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新的任务(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次的任务是你第一次接触的B级任务,所以不要大意.忍者面对的危险不仅仅是自己所看到的,更多的危险,其实一直隐藏在眼睛所无法直视的地方!”

  三代盯着时源,脸上的表情略带一丝严肃地告诫道。

  在这段时间,他对时源的上心程度不亚于当初教导自来也等人。

  时源也没有让他失望。

  三代能看出来,时源的实力在这段时间内正在飞速提升。

  其中不仅火土双遁在他的指导下达到让他都惊讶地步,风遁的修行也被提上了议程。

  时源的野心不小!

  这一点,三代这位经历数十年风风雨雨的老人怎么会无法察觉。

  但三代也清楚地知道,时源并没有走偏自己的路,就好像一块璞玉,在他的教导下朝着极好的方向发展着。

  这是三代欣慰的地方!

  雏鹰终究还是得飞向蓝天,他本人也深刻了解这个道理。

  所以也并没有那种害怕时源遭受挫折的情绪。

  虽然猿飞一族多年才出这么一个肉眼可见天赋的孩子。

  但如果他无法挡住外面的风雨,又拿什么去撑起家族的门面呢?

  三代觉得自己为眼前这个后辈做得已经足够多,是时候让时源给自己展示一下自身的价值。

  “我会小心的,谢谢三代大人的关心。”

  时源微微点头,对于这次的任务,他比谁都要谨慎。

  “我相信你的能力。”

  三代抽了一口烟,脸上绽放出笑容。

  人一老,就变得犹犹豫豫起来。

  想当初即便是他的儿子第一次执行B级任务他都没有这样的啰嗦。

  没想到在有生之年在族内后辈的面前却表现出这种老头一样的态度。

  “去吧,和你的队友们汇合,然后去驿站那边和任务的委托人碰面。”

  看着稳重的时源,三代有些感叹。

  如果阿斯玛有这样的一半态度,他就已经满意了。

  “那我就先告退了,火影大人。”

  时源低头示意,迅速转身离开火影办公室。

  ……

  时间回到早上。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修行,时源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来到一种瓶颈,所以心生离村执行任务的念头。

  闭门造车很安全,但也并不是完美的办法。

  忍者的生涯,大部分都是在战斗或者去战斗的路上。

  那么,想要变强,自然离不开战斗!

  穿越来火影近一年的时间,时源正儿八经的战斗机会并不多。

  上一次真正出手还是为获取禁术击杀神农。

  而当时神农状态极差,而他也相当于打了一个情报不对等,算是将神农直接阴死。

  所以那次出手并没有参考价值。

  虽然时源完美融合了原身的记忆,获得了较为丰富的战斗经验,面对战斗之时也并没有那种生疏感。

  但那远远不够,战斗技巧的磨练不是止步不前的,它只会在不断的战斗中变得更好!

  所以他不满足于现状。

  在开发熔遁成功并且修行了神农禁术以及顺利掌握三代目所教授的许多忍术之后。

  时源渴望着战斗!

  垫脚石也好,磨刀石也罢,他希望能够进行生死之间的战斗!

  或许那种极限的压迫感能够给他的修行带去许多的灵感和成长。

  这也是所有忍者都必经的过程。

  ……

  于是,这一天的早上,将喜丸送到犬冢花那里之后。

  时源就径直来到了村子里的任务领取中心。

  虽然因为目前的局势村子内有大量的忍者都不在,但这里依旧很热闹。

  时源轻车熟路地来到其中一个窗口开始挑选任务。

  在种类繁多的任务之中,他选择了其中一个名为‘护送’的大类。

  护送类任务的时间都是在半个月到数个月不等,报酬足、风险也相应会有所提高。

  但这种任务,却又十分适合想要锻炼自己的时源。

  因为这种任务往往最考验忍者的各方面素质。

  细细地看着任务清单。

  他很快看到了一个较为符合自己要求的任务。

  任务要求:保护烟之国大将军之女安全到达烟之国。

  时限:从任务正式达成开始的半个月内。

  任务等级:B级。

  任务报酬:三十五万两。

  沉吟片刻,觉得这个任务没有太大问题之后,时源对负责配送任务的中忍示意。

  而负责记录的忍者一愣,有些呆呆地盯住时源看了几秒。

  猿飞时源,这个不久前升任中忍的存在,在这处任务中心算是一个小名人。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位中忍最喜欢和下忍抢任务!

  任务怎么简单怎么来,就好像是在应付每月的任务额度。

  所以时源一度成为他们这些任务记录员看不起的忍者。

  贪生怕死的忍者,不如回家种地!

  但现在,这位喜欢抢下忍任务的忍者居然要领取B级任务。

  这或许会成为今天任务中心的一件大事。

  对方这是受了什么刺激,难道是受不了周围的指指点点啦?

  这位忍者隐晦地看看时源,然后将时源所说的那个任务的详情找了出来。

  一个护送贵族的任务。

  但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因为这个任务居然需要到三代那里去正式接取?!

  他又看了看这任务的其他方面,发现今天已经是第三个人要接这个任务。

  前两个也是中忍。

  三个中忍去完成一个B级的护送任务,略显简单。

  “时源中忍,这个任务需要组队,在你之前已经有两位忍者接取了该任务,另外就是确定接取之后还需要到楼上的火影办公室进行确认。”

  这位忍者扶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

  “必须是小队吗?我看上面并没有标注强制要求小队。”

  说实话,时源并不喜欢和别人一起执行任务。

  原因有很多。

  其一,他有些底牌暂时还没有让所有人都知道。

  其二,临时组队的成员之间往往默契不足。

  甚至可能还会因为互相不熟的问题在任务过程之中出现各种分歧,从而导致任务出现预料外的情况。

  轻则任务失败,重则会有生命的危险!

  忍者,不是游戏。

  “这个任务过程之中可能会遭遇忍者的袭击,所以雇主的意见是希望能有一个小队来完成它。不如时源中忍你先去见见另外两名忍者再做决定?”

  任务中心的忍者细心地给时源讲解。

  “那好吧,另外两人是谁?”

  “一个是夕日红中忍,一个是月光疾风中忍。”

  “原来是他们,那这个任务我接了!”

  听到都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名字,时源没有继续磨叽,直接接下这个任务。

  只要队友不是那种拖后腿的角色,他不觉得任务会很难完成。

  毕竟只是一个B级的护送任务,能够复杂到哪里去?

  “那好,请先在这里登记,另外两位中忍此时应该还在那边的休息室,你现在就可以去和他们汇合。如果后续没有问题的话,请到楼上火影的办公室正式接取该任务。”

  那位忍者递给时源一张表格,然后又伸手指向旁边的单间。

  时源认真看完了自己需要填完的表,确认无误之后写上自己的名字。

  而在他名字之前,正是夕日红以及月光疾风两人的名字。

  做完这些,他抬步朝着休息室而去。

  ……

  “时源!”

  “时源前辈!”

  “红!疾风!好久不见!”

  时源一推开单间的门,里面的两人就终止了交谈将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

  然后红和疾风就眼前一亮起身对着时源打招呼,时源自然也是回敬。

  他们都算是老相识了。

  “你也领取了这个护送任务?”

  红和时源很熟,所以直接询问道,眼睛略显开心地眯成两道弯弯。

  时源接取任务之时挑选队友,他们又何尝不是呢?

  如果小队之中都是熟人,那么这个任务自然就会好做许多。

  至少免去了磨合和分歧的时间。

  “没错,请多多关照啦!”

  时源比较认真地对两人说道。

  说起来,他的实力也许比眼前的两位都强,但是说道执行任务,他绝对还算是初哥。

  “大家都是中忍,互相照顾才对。说起来,时源中忍还算是我的前辈!”

  月光疾风背后别着一把剑,说话只是将右手抬起放在嘴边咳嗽了一下。

  他的脸色略有一些苍白,再配合他目前十多岁的年纪,显得有些违和。

  时源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开口多问。

  “那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我们就算正式组成小队了!”

  红轻声说道,目光在另外两人身上流转。

  “正当如此。”

  时源顿了顿,点头赞同红的说法。

  “那就立即行动吧,先去火影办公室正式接取任务,然后就出去!”

  月光疾风的眼神变得锐利,和时源记忆中那个病恹恹的样子完全不同。

  真是一个活力慢慢的少年郎呢!

  时源打量着疾风。

  对方也是上次被三代提升为中忍的下忍之一,在这个大概十三岁的年纪算是很了不起。

  “那走吧,先去火影办公室,了解详情之后再说其他的。”

  虽然在得知这个任务需要得到三代认可之后时源就心生警惕,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多少担忧。

  “好!”

  另外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即跟着时源拿着任务领取处得到的凭证朝着楼上走去。

  红算是三人之间的老资格,这种类似的任务应该执行过许多次,算是很有经验。

  那么有这样一位‘前辈’作为带路人,任务的难度显然会变得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