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角都现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篝火在晚风的侵蚀下忽明忽暗。

  四宫凉子等人也已经休息,这里陷入了一种寂静。

  但很快,宁静被打破。

  后方,疾风之前设下的陷阱被触动,那微弱的声音在寂静无人的夜晚格外的刺耳。

  时源睁开了眼睛,深邃且凝重的眼神望着漆黑的后方。

  嗖—

  疾风从一旁的树上跳跃而下,看着时源的目光满是警惕。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齐齐看向陷阱被触发的方向。

  那里……似乎有人在接近?!

  速度还在迅速加快,风声正不断传来。

  “前辈…”

  月光疾风眯着眼睛,一只手摸向背后的武器。

  对方这个时候朝着他们这边过来,目的是很明显的。

  赏金猎人?!

  这么明目张胆,似乎不像。

  时源眼底阴晴不定,一时之间不好判断这冲过来的人到底属于哪一方。

  但无论是属于哪方,绝对都不是带着善意来的。

  想通这点,他手朝着脚边的火堆一甩。

  砰—

  篝火地下的岩石翻转,将所有的火焰掩埋到下方,火光消失在夜晚之中。

  “把他们都叫醒!来者不善,而且很强!”

  时源虽然没有掌握感知忍术,但是对方毫不掩饰气息地朝着这边而来,澎湃的查克拉已经让他感觉到一丝压抑。

  即便是掌握了肉体活化之术的他,或许也无法达到这种程度。

  所以,他让疾风叫醒其他人,心里已经有了更坏的打算。

  看来这次,赏金吸引了一个了不得的角色!

  疾风奔向马车那边。

  马车内,红有些凝重地钻出来。

  她也感知到有敌人在接近。

  如渊一般深沉的气息就好像灯塔一般警示着她。

  “红前辈,有敌人踩到了我布下的陷阱。”

  疾风停在马车前,对有些疑惑的红说道。

  看到已经惊醒的红,时源出现在马车一旁:“红,疾风,你们带着四宫凉子先离开!”

  敌人很强大,他心底那种强烈的危机感正在加强。

  而且对方的查克拉有点诡异,让他感觉极为别扭。

  所以,为了安全。如果对方是冲着赏金而来,那么就不能让四宫凉子继续留在这里。

  几番考虑之后,时源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那就是他留下断后,看看敌人到底是谁并拖延一些时间。

  几人之中,他的实力最强,同时他也是队长,有责任直面危险!

  听到时源的话,两人有些迟疑。

  都还没有和敌人照面,怎么就要开始先跑了?

  虽然敌人显露出来的气势很强,但也并不是不能抵挡啊!

  或许三个人联手,有机会战胜对方。

  “这是队长的命令,快带着委托人离开!”

  耽搁的这几秒,敌人更加接近了,时源心底的不安也越加强烈起来,所以压着嗓子对两人低吼。

  这是时源第一次对两人这样说话,所以两人愣了那么一下。

  不过很快,红就担心地盯住时源:“可是…时源你一个人留下吗?”

  “没事的,对我实力要有点信心呀,即便打不过对方,我还可以跑啊。只要你们先离开,我就可以很灵活地行动。”

  “那好!”

  红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想了想便同意时源的意见。

  “那你尽快甩掉敌人追上来。”

  “放心。”

  时源盯着黑暗之中的某个方向,双眼深处一片宁静。

  这个时候,听到外面的动静,马车内的四宫凉子也露出一颗脑袋看向交谈中的三人。

  虽然没有忍者那样敏锐的感知,但是她莫名地感觉到一丝气氛的凝重。

  “行动吧,还有,小心其他的赏金猎人,他们之前并没有全部离开,这次有了这个强大的敌人冲锋陷阵,说不定他们就会再次出手!”

  末了,时源再次提醒两人。

  “是!”

  红和疾风两人对视一眼。

  “时源大人,我来驾车分散敌人的注意…”

  新兵卫本来裹着一件衣服靠在一旁的树脚下休息,知道有强敌来袭之后,这是他第一次说话。

  几人一顿。

  “我驾车继续沿着大道前进,红中忍你们带着小姐走下路穿过前面那片树林进行躲藏!”

  新兵卫一脸坚决。

  这是个不错的想法,但是对于新兵卫来说却并不是很友好,因为选择吸引注意力之后,即便他是武士,依旧是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

  疾风有些纠结:“可是那样的话…”

  “那就这样吧办,麻烦你了,新兵卫!”

  有新兵卫驾车吸引注意力,红他们这边的危险就会再次减少许多。

  时源这个时候必须做出选择,所以也没有反驳新兵卫这个对他们来说很不错的点子。

  “我明白,时源大人!”

  新兵卫没有丝毫的犹豫,点头之后迅速爬上马车。

  “疾风,你背着四宫小姐,这样要快点。”

  时源指了指四宫凉子。

  没有时间继续废话,时源朝着陷阱被触动的方向缓缓走出去几步。

  听到时源的话,疾风迅速走到四宫凉子的身前,然后转身将自己的背部留给她。

  四宫凉子慎重地侧身看了看新兵卫,待后者面带微笑地点头之后,她随即将整个人靠到疾风的后背。

  说起来,疾风的年纪比四宫凉子小上一些,而且本就属于那种瘦弱型的体型。

  所以等四宫凉子落位之后,疾风就好像背上了一个不符合他年纪的大包。

  然后,疾风怎么说也是中忍,还是偏向体术型,只见他双手在对方的双腿位置一托,很轻松地负起了四宫小姐的身体。

  “前辈,请多加小心!我们会在路上留下记号,你记得留意!”

  疾风背着四宫凉子,借助黑夜的掩护,和红迅速钻进旁边的树林。

  “那时源大人,我也先离开了!”

  新兵卫望着四宫凉子离开的背影,最后开口对时源说道。

  他清楚,他这一走,说不定就是奔赴死亡。

  那些以为目标在马车上的赏金猎人,在发现空无一人之后,绝对不会对他手软!

  “好!你…小心点!”

  时源回头瞟了一眼新兵卫那没有丝毫畏惧的眼睛,心中对眼前这位武士多了几分敬意。

  “喝!”

  马鞭打在马背上,新兵卫驾驶着马车朝着前方奔去。

  漆黑的夜里,马车的轮子开始发出咕咚咕咚的滚动声。

  嗖——

  也就是马车起步的瞬间,一道身影从急速射过来,然后直接落到了平地上。

  这道人影落在时源的正前方,然后看向了马车的方向,目光闪烁,但是并没有立即追击。

  虽然夜幕遮挡,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下时源还是看清了眼前敌人的相貌。

  而随着看清敌人的相貌,时源心中也完全被阴霾所笼罩。

  这名现身的敌人穿着一身深色的袍子,浑身都被包裹在内,让人无法看个具体。

  那双碧绿色的眼眸,在夜晚中也是格外显眼,就好像晚上出来觅食的猛兽。

  至于额头,一个泷隐叛忍的护额借助月光微微闪动。

  时源一眼就认出眼前的敌人身份。

  角都!

  一个游走于黑暗,只为赏金而存在的强大忍者!

  在原剧情中,他更是加入晓组织,成为里面的中坚战力,拥有过捕捉人柱力的骄人战绩。

  时源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双眼不停打量着此刻的角都,心中也在不断思索着对策。

  看此时角都的装扮,对方还没有穿上那件号称忍界最有气势的黑底红云风衣,那么可以推测对方这个时期还没有加入晓?

  这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仅凭打扮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有些草率,但至少可以确定的,眼前的角都是一个人。

  所以时源眼下的对手只有角都一人。

  如果此时面对的是晓组织的双人组,他完全不需要反抗,只需要将自己的脖子送上去挨砍就行。

  而即便是此时只有角都一人,其实他心里也清楚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熔遁、肉体活化再生……

  这些都还没有修行到极致的遁术、忍术并不足以抹平他和角都两人间的距离。

  角都,可是老牌的强者!

  有些忌惮地伸出舌头在嘴唇位置舔舐几下,时源慢慢弯下腰将手放到忍具袋的位置。

  对面,在时源打量角都的时候,角都也在打量着时源。

  一个十分年轻的忍者脸庞,不是他有印象的拥有赏金的忍者,看来仅仅是龙套忍者!

  角都得出这样的结论,心里略带一些轻视就准备直接结果了时源然后去追击刚刚离开的马车。

  因为他出现的时机十分恰巧。

  所以他只看到了马车的离开,而没有注意到马车之前离开的另外三人。

  于是他自然而然就觉得马车里面,就载着他的目标。

  “木叶的小鬼,怕死吗?不过就算是怕也没有关系,本大爷会给你个痛快,你完全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楚!”

  角都双眼之中碧绿的光猛然大作。

  然后他脚下一蹬直接冲了出来。

  空气发出音爆,打破了寂静的黑夜。

  看着主动出手的角都,时源心中一凛。

  拼命的时候,到了!

  深吸一口气,他没有隐藏,直接发动了早已化作本能的肉体活化之术。

  肌肉开始不断耸动,爆炸一般的力量在他体内涌动,就虽然没有像充气的娃娃那般恐怖,他的身体也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来得好!”

  除了发动活化之术,时源也使用了土遁对自己身体进行了一系列的防护。

  深色的土层弥漫到手臂之上,就好似臂甲一般覆盖在上面。

  “呼!”

  时源吐出一口气。

  啪—

  脚重重地跺在地面,伴随着地面的裂开,他整个人没有退缩地迎向角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