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简单的敌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新兵卫和身后的武士也已经和对面的敌人冲到了一起。

  武士之间的对决,就是靠着手里的刀剑。

  不过,他们和铁之国的那些武士又有很大不同。

  因为他们并没有掌握‘超凡’的力量。

  查克拉虽然存在于他们的身体,但是他们都不会运用,只拼着一身的蛮力。

  ……

  “咳咳!”

  疾风停下脚步堵在朝着那几名浪忍的前面,然后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咳嗽几声。

  对方明显一愣,随即张狂地笑了起来。

  “木叶的忍者都这样孱弱吗?既然已经要死了,那我们就再送你一程!”

  其中一人猛然前冲,然后抡圆手里的大刀。

  呲啦--

  疾风的身影一错,一道让人感到胆寒的刀光闪过。

  敌人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朝着疾风的后面冲去。

  然后轰然倒地,人首分离。

  “这……”

  剩下的忍者一脸愕然,脸上维持的嘲讽瞬间僵硬在那。

  整个人更是像被抓住脖子的鸡仔,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他们的后背冒起鸡皮疙瘩。

  那么大个人,一下子就被杀掉了?

  这就是忍村的忍者吗?没想到恐怖如斯!

  “老幺刚刚肯定是大意了,一起上,不然谁都跑不掉!”

  站在中间位置的矮壮忍者从震惊之中挣脱出来,并且迅速将身边另外两名同伴的心拉扯回战斗。

  另外两人听到自家老大的话,对视一眼之后朝着疾风冲来。

  在刀尖之上讨生活的他们,比谁都明白眼下的局势。

  放手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嗖嗖--

  他们一左一右夹击这疾风,而疾风站立在原地没有动弹。

  “火遁-大火球之术!”

  当两人处在疾风两边且相对位置之时,同时使用出了忍术。

  不过,这号称打不中人之术这次依旧没有让观战的时源失望。

  嘭--

  火球砸在疾风原本的位置,迅速散开溅射向周围。

  而疾风却早已已高高跃起,躲开了这一切。

  “木叶流剑术!”

  人在半空之中,疾风突然裂开化作两道身影朝着两个不同的敌人冲去。

  没有丝毫的阻力,敌人的反抗实在是太过微弱。

  直接就被尽数斩落。

  砰--

  做完一切,疾风其中的一道身影化作白烟。

  他甩了一下手里的武器,看向最后的敌人。

  刚刚,为了更快的解决掉敌人,他在空中施展出影分身之术。

  效果确实不错,又或者说是敌人太弱了。

  ……

  “给我去死!”

  “一刀-闪!”

  月光疾风还未从刚刚斩杀敌人的感觉之中完全脱离出来,就看到了一道激射而来的刃光,脸上闪过讶然。

  仓促之间,他抬起了自己的武器进行格挡。

  叮的一声,他感受到强大的力量撞到自己的身上,手中的武器都差点脱手。

  出手的,正是最后一名敌人。

  ‘没想到还真的有点东西。’

  他看着对方的眼睛,咧开嘴笑道。

  对方眼神阴翳,吐出一句话,然后整个人都像失去支撑一般化作泥巴。

  “白痴,战斗的时候还敢分心!木叶的忍者都这么大意吗?”

  看着和自己对抗的人瞬间化作岩土散落在地上,月光疾风心中一紧,然后整个人就朝着地下坠去,最后只露出一颗人头在外面。

  “土遁-心中斩首之术!”

  疾风的脸色一白,显然是没有想到敌人居然这么狡猾!

  但此时,已经悔之晚矣。

  砰--

  一米远的地方蹦出一个人。

  然后这个人迅速朝着疾风攻击而来。

  嘭--

  当对方的武器切入月光疾风的咽喉之后,又是一团白烟升起。

  “这是……”

  敌人愣住了。

  噗呲--

  一把武器穿过他的身体,从胸口前端透出一截染血的刀尖。

  这一次,大家都是真身。

  但是输掉战斗的,依旧是浪忍!

  “怎么……可能?你是什么时候……使用的分身术?”

  “对了,是……那个时候……”

  浪忍想到了之前疾风在跳上半空之时分出的影分身,看来那时候两个就都是假的。

  作为一名浪忍,他掌握的忍术不多,但因为都是一些比较实用的忍术,所以他在烟之国混得还算不错。

  但谁曾想,这次居然栽了?!

  “快跑!”

  “忍者大人输了!”

  “……”

  还在混战之中的两拨武士间,突然响起这样的声音。

  等他们用余光扫向疾风这边之时,就看到了强大的忍者被木叶的年轻人击杀了!

  轰--

  人群一下子散开,来截杀的武士朝着后面逃窜。

  新兵卫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满脸凶意地吩咐手下追杀上去。

  本来势均力敌的局势,因为忍者的惨败突然就崩盘。

  这些敌人都失去了战斗的勇气,木叶忍者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

  “这就是忍者吗?!”

  新兵卫看着场面的瞬间变化,心底无比震撼。

  这终究是忍者的时代啊!

  新兵卫握紧自己的刀,即便是他,或许也无法在那位名叫月光疾风的年轻人手里撑过两刀吧?

  看来他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些年轻忍者的业务能力真的很强。

  目光一扫,他看到在武士逃窜的对比下,一道身影屹立在原地望着他。

  是之前这群武士的首领,那个负责埋伏他们的那个武士头子。

  “你们别太得意,我虽然战败了,但是后面还有大人的后手,四宫凉子绝对到不了烟之国!”

  这个武士抽出腰间的另外一把短刀。

  双手握住,然后猛然插进自己的腹部,接着朝着一边用力一横。

  扑通--

  栽倒在血泊之中,气息逐渐微弱。

  新兵卫没有阻止,冷然地看着这一切。

  这是流传在真正的武士间的一种战败方式!

  ……

  不一会儿,追杀出去的武士们赶了回来。

  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但是战果累累。

  “收拾一下,继续赶路!”

  新兵卫瞟了一眼后方,示意武士们打扫战场。

  对于忍者来说,普通武士之间的战斗一定很无聊吧?

  将伤员放到空置的马车,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这里,留下了几十具的尸体和鲜血洒地之后的绛紫。

  天空之中,不知名的大鸟在盘旋,仿佛闻到了诱人的滋味。

  “走吧!”

  时源示意武士们继续前进。

  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太大的波澜。

  在他们抵达这里之前,走在前面探路的月光疾风就发现了这些埋伏的敌人,所以就迅速回头告知了时源这一消息。

  所以这里的埋伏并没有多大的效果。

  一场不像是伏杀,反而更像是一场闹剧的埋伏就此落幕!

  时源盘坐在车顶之上,但是目光却有意识地看向位于远处的一处山峰。

  在那边,他察觉到一丝窥探的目光。

  虽然很模糊,但绝对是有人在那边。

  嘴角微微一勾,他流露出意外的神色。

  或许真正的敌人,很快就能够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