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遇伏(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深,人静。

  四宫凉子透过帐篷看向外面的还燃烧着的火堆,发现那个叫做猿飞时源的忍者似乎还没有睡。

  睡吧睡吧!

  她在心底对自己说道,随即就躺下去安然地闭上眼睛。

  半个小时之后。

  黑暗之中,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睁开。

  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内心焦躁不安。

  ……

  “前面就出火之国了,穿过前面的山路,就算正式进入草之国。”

  新兵卫骑在马上,对着马车上的时源说道。

  他的手里,摊着一副地图。

  时源微微抬起眼帘:

  “嗯,小心点,前面那地方很适合埋伏,叫你的人留意一下。”

  从木叶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天。

  但,就好像郊游一般,一行人畅通无阻,连山贼都没有遇到过。

  “我已经给他们吩咐过了。”

  新兵卫看向前方,试图看破重重阻碍看清未知敌人的位置,满脸的胡子看上去极其稳重。

  “那就好。”

  时源脚尖一点从马车上跃到车顶,宛如树叶一般落在上面,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前面是一处峡谷,而车队即将从那中间穿过进入草之国的地界。

  “停下!”

  时源对着驾马车的车夫说道,脸上依旧是那副淡定的表情。

  “喝—”

  马车停下。

  一旁的新兵卫虽然奇怪,但是依旧将一只手抬起示意后面的武士们停下脚步。

  前方的峡谷,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所以他疑惑地等着时源告诉他原因。

  时源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前方,嘴角慢慢勾起。

  在他的感知下,前方有一群混乱的查克拉流,就好似没有掌握查克拉的普通人。

  跟他身后的那群武士一样。

  虽然没有掌握感知忍术,但是他确实知道前方有埋伏。

  嗖嗖嗖--

  突然,峡谷上方冒出来几排黑色的身影。

  他们手里拿着弓箭,将箭头对准了停在峡谷前的车队。

  “放!”

  其中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

  于是,漫天的弓箭撕破空气,呼啸地朝着这边落来。

  “防御!”

  新兵卫的脸色一变。

  没想到这里真的有埋伏!

  他迅速抽出自己的武器,然后策马朝着马车前面而去。

  他要用自己的身躯和手中的刀剑,将射向自家小姐的箭挡住。

  呼--

  时源从马车顶上一跃而下。

  “土遁--土流壁!”

  体内的查克拉瞬间汹涌澎湃,脚下的地面高高喷起泥巴。

  这些泥巴不断上涌翻滚,不断流动,足足有十多米的高度,构成了一面挡住一切的壁垒。

  而迎面而来的那些弓箭,就这样插进流动着的泥巴之中,瞬间失去动力被泥巴冲击着失去轨道。

  新兵卫动作一顿,随即松了一口气:“多亏有你,时源中忍。”

  他粗犷的脸庞上露出微笑,但随即,微笑就被一股浓浓的愤怒掩盖。

  “这些家伙,还真的敢埋伏小姐!”

  他恨恨地说道,同时回头看了一眼马车。

  红已经从马车内钻出来,四宫凉子也探出一个脑袋。

  “小姐,你安心待在马车内,红中忍,小姐的安全就摆脱你了。”

  新兵卫握紧手中的刀,对着那些武士叫喊:

  “迎敌!”

  随着大吼一声。

  位于后方的武士们也从刚刚被袭击的短暂慌乱中反应过来。

  他们纷纷抽出随身的武器,站到新兵卫的身后,怒视着前方的峡谷上方。

  铮铮铮--

  武器在阳光下发射出微弱的光芒。

  疾风出现在时源的身旁,好整以暇地抬头看向那边的敌人。

  他的手放到了背后的剑柄上,淡淡的查克拉开始在身体表面流转。

  “先不要动手,这是他们武士的战斗!”

  时源扫了一眼周围的武士,对着疾风说道。

  月光疾风一愣,然后微不可及地点头。

  “新兵卫,你们来得可真是慢!”

  之前下令进攻的男声再次响起,而对方也在峡谷的上方露出了身影。

  其实峡谷并不高,大概也就二十多米的样子,所以对方的身影很清晰。

  “阴险的家伙!尽管放马过来,要是皱一个眉头,我就是孬种!”

  新兵卫来到最前面,一脸冷傲。

  “看来情报没有错,你们去木叶寻求帮助了?”

  那个领头的武士将目光看向时源。

  刚刚如果不是时源的忍术,一波弓箭齐射,新兵卫这群人绝对损失惨重。

  “不就是为了以防你们狗急跳墙吗?”

  新兵卫哈哈一笑。

  “不过看起来,木叶的人似乎并没有多么重视你们呀!就派了几个年轻忍者,不会是下忍吧?”

  那人继续说道,语气之中满是嘲讽。

  听到这话,时源抬起头多看了一眼那家伙,但随即又移开视线。

  虽然这话极近嘲讽,但是他没必要去和一个普通的武士置气。

  “时源,对面似乎也有忍者,不过隐藏得很深。”

  红轻声对时源说道,她怕时源等人大意,所以提醒道。

  新兵卫也听到了,微微侧目看向时源。

  “你们放心对付那些武士,忍者交给我们!”

  时源抽出一把苦无,在手中摩挲。

  “好!”

  虽然时源的年纪不大,但是新兵卫对他的实力却莫名的信任。

  故而,得到时源肯定的回答,他示意身边的武士朝着那边冲杀而去。

  敌人,已经从峡谷上顺着绳索和小道下来,看人数和他们这边相差无几。

  但他们,可是将军手下最精锐的武士!

  “杀!”

  新兵卫双腿一夹,马而发出怒吼,随即奔射出去。

  “几位忍者大人,木叶的忍者就交给你们了!”

  那个男人盯着按兵不动的时源等人,偏头对着身后说道。

  “去吧,交给我们!”

  一道暗沉的声音传来,随即阴影之中走出几道身影。

  ‘不是岩隐的人?!’

  时源在对方出现之时就注意到,但对放并不是预料中的人。

  ‘浪忍吗?看来为了这次的行动,下了血本啊!’

  他注视着那几个看过来的浪忍,对上了其中一人的眼神。

  对方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然后将右手抬起在脖子附近一一拉。

  挑衅?

  时源感觉很好笑。

  但不等他有动作,旁边的疾风就说话了:“前辈,让我去解决他们吧!”

  “小心一点,虽然是浪忍,但说不定也有能手!”

  虽然这样说,但是时源仅仅是一眼就看出对面出现的那几个忍者也就下忍的水平。

  甚至他们可能因为出身非忍村的原因,忍术都没有掌握几个。

  “交给我吧,我会让他们知道和木叶忍者对着干的结果!”

  弯腰、蹬脚……疾风整个人已经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