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叛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埋伏!”

  新兵卫的反应很快,迅速抽出自己的武器。

  一路上都绷紧的神经也在瞬间发出预警。

  他策马来到马车附近。

  手则死死握住腰间的刀,视线不断在周围扫视,企图找到暗处的敌人。

  嗖嗖嗖--

  手里剑落地之后,空气似乎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

  然后,地面突然浮现一道道锁链,锁链之上还满是倒刺。

  时源眉头一皱。

  这些锁链和倒刺并不能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但对于那些武士来说却完全不一样了。

  “啊!”

  “我的腿!”

  “……”

  他刚刚光顾着警惕周围的敌人去了,完全没有料到敌人早就在这条路上设下了陷阱。

  存在于脑海之中的经验,似乎并没有多大的作用。

  这是他的失误。

  他从马车上跳下来,指缝之间夹起许多的手里剑,然后迅速投掷出去。

  叮叮叮--

  斩断那些从地下升起的锁链,将被锁住的武士们释放出来。

  接着,他落在了马车之上,环视着周围的情况。

  刚刚那些袭击,是朝着那群武士和马车去的。

  眼下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伤员出来,后面赶路又有的烦了。

  所以,是为了拖慢他们的步伐吗?

  这样的手法,明显比之前那些浪忍高级许多。

  专业的忍者?

  但这样的手法又不像是岩隐那群人。

  虽然岩隐被称作土耗子,但手段还没有这么猥琐和阴险,将普通的武士当作目标。

  “桀桀!一千万的赏金,本大爷就收下了!”

  一道飘忽不定的声音在周围响起,宛如幽灵。

  树叶在莎莎作响,对方显然是在不断移动位置。

  “红,保护委托人!”

  时源眼神微微一凝,捕捉到从一旁的林间闪过的敌人,身体瞬间从马车的车顶之上射出。

  月光疾风这个斥候,当的显然是不称职的。

  这里的敌人,他居然没有发现?又或者他已经和这里的敌人对上并且出现了意外?

  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时源都知道现在都需要自己出手。

  红要贴身保护四宫凉子,而且正面作战的能力不高。

  ‘速战速决!’

  时源心里冒出一句话。

  敌人或许是调虎离山之计,但他却又不能待在原地不作为。

  他自己倒是没事,但是其他人特别是刚刚那群受伤的武士可就没有时间耗下去。

  况且,时源对自己的实力也有自信。

  脚在树枝上轻点几下,他朝着那名一闪而过的敌人追去。

  一股热浪悄然间从他的身体内冲出来。

  一直保持着警惕,但没想到还是被敌人暗算成功。

  月光疾风虽然在前面进行侦察,但如果敌人也拥有隐藏手段,他却是很难识破。

  小队三人,没有一个明确的拥有侦察能力的忍者,实在是一个隐患。

  ……

  时源一个瞬身术突然出现挡在敌人的面前,一脸严肃地盯住敌人。

  敌人似乎没有预料到时源来得这么快,所以脸上出现刹那的错愕。

  但随即,错愕就变成了一股狠辣。

  这是一个穿着灰黑色袍子的忍者,脸上画着一些不知名意味的花纹,身上并没有忍村的系列特征。

  ‘看来不是岩隐的人,但明显也不是之前那群浪忍可以比的。’

  时源眯起眼睛,双手在胸前迅速结印。

  “火遁—龙炎之术!”

  瞬间,忍术就从嘴中喷射而出。

  炽热的火焰朝着敌人呼啸而去,周围的树叶都在高温炙烤下发黄变卷。

  敌人似乎也没有预料到时源居然就这样直接施展了忍术。

  在他的看来,时源在瞬间找到他的身影并且冲到面前显然是准备近身战。

  而近身战斗,他很有自信。

  但这个火遁呼脸是怎么回事?

  不过好歹是成熟的忍者,他自然明白战斗是变化万千、没有定数的。

  单脚在树枝上一点,身形朝着后方急退。

  他身上的袍子在风中变得舒展,竟是有一种流畅的感觉。

  而他的双手则在期间不断结印。

  只有忍术才能打败忍术!

  终于,在火遁来到近前的前一秒,对方完成了自己的忍术。

  “水遁-大水冲波!”

  长大嘴巴,大量的水流从他的嘴中喷出,迎向了扑面而来的火焰。

  次次次——

  高温的雾气瞬间弥漫到林间。

  眼前被蒸汽挡住视线,时源失去了敌人的身影。

  这些因为是火遁和水遁碰撞而产生的蒸汽,如果落在人身上,比直接使用火遁烘烤还要难受。

  所以他后退拉开一定距离,然后盯住敌人之前的位置,防备着异变。

  从这点看,对手就不是一般的浪忍。

  之前那波浪忍,在疾风的手中都没有走出几个回合。

  而眼前这个家伙,忍术居然能够某种程度上和他打个平手。

  尽管这其中还有他没有使用全力的原因。

  ‘怎么回事?’

  蒸汽很快就散去,但是敌人的身影却迟迟没有显露出来。

  时源皱眉,察觉到事情的不简单。

  “忍法-雾隐之术!”

  轰--

  从地下升起大量的白雾,瞬间将时源所在的位置笼罩。

  ‘这个忍术,看来是雾隐的叛忍?’

  摆出防御的姿态,时源没有第一时间使用出风遁。

  “头、颈、腹部、手、脚……你选择哪个?!”

  飘忽的声音从四周传来。

  张狂且充满着杀意。

  话说,这段话还真是熟悉,这些雾隐的家伙都是统一背过台词的?

  时源轻微吐槽。

  眼下,目之所视,不过三米。

  这样的环境,雾隐的忍者却能够听声辩位,甚至依靠特别的秘术在雾气之中行动无声。

  思索之间,一道声音响起:“去死,挡路的家伙!”

  不知道什么时候,敌人居然出现在时源的身后。

  然后一把武器在时源视线的死角朝着他的后颈斩去。

  刀在空气之中斩落居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所以时源对此一无所知。

  而他还在不断移动视线企图顺着声音找到敌人的踪迹。

  噗呲--

  刀锋斩进时源的身体。

  顿时,鲜血四溅,大半的脖子都从时源的身体上脱离出去。

  “哈哈!居然这么弱,这就是木叶的忍者吗?”

  敌人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时源的背后。

  他先是一愣,随即发出了猖狂的笑声。

  战斗结束的实在是太快,他居然都觉得有些梦幻。

  “白痴!”

  时源反手抓住嵌入自己肩膀靠近后颈位置的刀,毫不在意身上的伤,低声暗骂一句。

  随着他说话之时,他浑身上下迅速变黄,转眼间就化作了一滩泥土。

  “什么?!土分身?!”

  敌人眼睛一蹬,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攻击的是时源的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