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喜丸(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犬冢家族的忍兽宠物店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接近六七点的样子。

  天色暗沉,季节所带的微热气流在空气中四处流动。

  而这个时候,也是木叶这个村子一天之中最热闹的几个时间段之一。

  街上的人来人往,忙碌一天的人们都选择在这个时间出来休闲一下,居酒屋则是最火爆的去所。

  时源将给小狼买的东西摆放完毕又是将近一个小时过去。

  狼崽子吃饱喝足之后已经蜷缩成一团安逸地躺在时源为它购置的榻榻米上,鼻子里还发出一阵阵呜呜的细微声音。

  而这个时候,时源才发现自己从下午十分回到村子到现在,什么东西都还没有吃,此刻肚子更是咕咕直叫。

  害,搞了半天把自己忘了!

  他脸上浮现一丝笑意,显得十分有趣。

  简单收拾一下,他便穿着简单的衣服来到楼下的店内。

  美代子夫妻还没有收工,此时八点左右的时间正是晚上的高峰期,两人一边忙碌着一边露出笑容。

  对于他们这种普通人来说,忙不是问题,最怕的就是闲下来没有钱挣。

  注意到下楼的时源,美代子殷勤地小跑过来。

  “时源君,要吃点什么,我让次郎给你去做!”

  次郎正是美代子的老公,也是这家店的大厨,手艺不错。

  “两人份的天妇罗,一人份的蛋包饭,再来一碗味增汤,就这些吧!”

  忙碌了一天,时源觉得自己确实很饿,直接毫不犹豫地点了两样吃的。

  “好的,时源君稍等一会儿,马上就给你端上来。”

  美代子弓着腰,一边在手里的小本本上记录,一边对时源轻声说道。

  “好。”

  时源坐到一处靠近大门的空桌子旁,然后拿起杯子倒了杯水浅饮了一口。

  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是他每天最放松的时间。

  所以时源很享受每天的这点时间,而在这些时间内,他可以尽情地去放飞自己的思维,让一天的压抑得到舒展。

  而自从上次因为第一次看到神农而心神出现变化之后,时源也将每天晚上的吃饭时间当作了自己反省的时刻。

  此刻,他右手拿捏着杯子,两根手指不断摸索着杯子的边缘,双眼之中流露出思索的神色。

  今天的一天,进行得十分圆满,计划也没有出现丝毫的意外。

  没有给人留下把柄,也没人知道他的存在,这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他就这样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想到这里,时源将水杯靠近唇边小小地啄上一口,掩饰着自己脸上流露出来的微笑。

  事情顺利的发展,不仅是因为他先知先觉的记忆,还因为紧凑无间隙的计划。

  那么接下来,就是慢慢将神农的秘术修炼起来!?

  时源两眼发光。

  肉体活化以及肉体再生,只要修行得当,就好像一种状态buff,会持续着存在于人体。

  这点,属实变态!

  和纲手的阴封印有些许的相似。

  至于神农为什么之前会出现各种问题。

  不过就是修行还没有达到完美,然后就是接连遭受重创使得身体的‘内平衡’出现很大的失衡。

  所以只要他不完全依赖这些禁术,仅仅是将它们作为一种辅助性的手段,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从神农的身上,时源学到的就是这些东西。

  回忆完有关神农的事情,时源将身体靠到椅子上。

  然后,他又想到了自己带回来的那只小狼。

  他的本意是将它丢给那个村子的村民收养,等养大了可以当作他们看家护院的狼狗。

  但那些村民一听说那是母狼产下的幼崽。

  一个个脸色突变,嘴里更是连忙说道‘狼是养不熟的畜生’就直言拒绝。

  无奈,时源只好将狼崽子带回木叶。

  杀掉母狼,是任务;救下狼崽子,却是时源内心的一丝柔软。

  而在半路上,他也想通。

  反正他是一人独居,房子也那么大,就当养一条宠物狗作伴,算是一种另类的陪伴好了。

  况且前世的他就一直想要养只狗,但苦于朝九晚五的劳碌生活,只能云养狗过过眼瘾。

  那么此时有这个机会,自然也就顺势接受。

  生活需要一些乐趣,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什么差错。

  甩开脑海中的各种念头,时源的肚子再次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而就在此时,美代子缓步走过来将他点的食物尽数放到桌子上。

  “时源君,慢用!”

  弓着腰,美代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转身继续忙碌。

  时源微微点头,随即将注意力放到自己面前的食物上。

  因为房东身份的原因,无论是天妇罗还是蛋包饭,分量都很足。

  他也不客气。

  饭菜的香味早就开始刺激他的味蕾,更不要说一直在抗议的肚子。

  所以双手习惯性地合十做出请的动作之后,他就直接开始吃了起来。

  这顿饭,时源吃得很香。

  而在吃完之后,他先是出去溜了一圈,随后买了一些自己想吃的零食就自觉地回到家里。

  其实这样看上去单调的生活,很宝贵,并不是谁都能够维持。

  ……

  楼上。

  狼崽子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睡眠已经苏醒。

  此刻,它正不安分地在榻榻米上不断蠕动着身体,活像一只大号的肉虫。

  可能之前母狼怀孕期间营养不足的原因,狼崽子看上去比较瘦弱,甚至四肢都一些先天不足的短小。

  而它一身稀疏毛发也是很古怪。

  并不是时源以前在动物世界里看到的那种灰色,而是一种更加暗沉的颜色。

  狼崽子不断蠕动,但迟迟不见没有人管它,所以开始发出呜呜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不满。

  时源笑着,踱步走过去将它抱在怀里。

  然后盘坐到一旁的榻榻米上。

  小家伙顿时就安分下来,脑袋不断在时源怀里拱动,似乎是找到了组织。

  不多时,它的嘴巴里面发出类似打呼噜一样的声音,就跟猫被撸舒服之后发出的很类似。

  等到小家伙安分下去,时源开始翻阅之前在神农那里得到的‘百草集’。

  这部药方大全可以说是神农一身医疗术的结晶,完全可以当作典范被记录在册。

  所以他怀着一颗学习的心认真地翻阅着,就好像一棵几近干涸的树,汲取着来自不易的水分。

  一夜,就这样过去!

  神农留下的‘百草集’实在是出乎时源意料的让人着魔。

  他的本意仅仅是随便看看消磨下时间,但谁曾想一眼下去,再抬头望天之时已是清晨。

  好在作为一名忍者,仅仅是一个晚上不睡觉并没有多大的问题,时源还是正常地开始洗漱并出去训练。

  不过和往常不同,现如今的他在出门之前又多了一个步骤。

  那就是把嗷嗷待哺的狼崽子喂饱。

  之前犬冢花的观察和推断,小家伙睁眼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到时候就又方便许多。

  因为训练不方便的原因,时源出门之时并没有带上狼崽子,而小家伙在吃饱喝足之后也不吵闹,安安静静地蜷缩在榻榻米上睡觉。

  对了,时源给小狼起了个名字,叫做喜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