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交手(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

  角都有些惊讶时源的反应。

  该说这是自信呢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

  他奔袭的速度变得更加快,漆黑的夜里、皎白的月光下,就好似鬼影一般闪过。

  砰—

  两人的拳头撞到一起,发出沉闷的脆响。

  “好重!”

  时源心中一凛。

  即便是使用土遁将拳头包裹住,然后还发动秘术对肉体强度进行加强,似乎也无法在和角都的争锋之中占据丝毫的优势。

  据他前世的记忆,角都这个家伙掌握着一种名为土矛之术的强大忍术。

  这个忍术,能够让忍者本身的肌肉拥有堪比岩石甚至金属的硬度,使得忍者不仅能够借此进行防御,还能够使用体术进攻。

  而角都,早已经将这个忍术修行到了极致。

  等到了后面,他还会使用那双铁拳将火之寺那道号称能够抵御尾兽进攻的封印铁壁轰塌!

  看着自己的第一拳居然被挡住,角都也有刹那的惊讶。

  不过,很快的,他眼底多了一丝戏谑。

  如果轻易地就将敌人击杀,怎么能够对得起他半夜追杀过来呢?

  只有那种激烈反抗的敌人和巨额的赏金,才能够将他这大半夜的一切不愉快扫平!

  面罩之下,他露出残忍的笑,随即再次挥出一拳。

  这一次,他动了几分真格!

  那拳头之上,布上了一层和时源拳头上有些类似的暗淡岩层。

  时源迅速做出反击。

  砰砰砰—

  两道身影就好似纠缠不清的影子,在微弱的月光下你来我往地开始激斗。

  两人的拳法,都倾向于刚拳,都是靠着力量来打伤害。

  刚拳,讲究的就是快、狠、准。

  而除了这三点,还需要强大的洞察力。

  角都和时源两人显然都是具备这些素质的忍者。

  所以短时间的迅速交手,居然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是谁稳稳占据优势。

  越是战斗,角都也越是心惊。

  这个木叶的忍者,实力有些超过他的预测!

  他的速度逐渐加快,手里的力量也慢慢加重。

  另一边。

  时源虽然看着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够时不时反击几下。

  可实际上,每一次和角都的碰撞以及架挡,都让他感受到实力的差距!

  角都凌厉的进攻,让时源完全来不及反击只能够被动地进行防守,同时也将时源压制在方圆几寸的位置。

  于是,他在某个瞬间再次提速:“给老夫死!”

  唰—

  拳头就好似炮弹一般撕裂空气。

  时源动作一顿。

  他双手交织在胸前,忍术迅速发动。

  一道岩壁唰地一下从地下冒出,挡在两人之间。

  几寸厚的岩壁,让时源心里有了瞬息的安全感。

  但是。

  这能够挡住前晚那群赏金猎人许多忍术的土遁。

  这个时候却失去了它本该有的强大防御力。

  或许就比纸要厚实一些?

  时源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然后借着它为自己创造出来的时间朝着身后跳跃。

  砰—

  角都的拳头穿透时源的忍术,散裂的石块飞速朝着时源退去的方向激射。

  还在半空中的时源将手臂挡在身前,护住胸口和脸颊,然后落地瞬间再次轻点地面继续拉开距离。

  角都没有追击。

  双手一抖,将挡在身前的岩壁尽数摧毁。

  朝前走出一步,角都冷眼看着时源,碧绿的眼眸内映射着血光。

  “小鬼,你叫什么名字,在这个年纪拥有这样的实力,你的名字值得大爷我记一下。”

  盯着角都,时源眼底一片冷静:“猿飞时源,木叶中忍!”

  得到回应,角都身体前倾,压迫感十足地望着时源:“只是中忍…我的名字叫做角都,记住,这是杀你的人的名字!”

  唰—

  话音未落角都整个人就扑向了时源。

  这个时候,他的速度又快乐几分!

  避无可避…

  时源心底一沉。

  激荡起浑身上下查克拉,土遁乃至与身体内运行着的秘术达到某种极限。

  砰--

  两人地身影在刹那间撞到一起。

  两个拳头在半空中发出低沉的闷响,其中还夹杂着骨头碎裂的声音。

  时源被击飞,而角都则后退两步。

  两人这个时候都没有使用什么大型的忍术对轰,所以场面看着并没有那么夸张。

  但随着刚刚那一拳的撞在一起,两人脚下半径数米的地面都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裂痕就好似蜘蛛网一般不断蔓延向远处。

  看着倒飞出去地时源,角都面罩之下的嘴角向上一勾。

  看来这一千万,还是可以轻松到手的。

  “噗呲!”

  倒地之后,时源翻身而起,但是收到刚刚的打击,他起身之后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至于刚刚和角都对碰的拳头,上面血肉模糊,鲜血顺着下垂的手臂滴落在地面。

  秘术持续发动,伤口逐渐愈合,但这改变不了时源在刚刚的交手之中完全落于下方的事实!

  “你似乎有些特别?!我对你更加感兴趣了,或许,你能过成为我的收藏。”

  角都盯着时源的手,声音低沉地说道。

  在他的注视下,时源的伤口迅速消失。如果不是上面还挂着鲜血,即便是角都都会认为那里没有受过伤。

  咻咻咻--

  时源没有回话,只是眼神变得更加严肃和冰冷。

  他看着角都,双手开始结印。

  “有点意思!”

  角都发出桀桀的怪异笑声,然后毫不在意时源正在准备的忍术,整个人再次扑向时源。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留下来拖延时间的炮灰,没想到居然拥有一些真本事。

  不过他不在乎。

  无非就是多费一些时间。

  强?

  能有多强?!

  活了七八十年,角都见过太多太多忍者,所以他的心境就好似一波潭水,很难有大的波动。

  这一次,他拳头上的那层岩甲变得更加暗沉,甚至在月光下反射出类似甲壳一般的光泽。

  “火遁-大炎弹!”

  这个忍术是三代之前指导时源修行时交给他的。

  作为时源目前掌握的单体杀伤威力最惊人的可控忍术之一,时源没有丝毫保留,体内的查克拉就好像流水一般冲出体内。

  轰—

  本体直径超过十米,周围笼罩的火焰更是延伸更远的火球就好似炮弹射向冲击而来的角都。

  周遭的温度迅速上升。

  漆黑的夜晚被照亮。

  释放完忍术,时源没有呆呆地待在原地。

  脚下一跺,他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悄然落去。

  嘭--

  炽热的火球在角都的拳头之下被轰成了粉碎。

  无数的火焰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以力破术!?

  时源虽然看过动漫,对角都的能力还算了解,但此时看到角都这样的行为依旧是觉得变态。

  心中一凛,他对角都的实力有了更深的认识。

  “我看你能往哪里跑!”

  破开时源的火遁,角都迅速朝着时源追击而来。

  他就好像是无敌的战神,即便是满地散落的火焰都无法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而那些碎裂的火焰粘在他的衣角上,不仅带起了些许的火光,还让他冲向时源的身影显得更加狂暴!

  此时,角都爆发出来的速度,即便是时源优秀的动态视力也有些捉急。

  而最关键的还不是这个。

  而是时源发现自己似乎跟不上角都的速度!

  这有些要命!

  十多米的距离,对于忍者来说仅仅是几个呼吸甚至更短的时间。

  只感觉眼前一花,角都那压迫十足的身影就出现在时源的近前。

  对方那冰冷的眼神,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时源的身体莫名一僵。

  砰—

  角都一拳砸向时源的胸口,但是被时源的双手格挡住。

  时源的骨头发出碎裂的声音,而他的脸色也瞬间一白。

  不过,他的眼底却闪过一丝惊喜。

  哗啦—

  角都双脚踩踏的地面出现了一些变化。

  “土遁-心中斩首之术!”

  他的双脚被抓住,然后整个人都朝着地下陷去。

  突入起来的惊变,让角都有些措手不及。

  他先是一惊,随即双腿一用力,浑身激荡出一阵强烈的查克拉。

  轰--

  地面直接塌陷,他身体重重地沉下去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下方升起一道白烟。

  时源的影分身被角都直接踩爆。

  角都丰富的战斗经验,让时源这些小伎俩瞬间失效。

  不过时源并没有气馁。

  他的这些招数被破解并没有什么奇怪。

  重要的是他自己不能因为这些失败就放弃进攻的欲望!

  抬起刚刚被角都击打的手臂,他竖起手肘,同时侧身大力朝着因为陷进地面而比自己要矮上一截的角都撞去。

  手臂之上的肌肉微微颤动,肉体活化以及再生秘术再次提高强度。

  爆炸般的力量在肌肉之中出现,时源此刻恨不得一拳打爆一切!

  砰—

  虽然角都躲过了来自地下的偷袭,但是正面却被时源打到了胸口。

  伴随着沉闷的一声。

  角都的身体凹陷进去一大截,并且顺势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这一飞,角都就好像出膛的炮弹,在空气之中呼啸。

  他很快砸到地面开始不断翻滚,最后在地面留下一道狭长的痕迹才完全止住所有的趋势。

  这一肘,凝聚了时源刚刚能够爆发地所有力量,算是他目前为止打出的最强一记体术攻击。

  而他手臂关节的位置更是在撞击的瞬间发出脆响。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所以刚刚那一下不仅给角都造成了伤害,还给他自己留下了伤。

  不过,他依仗着神农秘术,那些伤只是短暂地存在了瞬间,就如同春日的雪一般消散。

  深吸一口气,时源看向角都的方向,眼睛却突然一凝。

  这一击造成的效果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

  角都已经从地面爬起。

  他弯着腰,以一个有些诡异的姿势站在原地看向时源。

  那看似强大的撞击,只让角都吐了口血然后微微躬了一下腰?

  时源再一次为自己的实力感到一些着急。

  然后就是角都这家伙,真的强啊!

  这和他记忆之中被卡卡西一行以及漩涡鸣人的印象有些不符合。

  是姿势不对吗?

  他在心底自嘲道。

  “嘿嘿!”

  角都低头看看自己刚刚被时源捶打的地方。

  那破碎的身体内慢慢涌出黑线,转眼间就将凹陷下去的地方顶了回来。

  比起时源靠着神农秘术愈合一切伤口,角都的办法就真的很粗暴。

  而且看上去,这些伤势也并没有让他在意,显然无法影响到他战斗。

  时源看着角都裸露出来仿佛尽是针线缝补痕迹的身体,暗暗吞了一口唾沫。

  本以为这次护送任务牵扯到岩隐那边就已经够麻烦,但看在三代老头的面子伤,他也就半推半就接受了。

  结果呢?

  半途又遭遇到各种的赏金猎人,他们就好像牛皮糖一样黏在屁股后面,甩都甩不掉。

  采用迅雷之势压下那些无法拧到一起的赏金猎人的气焰,以为预期之外的麻烦算是结束。

  然后呢?

  然后冒出了眼前这位可谓是赏金祖师爷般的存在!

  这怎么打?

  除了最后的手段还没有使用,他几乎已经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战斗,但效果却并不理想!

  “小鬼,如果你已经手段尽出,我可就不客气了!能够把我逼到这个程度,你的心脏已经有资格成为的收藏之一!”

  角都双手对准时源,手腕位置猛然喷出大量黑色丝线。

  “那么,你的心脏,我……收下了!”

  嗖嗖嗖--

  角都的声音徒然拔高。

  那些黑线迅速加速射向时源。

  这些黑线朝着时源的浑身罩去,就好像舞动的小蛇一般难以捉摸。

  尽管时源能够看清,但这密集的袭击让他浑身发麻。

  “火遁--凤仙火之术!”

  “喝!”

  刹那间,他再次释放出火遁。

  光靠身法是无法躲开黑线的袭击,那么就只有发动忍术来应对了。

  手里捏着忍术的最后一个忍印,体内的查克拉不断激荡。

  轰轰轰--

  火焰先是在他的嘴边凝聚,然后瞬间被射出,接着又在离开身前几米的地方散开。

  这一招能够覆盖的范围算是极广的。

  所以时源这个时候才会用。

  两相接触,黑线在火遁之中迅速消融。

  地怨虞无惧物理伤害,但是这种火遁的‘魔法’伤害却能够很直接地攻击到它。

  角都察觉到不对,脸色微变,似乎有些羞怒。

  迅速撤回还没有被火焰攻击到的地怨虞黑线。

  两人再次拉开距离,遥遥相对。

  他望着时源的眼神出现了变化。

  一开始的轻视之心完全消失,有的,只是浓郁的杀意。

  接连数次的出手都没有讨到好处,让他这位自诩赏金大佬的忍者感到一丝难堪。

  目标的马车早已消失在视线内,他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

  比起眼前的年轻忍者,还是那一千万更具有吸引力!

  “能够做到这一步,你也算是不错!如果再给你一些时间,或许又是一位不错的忍者,但可惜,你今天遇到了我!”

  角都的声音听上去很阴沉,这一刻,他显然是要拿出真本事!

  但不等他说完,远处时源的身影就主动冲了过来。

  角都眼睛一眯,毫无畏惧地踏步向前,大量的黑线就好似狂乱地头发一般在他周身游荡。

  而他碧绿色的眸子也在瞬间射出嗜血的暴虐。

  他要在下一击,直接杀死眼前这个忍者!

  “死吧!”

  嗖嗖--

  两人都拥有近身作战的强大实力。

  角都是因为土矛之术,让他每一拳都能够爆发出无所匹敌的力量;时源则是因为神农秘术和造诣不浅的土遁,拥有着对角都叫板的底气!

  两道身影眨眼间撞到一起。

  空气猛然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