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又是敌人(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队长,那群家伙已经被团灭了!”

  在一处隐秘的山峰之上,一个拿着形似望远镜器件的年轻人说道。

  他穿着绛红色的忍者制式服装,头被想通颜色和制式的头巾包裹,身材则比较短小粗大。

  “预料之中。那群浪忍的实力就那样,虽然最近几年木叶的实力在不断下滑,但如果木叶的忍者连他们都对付不了,怎么配得上第一忍村的称号?”

  一旁,一个明显成熟许多的中年男人毫不在乎那边自己委托人属下的死伤,自顾自地说道。

  在他的额头,岩隐的忍者护额在阳光下清晰无比。

  “看清楚了吗?护送目标的有多少忍者,实力又是如何?”

  话锋一转,这位领头的忍者询问道。

  “有两名忍者出手,一个使用的土遁,一个使用的刀术,目标旁边还有一名女性忍者,情况未知!”

  还是刚刚那个岩忍在说话。

  “就只有三个忍者吗?和情报差不多,但是还是得小心点防范着隐藏的敌人,这次任务相信木叶也清楚其重要性,队伍内一定有强者。”

  这个明显是队长的忍者沉声说道。

  他和木叶的忍者交手多次,对那群忍者的狡猾以及意外性都深有体会。

  而他身上,更是有大大小小的伤痕在不断警醒着他不要大意!

  “听似乎并不难对付,队长!”

  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是一个女性小胖墩。

  作为岩隐村的女性忍者。

  她们因为空气干燥度、湿度、温度等各种因素,所以长得有些不一般。

  和木叶那些个顶个的女性忍者更是完全无法比较。

  而听眼下这个女忍者说话,也是粗声粗气毫无美感,宛如大汉。

  “木叶也是抱着和我们一样的想法才加入到这场争夺之中,所以他们可不会只有展露出来的那点实力。如果一开始就轻视敌人,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如果还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不如现在就回村子里去!”

  中年忍者看向说话的年轻女忍者,明显对同伴之前那种不在意的态度有些不满。

  迎着自家队长严厉的目光,女忍者低下脑袋。

  “队长,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说话的是另外一名忍者,这是他第一次说话。

  比起其他两个年轻的忍者,他看上去要稳重许多,更像是一名成熟的忍者。

  而且他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都让人感到一种压迫。

  浑身都是肌肉且近两米的巨人,站面前就能让你看不到阳光,那么你感不感到压抑?

  “别急,刚刚只是那位继承人的开胃菜,为了这次能够击败自己的兄弟继承国家的大统,他可是下了血本!”

  中年忍者轻笑道,“所以在这之前,我们就好好看看这群木叶忍者有什么手段吧!正好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些时间摸清对方的实力。”

  几人对视,露出同款的笑容,完全和憨厚搭不上边。

  随后,一几人消失在林间,这里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恢复了寂静。

  ……

  车队向前。

  顺利穿过峡谷进入草之国,道路变得狭窄且坑洼。

  草之国的并不如火之国,所以财政并没有花在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地方。

  按照地图上上的信息,前方有一处城镇,适合他们落脚休整。

  车轱辘不停响起,又是半天过去。

  突然,坐在马车内的红伸出一个脑袋对时源说道:

  “时源,你不觉得奇怪吗,埋伏的人里面并没有岩隐的忍者。”

  作为女性忍者,她想得比较多。

  而且一旦问题没有得到答案,她就难以安心!

  在马车内越是思索,她的内心越是不安。

  这种被敌人惦记的感觉,让人坐立不得。

  虽然之前很快就解决了敌人,但很明显的,那些人都是被敌人派出来试探他们虚实的炮灰。

  听到红的话,时源没有意外:“当然不会这么简单!”

  “那我们还要按照原来的路线走下去?”

  红皱眉盯住时源。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先到前面的镇子再说吧,这个任务似乎比预想的还要麻烦许多!”

  时源自然也是考虑到这点,但眼下在情况还不明朗的时候就做出一系列决定无疑是愚蠢的。

  所以,倒不如找个地方好好合计合计再走下一步。

  而且现在来看,敌人的阻截强度并不高。

  一些武士,一些不专业的浪忍,是无法击垮他们这里的几名木叶忍者的。

  唯一需要担心的,还是一直没有出现但绝对存在的岩隐忍者。

  “疾风,辛苦你继续在前方探路了!”

  回答了红的问题,时源又对准一旁正在擦拭刀锋的月光疾风说道。

  三人之中,精通刀术的疾风更加适合斥候这个定位,所以这项任务自然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在时源的记忆之中,月光疾风还觉醒了他们家族多年未有人觉醒的血迹——透遁。

  虽然不知道这个时期的疾风是否已经觉醒,但并不妨碍时源肯定他隐藏身形和气息的本事。

  而且作为一名善用剑术的忍者,疾风整体的风格就是那种‘刺客’风,走得就是阴影的道路。

  “交给我吧。”

  月光疾风微微点头,将自己的刀别回背部,很快消失在视线内。

  “新兵卫,你们也注意一下。这里已经是草之国,所以肯定没有火之国境内那么安全!之前的那伙敌人显然只是对方的一次试探。”

  时源又对着不远处的新兵卫交代道。

  武士群的气氛开始变化。

  之前所遭遇到的敌人已经让他们惊醒,所以此时在新兵卫统领的二次吩咐下,他们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车队的气氛略微有些低沉,每个人都警惕着。

  载着四宫凉子的马车在泥泞的道路上碾出两道深深的印记。

  嘎吱嘎吱的声音也随着车轮子的滚动不断响起。

  一行人走得是官道,算是最短的路线。

  而且这条路,甚是敞亮,属于那种朝前一看就能够看清所有的地方。

  至于两旁,很常见的灌木和树林,深处更是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隐约种,时源闻到一股不好的味道。

  忽然间,一道破空声传来。

  而他也突然甩出一只手,一道黑影从他的手中飞出。

  只听叮的一声,一把指向马车马夫的手里剑在半空中跌落,随即插进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