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结束(求推荐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动静,红偏过头。

  见是新兵卫,她示意道:“已经结束了,收拾一下尸体,看看他身上是否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说着话,她的目光瞟向被另外一群武士保护着的马车。

  四宫凉子单手拉起窗户的帘子正一脸平静地看过来,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早有预料。

  和红对视一眼之后,她又将目光看向周围受伤的武士。

  “给受伤的人包扎一下,行动不便的就放到后面的马车上,等到了前面的城镇再另行安排。”

  四宫凉子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某种不一般的平静和稳定。

  这是她常年处在贵族这个位置养成的一种气势。

  说完话,她再次对红点点头,随即放下帘子隔断所有人的视线,留给其他人一个朦胧的影子。

  听到自家小姐的吩咐,周围没有受伤或者还保持着状态的武士们开始行动起来。

  有序地为那些倒地的同伴进行简单的包扎。

  他们虽然都是武士,但是出身将军手下的部队,也算是掌握着一手娴熟的外伤包扎之术。

  而那些受伤的人,大部分的伤其实都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脚踝位置虽然皮肉翻卷,但只有修养足够的时间,还是能够恢复。

  目前就是丧失了行动力罢了。

  红收回自己的目光,看着新兵卫在地上的尸体上摸索,眼底深处不断思索。

  眼前的敌人,比起之前遭遇的浪忍,属实强了许多。

  但却也绝对不是岩隐忍者。

  从之前引走时源那名敌人的话之中,自己等人的委托人,显然是被挂在了地下悬赏榜上面。

  而且悬赏金额还不低,足足有一千万两!

  一千万什么概念呢?

  大概就是数个S级任务亦或是十到二十个A级任务的报酬总和。

  悬赏榜上面有这么高悬赏,自身还不具备实力的,估计现阶段就仅此一家。

  “有找到什么东西吗?”

  红询问着新兵卫。

  “有一个这个,不过没什么用,最多就是知道了这家伙曾经是哪的人。”

  新兵卫站起来,手里是一个忍者护额。

  那是属于雾隐的忍者护额,不过此时,那上面还存在着一道横着的杠。

  这表面被红杀死的敌人,是一名来自雾隐的叛忍。

  “那我先过去了,红中忍,有什么事就及时叫我!”

  暂时没有新的敌人出现,但是新兵卫依旧让数名状态完好的武士巡视着周围。

  他一边对红说话,一边打出手势示意身边的属下将敌人的尸体处理掉。

  看到雾隐标志的瞬间,他最害怕的一个可能就是雾隐也介入这件事之中,不过随即确定敌人仅仅是叛忍之后,他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向周围那些受伤的属下,新兵卫心中已经做好较坏的打算。

  最后,他的目光定格在马车上,眼神坚定。

  嗖--

  而在这时,一道身影冲出树林落到红的身前。

  “红前辈,没事吧?”

  正是前面探路的月光疾风。

  此时,他姗姗来迟。

  在听到动静之后,他就迅速朝这边赶,但环视一圈,他注意到大量受伤的武士,眼底闪过一丝惭愧。

  因为探路这件事是时源分配给他的工作,但是在经过这里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从而导致了车队的遇袭。

  红先是警惕着盯住疾风,确认眼前是真的同伴之后,才收敛戒备:

  “没事,敌人已经被我解决。”

  “时源前辈呢?”

  疾风没有发现时源,所以有些疑惑。

  听到疾风的询问,红的脸上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追击敌人而去的敌人还没有回来。

  “刚刚有敌人将他引开了,所以我在这里守护委托人。”

  “是哪个方向,我去协助前辈!”

  疾风认真地说道,眼神变得锐利,略显苍白的脸色也多了一些红润。

  “他们往那个方向去了,你快去看看时源的情况,这里我继续守着!”红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明白,红前辈自己多注意。”疾风点头,随即就准备朝着红所指的方向而去。

  但是话音刚落,时源的声音就从一旁传来。

  “不用,我那边也结束了。”

  “时源前辈!”

  “时源!”

  红和疾风同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时源毫发无损地站立在那边的树枝上,双手怀抱在胸前,似乎刚刚追击敌人对他来说仅仅是一件小事。

  “敌人已经被前辈解决掉了吗?”

  看着时源的状态,疾风不确定地道。

  敌人有胆量对自己一行人下手,绝对也是做过功课的。

  那么对方的实力起步就是中忍。

  而时源同样也是中忍。

  在相同等级下想要击杀掉敌人,无疑是极其困难的。

  而时源刚刚嘴里说话之时又是那种自信的语气,所以他询问着时源。

  “对,我那边有两个,你们这里有一个,那么敌人就是三个。”

  时源跳下树枝落到两人身前,目光在那边正被武士们朝着坑里埋的尸体上扫过。

  “接下来我们有麻烦了,委托人的一千万悬赏,绝对会引来一群闻着血腥味的猎人。”

  “这些赏金猎人,连贵族都敢下手?”疾风显然不了解赏金猎人这个职业。

  “只要你钱给够,忍者之神他们都敢刺杀,金钱的魅力,很少有人能够阻挡!”

  时源笑道,同时朝着马车那边走去。

  “晚饭之前赶到前面的那个镇子,先将这些伤员处理了才行,如果后面再出现更多的赏金猎人,我们后面可能就需要改变路线。”

  尽管刚刚十分轻松地解决了敌人,但红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是越渐严肃。

  “没错,尽快上路吧。”

  时源赞同红的话。

  他走到马车旁,伸手敲了敲马车,四宫凉子的脸瞬间出现在窗户边。

  “四宫小姐,没事吧?”

  “我没事。”

  “那就好,我们很快就会继续上路。”

  确认了委托人的状态,时源转头看向周围的武士。

  “后面的路程,疾风你还是继续在前面探路,我们一群人的安全可都交在你手中;红,你负责贴身保护委托人;至于我,就灵活应变。”

  “明白!”

  “了解!”

  另外两人对时源的分配没有丝毫的不满。

  从刚刚的战斗之中国,他们也清楚时源的实力绝对不是区区中忍就能够简单描述。

  这和当时他们在火影办公室领取任务之时,三代的表现就很贴合了。

  当时他们其实就有些奇怪,现在想来似乎是有了答案。

  但是,他们心中却又出现了一个另外的疑惑。

  那就是时源的实力到底到了何种程度,难道已经具备升任上忍的实力?

  毕竟中忍似乎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去吧,这次细心一些。”

  时源并没有责怪疾风之前没有发现隐藏的敌人,只是这次重点提醒了一下对方。

  嗖--

  在时源和红的注视下,疾风再次消失。

  被寄托巨大责任的他,已经下定决心这次一定不让敌人逃过自己的眼睛。

  疾风离开不久,这里的伤员问题也基本解决完毕。

  所以新兵卫迎了上来:“时源中忍,红中忍!”

  “四宫小姐上了地下悬赏,对手的手段不简单啊!”

  时源对新兵卫说道,同时也观察着他的反应。

  “这点……将军早有预料,所以才让我们转道来木叶雇佣忍者。”

  新兵卫脸色略显阴沉,点头道。

  “我会尽力保护住四宫小姐,不过显然队伍里已经不适合继续维持这么多数量的人。”

  时源看着新兵卫,笑声说道,“到了那边,就把武士们都暂时放到那里或者和我们分开,我们的目标实在有点大,一直被人惦记着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

  “我明白。”

  新兵卫低下头,声音极小地回答。

  他在看到这么多武士受伤之后,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和时源不谋而合。

  ……

  一个浑身都被黑衣笼罩,散发着压抑气息的男人大步走进一间位于大道边的屋子。

  这是一处十分小型的旅馆。

  破烂、腐朽,完全不可能会有人选择住在这里。

  但奇怪的,它就这样存在着。

  而且从大门附近的各种脚印来看,这里经常有人光顾。

  男人走进旅馆。

  前台只有一个看上去马上就要老死的老头。

  这老头双目浑浊,脸上的老人和褶皱就好像菊花一般层层叠叠。

  看着这个浑身被黑衣笼罩的男人走进来,老头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似乎认识对方。

  但男人并没有理会他,反而自顾自地走到柜台后方。

  砰--

  老人没有意外,只是在柜台某处一按。

  于是,一个阶梯出现,延伸到未知的黑暗之中。

  男人没有惊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所以直接迈步走下去。

  对了。

  在这个男人的肩膀上,还有一个皮肤惨白的尸体。

  过了不知道多久。

  之前从阶梯走下去的男人再次出现。

  黑暗之中,他碧绿色的眸子格外亮眼,里面的阴翳,让人很难升起和他对视的勇气。

  “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这地方总是开在这种地方,黑漆漆的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男人走到柜台,声音有些诡异。

  “业务需要啊,大人。”

  老头还是那个让人感到胆颤的笑容,就那样望着眼前的高大身影。

  “把最近悬赏比较高的名单给我来一份。”

  男人说道。

  老头没有废话,从柜台下方抽出几张纸放到男人的面前。

  “哦?”

  男人的目光在面前的悬赏令上一扫而过,就注意到其中一个十分有趣的单子,“这个女人居然值一千万两?”

  “那是烟之国大将军的女儿,而且大概率会成为烟之国未来的大名之妻。因为各种原因,所以她此刻被挂在悬赏单,等过了这段时间,她的悬赏估计就会被撤销!”

  “有意思!”

  男人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像这种上千万的单子,即便是他也不是天天遇到,更何况,目标还是这样简单。

  区区一个烟之国的贵族之女,即便是火之国的大名,只要给钱,他都敢去拿下对方的人头。

  “有详细的信息没有?”

  “二十万两!”

  老头露出稀疏的黄牙,脸上的褶皱更深了。

  男人有些不情愿地兜里掏出两张票子扔到柜台上:“真想一拳轰碎你的脑袋,好让我知道你们脑子里面是什么!”

  这钱还没有捂热乎,就又还回去,对于一名视钱如命的人来说,确实有些难受。

  不过和一千万相比,这二十万似乎也不算啥。

  而且他知道规矩,清楚自己付出的钱绝对能够换回有价值的情报。

  “四宫凉子身边有一群武士守护,不过他们都不是忍者,不需要上心。需要注意的,就是他们从木叶雇佣出来的三名忍者。”

  老头盯住男人,继续说道,“据我们不可告知身份的线人交代,这三名忍者之中,叫做夕日红的女忍者擅长幻术,叫做月光疾风的忍者擅长剑术,叫做猿飞时源的忍者擅长火土双遁。不过,我想如果是大人你出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一千万可是近两年年都没有出现过的虚高悬赏令。”

  “哼!看来最近的运道不错!”

  男人听完,伸手将印有目标画像的纸拿走,朝着外面走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看他的动作,似乎对这一千万势在必得!

  …………

  关于远方所发现的一切,时源等人自然是不可能知道。

  在收拾完残局之后,他们的就适当地加快了速度。

  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地图上标注的一处城镇。

  烟之国位于草之国和土之国的交际位置,所以时源等人需要从草之国的境内穿插过去。

  而现在他们停留的这个城镇,则是草之国一处十分有名的地方。

  因为这里靠近火之国,所以就形成了大量的商队负责将火之国的各种特产销往草之国甚至土之国。

  没有引起多大骚动,一行人很正常地就进入了这个城镇。

  每天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的人很多,所以时源他们并不是很特别。

  唯一让人稍微留意一下的,就是他们的车队内有许多伤员。

  进入这里,新兵卫直接包下了一处旅馆,所有人都被安置在这里。

  四宫凉子钻进自己的房间休息。

  赶了一天路,对于她这种贵族之女来说确实算是一种煎熬。

  红守在对方的房间内,防备着未知的敌人。

  “队长,附近暂时没有危险,都是一些普通的商人和旅客。”

  月光疾风从外面走进来。

  刚刚,他对周围的请款简单地进行了一些探查。

  “多注意一些,这地方可不太平!”

  时源眼神定定地看向门外。

  在进入这个镇子之后,他就察觉到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自己一行人身上。

  “我会注意的。”

  疾风很认真地点头,然后背着刀来到一处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