经基本将八门遁甲之术摸清。

  只等他离开木叶之后开始修行八门,两个近乎完美的忍术就将让他的单体作战能力拔高到极限!

  “今天没有领到任务,所以绕着木叶跑了几百圈我就过来找大叔你了。”

  凯大大咧咧地说道,露出的白牙在阳光下忽闪忽闪极其显眼。

  作为一名体术型中忍,在没有暴露八门遁甲之术前,他在木叶的地位是很尴尬的。

  即便是因为迈特戴让木叶上层知晓八门遁甲之术的强大,然后三代也因此重视起对凯并给予许多协助。

  但下边不知情的忍者们依旧对不擅长忍术的凯报以偏见,以至于很少有人愿意和他组队。

  “好吧,你先进去准备,我等下就进来帮你针灸。不过你现在的肌肉强度其实已经完全不需要我出手帮你,只需要一晚上,你前一天的一切疲惫就会自己退散。”

  神农将手搭到凯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

  为了取得凯的信任,他在凯身上下了很大一笔功夫,就拿每天给凯的药浴来说,一个月都得好几十万两?

  “但还是神农大叔你的手法舒服。”

  “好吧,好吧,至少你让我觉得自己的医术还不错。”

  神农将手在凯的肩膀旁边轻轻拍了几下,于是凯轻车熟路地掀起一旁的门帘钻进内屋,

  对于并不以恶意揣测别人的凯来说,神农大叔是那样的无私,而他也不会想到对方居然另有目的。

  不过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凯在这宝贵的成长阶段有神农的医术进行保护,并没有留下后遗症什么的。

  这是他以后继续向上攀登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