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决心和计划(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神农药店走出来之后,时源又换了一家店买了一些必需品。

  对于一名对木叶抱以恶意的敌人,他很难去相信对方的一切东西,即便是一颗平平无奇的兵粮丸。

  这是被各种狗血剧情熏染之后应该有的谨慎。

  不过神农的出现,改变了时源近期的计划。

  他的本意是在近几天领取几个任务离开村子去检验一下自己几个月来的修行成果。

  但神农的诱惑或者说对方一系列医疗禁术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大到时源愿意暂时将手里其他事情都放一边。

  如果能够获得神农的那些有关肉体的禁术,时源相信自己将拥有庞大的资本去竞逐一切。

  即便是未来堪称挂壁大战的四战,他也不是没有机会插手。

  当然,参与四战啥的这都是后话,而且十几年后的事谁也说不准,说不定在他这只蝴蝶的改变下,世界线会发生许多无法预知的改变呢?

  以后,谁也说不准。

  所以现阶段,时源的目的仅仅是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

  而想要获得神农一系列的禁术,也是为了加速自己的成长,然后让自己掌握自己的自由。

  现阶段,忍界能够威胁到他的东西还是太多,作为知悉一切的人来说,他实在是无法安心愉快地生活。

  危险,就好像是一只猛兽一直在后面追赶着时源,迫使着他不断向前、不断加速!

  摆脱危险,也就是让自己强大到别人无法威胁的程度。

  这是时源希望自己达到的目标,也是最大追求。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从刚刚的观察中发现这个时期的神农实力未必强过掌握熔遁的他。

  所以这才产生了夺取对方禁术的打算。

  当然,不排除神农隐藏了实力。

  自然的,时源也不会傻傻地直接冲上去把刀对准神农让对方交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心中有了想法,时源先是将今天所买的一切放回家里,随即再次来到训练场开始训练,心里也开始思索着后续的计划。

  直接在村子内明抢肯定是不可能的,即便他能够短时间内解决掉神农,但是后续的风险实在是太大,暗部甚至根,都不是吃素的。

  而如果对方一直不离开村子,他也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最关键的,时源无法确定狡猾的神农是否会随身携带他需要的东西,且对方落败后会不会乖乖就范交出来。

  ……

  一下午的修行成果有点糟糕,时源在面对极大的诱惑之时,心有些乱了。

  他一直在幻想着自己掌握肉体再生以及活化之术后会变得如何如何强,修行之时更是出现了多次的失误。

  但好在当晚他就察觉到自己心境的变化,并且决心静下心来思考。

  整整一个晚上,他都盘腿坐在屋内静思自己目前表现出来的问题。

  大半年的忍者生活,就好像电影一般从脑海之中闪过。

  两个灵魂的融合,让掌握剧情的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在各方势力甚至强者间左右逢源,这是来自异世灵魂的可笑骄傲和自以为是的资本。

  但这个世界并不是总会按照他记忆里剧情那般进行。

  一只蝴蝶悄悄煽动翅膀,就会在世界的某处掀起飓风,也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虽然目前为止时源一直安分守己、没有过于表现自己,剧情似乎也依旧按照记忆中的在进行,但谁也说不准变化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或许时源所做的一件小事就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引起搅动剧情变化的巨变,然后在某个瞬间让时源的记忆优势荡然无存!

  而剧情的变化是小,如果因为他的大意粗心失去性命,那一切就结束了。

  所以,作为穿越者,时源必须要做到的就是保持一颗敬畏的心!

  敬畏强者,敬畏敌人,敬畏已知的一切!

  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这是完整的世界,不是什么浸入式游戏,一旦出错就很难有挽回的余地。

  而作为一个想要站到高处的人,谨慎是必须的!因为胆大心细才是成事的先要前提之一。

  这一夜,时源觉得自己的心境确实成长了许多,变得比以往更加稳重和谨慎。

  而经过这么一搞,他也发现了自己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出现的一些愚蠢错误并且牢记在心。

  虽说一次的幡然自省并不能够完全扭转一个人的全部态度,但至少时源意识到那些将带给他不妙的东西,并且在心底时刻提醒自己不去触碰。

  ……

  第二天,时源按照自己前一夜的想法开始踩点。

  既然强抢所需要的条件暂时不满足且也无法做到,那么就采取迂回的方式获得自己需要的,无论是偷还是骗,都在选择之内!

  而第一天的踩点,时源有所发现。

  神农并不是全天都待在自己的医馆,他一大早就会离开医馆来到村子的外围某处平房。

  而且看样子并不是偶然的行为,而是常规的操作,十分轻车熟路。

  在临近午饭的时候,他便又会再次回到医馆,然后一直待到下午。

  在医馆的期间,神农就是正常的卖卖东西,给别人看看病,没有多大的异常。

  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医师差不多,最多就是医术高明了一些。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清楚神农的身份,时源或许也会被对方医师的身份所迷惑。

  确实,能够在木叶村内隐藏自己身份并且待这么久,没有点门路是不行的。

  而这第一天观察,除了知道神农在村子另外的一处住所以外,并没有太大发现。

  不过时源猜测,另外一处住所内一定隐藏着神农的某些秘密,甚至对方开发禁术什么的估计就在那边。

  毕竟相较于医馆这边身处村中心,另外一处地方几乎在村子最偏远的地方,周围很少有忍者出没,危险性较低。

  好在成为正式中忍之后时源学习了影分身之术,所以能够让踩点以及修行同时进行,两边都不耽误!

  ……

  日子就这样慢慢继续,对神农的监视也逐渐有了更多的收获。

  对方每天早上去的地方,是明面上被他作为药房仓库的地点。

  不过在某天夜里,时源实在是没有忍住摸了进去探查一番后,发现那里虽然存放了许多药材,但却存在密室一样的空间。

  因为密室外边存在着各种警戒措施,时源也没有把握在不惊动神农的情况下破解开并进入,所以也一直按捺着心思没有动密室的念头。

  虽说密室内或许存在着时源需要的东西,但如果没有呢?

  机会只有一次,神农谨慎的性格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所以在无法确定密室内是否有自己所需东西的情况下,时源不敢去冒这个险。

  所以,继续等……总会机会的!

  反正时源一边修行一边和神农耗着,如果村子内真的不存在机会,那么就等他出村!

  耐心,是一种十分重要的东西,时源在那晚之后就开始正视许多东西,其中就有保持耐心这一点。

  而数天的不间断观察,时源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他当年的同学,也就是那个差点踢出大结局的迈特凯,和自己的目标神农似乎有较密切的联系。

  凯去神农药店的频率完全不输时源踩点监视的次数,几乎每天临近晚上的时候都会来药店,然后一个多小时之后一身热气的离开。

  时源有理由怀疑凯这个二愣子和神农存在某些不正当的交易!

  当然,这种交易肯定是神农单方面对凯实行的,而凯估计是被骗了还在帮别人数钱。

  毕竟凯的性格,不会和村子的敌人扯上任何的关系,而且也没有太多复杂心思,是一个很纯粹的家伙。

  而时源模糊的记忆中,神农好像掌握了八门遁甲之术,所以来源就在于此吗?

  虽然了解凯的性格,但为了确保自己的计划没有意外发生,时源还特意挑选了一天和凯在药店‘不期而遇’。

  在药店内,时源一边购买作为掩护的药物,一边观察着凯和神农的关系。

  而如同他所预料,神农的伪装让凯对他很友好。

  因为神农每天都会为过来的凯进行消除疲累的理疗,所以两人的关系确实不错,但也仅限于此。

  弄清楚这点之后,时源便知道凯并不是自己计划之中的意外,心里也少了一份负担。

  于是他后面也不再关注凯每天和神农的往来,而是专心地继续自己的监视行为,企图找到适合自己出手的机会。

  而就是那天和凯的不期而遇,时源也察觉到一件事。

  神农似乎要离开村子?

  而且时源注意到,神农在跟凯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回避买药的自己。

  对此,时源感觉到一丝紧迫,但却也有一丝惊喜。

  对方这意外的举动无形之中给他省去了许多麻烦,但却也增添了一些不稳定因素。

  当然,时源不觉得神农察觉到他的目的。

  不过既然神农有主动离村的打算,为了给自己的计划再上一层保险,时源的脑海之中浮现一个清晰的小计谋。

  虽然他觉得自己能够跟神农五五开,但如果能够进一步消弱对方的战力,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都是为了安全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