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夜袭(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渐深,万物皆静。

  安平斋。

  这是时源等人包下的旅馆名字。

  不过这名字和现如今的世道,却没有丝毫的贴近。

  时源他们打算在这里休整一晚上,并且在晚饭的时间也将接下来的行动简单理了一下步骤。

  ‘那位小姐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时源盘坐在一楼靠近楼梯的位置,目光试探性地看向那位贵族之女的房间。

  从一个小时之前,他就再没有听到对方房间内的动静。

  灯也熄了,门窗也关了。

  这些天的奔波,让她这位贵族也是感到心力交瘁吧。

  有了那晚之后的交流。

  时源对自己的委托人也有更加深入的认识。

  看似是一个高傲如天鹅般的小姐,但实则也拥有着脆弱的内心。

  无论身份地位如何高级,但对方拥有的情感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

  甚至不夸张的说,正是因为出身贵族,对方的心底对某种情感看得也更加的重!

  时源不清楚那晚的简单交流会让对方有什么改变。

  他只希望,有自己的一番话,对方能够在后面的时间接受落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坚强……是大多数人生存下去的凭证。

  而自从那天之后,时源确实能够感觉到这位小姐心境的变化。

  刚开始在村子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抑郁感,仿佛消失了大半。

  那双大大的眼睛,也变得更加明亮。

  收回目光,时源又想到了之前的安排。

  红就睡在四宫凉子的屋内,负责贴身保护对方的安全。

  疾风则在隔壁屋子,同样担负着协助保护安全的职责。

  至于新兵卫以及那些武士,被安放在其他屋子内,并没有参与到时源关键的安防内。

  即便新兵卫抽调一部分未受伤的武士不间断进行守夜,但时源对他们并不上心。

  忍者如果入侵的话,那些没有掌握查克拉或者仅仅是初步利用查克拉的武士,是没有作用的。

  所以,他直接就没有将他们规划进入自己的计划内。

  想要将任务圆满的完成,还是得靠他们三人。

  ……

  今天的月色很美。

  皎白的月光穿过时源开启的窗户洒在屋内的桌子上,映射着一种安宁感。

  但他心底却十分清楚,隐藏在那黑暗之中的,却是一双双闪烁着贪婪的目光。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高昂的悬赏金!

  即便是只有那一丝希望,无数的亡命之徒依旧会像闻着血腥味的鲨鱼一般追踪而来。

  这是他落脚在这里之时,就已经预料到的。

  所以,他也向同伴们交代,今晚上不要大意。

  时源今晚没有睡觉的打算,他守在一楼,将今晚所有人的安全抗在了自己的肩上。

  平缓的呼吸在昏暗以及寂静之中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忽略。

  就好像随时都会苏醒的猛兽,他堵在这条路上,将外界的危险尽数挡住。

  似乎感知到了什么,时源微微睁开眼睛。

  他幽深的双眸凝视着前方,在黑暗之中平添几分冰冷。

  该来的,还是会来!

  就好像死亡,没有谁能够避免。

  重金之下,必有猛夫!

  混乱的时代,人命并不值钱。

  唰--

  时源消失在屋内。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这临近午夜的时刻,外面的野狼们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

  寂静的夜里,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脚步踩在树枝上的声音、刀剑互相摩擦的声音、沉重的呼吸声、急促的心跳声……

  外面,在时源的感知下,浮现各种各样的声音!

  楼上的另外两名忍者也听到了动静。

  但他们的脑海之中响起时源之前的交代,所以并没有激动地显露出自己的身影,而是继续坚守着时源所分配的岗位。

  啪啪--

  楼上的两间屋子的灯,呼的一下亮起来。

  模糊的人影出现在窗户位置。

  虽然时源交代了不用出手,但是他们也没有完全将所有的危险都尽数扔给时源。

  作为时源的同伴,他们决定守在一旁,如果事情出现他们没有预料的情况,那么他们就将坚定地站到时源的身边!

  这是木叶忍者,这是同伴!

  不插手,是对同伴的信任;插手,同样是对同伴的信任。

  时源一行人下午进入这个镇子,就成了某些人眼中的肥肉。

  于是许多不怀好意且早有准备的人守在了旅馆之外。

  但所有人都清楚和他们有着相同目标的同行就在周围,所以一开始谁都不愿意当那第一个出手的傻子。

  正所谓枪打出头鸟!

  第一个出手的,将会遭到对方强有力的回击。

  即便是侥幸获胜,周围的同行也会做那只黄雀。

  所以,冲着那一千万而来的猎人们,迟迟没有动手。

  直到此刻。

  终于有人等不下去了!

  最先露头的赏金忍者,借着月色猛然冲向旅馆。

  月光将他的身影拉长拉细。

  他的脚步微不可及,就好似幽灵一般接近旅馆。

  在他的身后,更多的同行死死地盯住他,聚精会神地等待着后续的事情。

  目标身边有三名忍者,虽然从下午的情报来看都是很年轻的小鬼。

  但好歹是出身大忍村的忍者,不可能没有防备。

  所以,现在有了一只出头鸟,他们自然是想要看看未来的对手,成色如何!

  看着越来越近的旅馆大门,这名出手的赏金猎人双眼之内满是欲望。

  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

  曾经靠着一手独到的暗杀术击杀过砂隐的一名特别上忍。

  那也是他成为赏金猎人以来最有名的一战。

  即便那就是他的巅峰,但依旧是他一生的骄傲。

  目光闪过猩红,他瞄准那个窗子,就准备直接翻进去。

  但不等他有多余的动作,一道身影突然挡在了他的前方路线上。

  那道身影先是低垂着头。

  然后,在月光的照射下,对方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庞。

  说是缓缓,其实这个过程也不慢。

  笑?

  这名赏金猎人看到了对方脸上的笑容,出现了那么一瞬的发愣。

  然后,下一秒。

  他的视线被红色完全占据。

  红色,不是其他什么东西,尽数都是炽热的火焰!

  这是一个让他觉得自我渺小的时刻。

  被他击杀的那名特别上忍,估计也释放不出来这种级别的忍术吧?

  他心底闪过这样的想法,随即就被铺面而来的火焰淹没。

  意识在火焰之中沉沦消散。

  他知道,自己这次没有能再创造奇迹!

  火遁是从时源的嘴中喷出。

  由远及近,竟是让这名冲杀上来的忍者来不及思索和躲闪。

  轰--

  火遁呼啸而过。

  在时源的注视下,对方的身影消失不见。

  而那惨叫声仅仅是闪现一般出现刹那,随即戛然而止。

  完整的一个人,在熊熊火焰之中炭化。

  啪嗒--

  碳化的尸体被火焰冲击着倒退十多米,接着栽倒在地。

  尘土一样的东西从尸体上崩落下来。

  这名赏金猎人不说属于顶尖,至少也是中等层次!

  但就是这样一个不弱的忍者,连目标护卫的一招都接不住?!

  场面诡异的安静下去。

  那些待在暗处准备坐收渔利的赏金猎人们,眼神在黑暗之中不停变幻。

  但,你觉得时源仅仅是用雷霆手段击杀了一名敌人之后,后续的敌人就会感到害怕吗!?

  寂静只存在了几秒钟。然后今晚的大戏拉开了序幕!

  黑暗之中。

  冲出了更多数量的身影,或矮或高,或胖或瘦……

  他们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一种扇形的阵型冲向旅馆,眼睛之中满是杀意。

  第一个出手者的死亡并没有让他们内心的悸动得到打压。

  反而是在某种程度上刺激到他们的行动。

  而时源这边,一发忍术入魂之后,也未多做停留。

  优秀的视觉让他看清了那些露出獠牙的野狼们。

  所以几乎是瞬间,他的双手再次化作蝴蝶在皎白的月光下翩翩起舞。

  旅馆内。

  虽然刚刚的忍术释放声极其微弱,但那些睡过去的武士依旧清醒过来。

  更多的房间都亮起了灯火,但他们并没有失措下的惊慌。

  时源在之前就对他们说了今晚上可能会有的战斗。

  所以此时他们只需要按照时源之前所分配的工作安分地守在旅馆内。

  独自一人面对外面所有的敌人。

  时源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但作为小队的名誉队长,这是他的一种职责。

  也不算是托大。

  通过他之前的观察,盯上他们的敌人并没有出现特别强力的忍者。

  可能是四宫凉子这个悬赏出现的时间太短。

  又或者许多人知道木叶接下了这次护送任务。

  反正眼前这些敌人,时源有自信应对!

  ……

  见识了时源那一手火遁,后面冲上来的敌人没有冒然靠近。

  他们在接近到一定距离之后,就开始释放忍术。

  数道忍术在黑暗之中照亮了街道,齐齐落向站立在旅馆前方的时源。

  啪的一声,时源双手停下了动作,接着干脆地按在了地面上。

  这一次,他使用的是土遁防御忍术!

  轰隆隆--

  感受着体内查克拉的消耗,时源面色如常,目前来说,释放忍术所需的查克拉,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

  砰砰砰--

  一面土墙拔地而起,将迎面而来的忍术尽数格挡在外。

  忍术撞击到上面,发出不一的声音。

  尽管前方忍术的量很多,但时源的土遁却巍然不动,坚挺的好似钢铁之墙。

  土遁、火遁,都是时源目前最拿手的遁术。

  所以释放出忍术之后,都肉眼可见的比其他忍者要强上数分。

  前方。

  那些对准时源释放忍术的敌人,看着在自己忍术攻击下仅仅是掉了一些尘土的土墙。

  同时感到难缠地皱起眉头。

  但似乎有默契一般,他们对视一眼,随即齐齐朝着时源冲来。

  时源的实力确实出乎他们的意料,但他们这里可是足足有十几二十人,时源一个人能够坚持多久?

  即便是上忍,在他们的围攻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大家都是常年在刀刃上讨生活的人,谁没有一颗狠辣的心?

  死亡对于他们这群人来说,其实并不可怕。

  况且按照情报中所说,护送目标的只是木叶的三名中忍,还都是那种步入中忍最多几年的年轻忍者。

  而只要杀掉这三名不起眼的中忍,一千万的悬赏,宛如探囊取物!

  一千万这个价位的悬赏在以前可都不是他们所能够触碰的行动。

  但这次明显虚高的悬赏,让他们看到了一次获取财富的机会。

  血腥的味道在空气之中猛然发酵。

  时源身前的土墙,在挡完敌人的忍术之后,在他有意识地控制下陷进地面。

  随后,他双手之上宛如变魔术一般弹出两把苦无。

  冷酷的眼神凝聚在他的眼眸之中,他瞟向对面的敌人们,脚下迅速一点。

  虽然最常修行的是忍术的训练。

  但手上的活,他也没有放下。

  而一直释放忍术,即便是掌握了肉体禁术之后的他,也完全经不起。

  所以近身战,是此时必须的选择!

  一点寒芒先到。

  时源的身形宛如鬼魅的和一名敌人错身而过。

  然后,敌人捂住了自己的喉咙,手中的武器跌落在地。

  “嗬嗬!”

  第一名敌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喉咙位置不断喷溅着鲜血。

  但时源的步伐并没有停留。

  又是一抹在月光之中化不开的寒光,时源的苦无撞到了一名敌人的武器之上。

  叮一声,两人的身形都瞬间一顿。

  但是下一秒,时源另外一只手捏紧苦无就从刁钻的角度深深刺入对方的胸口并大力一转。

  没有停留。

  时源一矮身避开另外一名敌人袭击,随即速度暴涨,出现在那名敌人的身后。

  没有花哨的进攻,仅仅是朴实的技巧。

  黑夜之中再次多了一个亡命魂。

  连续的击杀敌人,让时源对眼前这伙敌人的实力有了更深的认识。

  而他手里的动作。

  也在夜幕的遮掩变得更加凌厉。

  一声声短暂的惨叫,在着漆黑的夜里显得极其的刺耳。

  但很快,似乎恢复了宁静。

  时源那凌厉的苦无近战之术在敌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而此时,在他的脚下和身后,已经倒下了不下十具尸体。

  “哼!”

  双手的肌肉已经出现酸痛的现象,体力以及查克拉的消耗也不少。

  目光扫过剩下的数名敌人,眼底的猩红一闪而过。

  杀红了眼的时源,不打算放过剩下的敌人。

  只有将这些人都尽数斩杀,后来者才会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他需要立威。

  需要告诉其他的赏金忍者不是谁都能来拿这一千万!

  “分开逃!”

  敌人已经开始恐惧。

  他们朝着不同方向迅速跳去。

  他们不怕死,但是不代表他们想死!

  之前还以为能够有机会拿下赏金,但见识到时源的强大之后,他们已经认识到之前的错误是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