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溃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可能死亡的危险面前。

  时源的大脑飞速运转。

  主动冲向角都不是他寻死,而是企图在绝境之内找出一丝生机!

  角都这样的敌人,他必须主动出击才能够勉强寻找到对方的破绽。

  而且,在忍者之间,有这样的四个字:先手无敌!

  什么意思呢?

  忍者的战斗,拼的是情报,拼的是互相欺骗。

  但排除一切差异之后。

  先手,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占据先手,就是获取胜利的要素。

  一句话,气势不能输!

  在神农秘术的加持下,时源能够感受到自己浑身上下的肌肉无论是那种张力还是反应都被提高了一倍不止。

  但即便是这个状态地他,依旧是在和角都的交手中处于完全背压制的地步。

  角都的力量、速度、反应,都要强于他。

  两道身影,不断纠缠碰撞,时源所直面的压力已经来到了阀值。

  嘭--

  时源一拳锤到角都的脸上,对方的脸颊瞬间变形。

  但是,他也为了这一次的得手付出了代价。

  下一瞬,一只裹挟着查克拉的脚横扫到时源的腹部。

  “噗呲!”

  时源遭到重创,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也迅速倒飞出去。

  这种以伤换伤的战术或许对上其他忍者很有效果,但时源却清楚眼前的角都其实也不虚这些无关大雅的伤。

  和地怨虞结合之后。

  角都的身体就基本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许多针对普通人来说很有用的东西已经对他失去了作用。

  就比如,在战斗之中,角都可以操控自己地怨虞的黑线将自己的手臂或者腿甩出去进去攻击。

  正常人,谁能这样?

  而这样的行为,并不会让他遭到多大伤害。

  也就是说,即便是断臂啥的,他都可以免疫。

  那么,一些外伤,也就更加不足道尔。

  角都的脸遭到时源的捶打,但是他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仅仅是眼底多了几分深沉的杀意。

  而且,在踹飞时源之后,他扭转自己的头回到正常位置。

  他脸上的伤口爆出一团黑线。

  地怨虞就好似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在伤口处翻滚,眨眼间就将角都脸上的伤痕缝合起来。

  “嘿嘿!”

  角都没有停下自己的攻击。

  从他手臂位置喷出来的黑线沿着地面迅速或抓或刺地奔向被踹飞的时源。

  这些黑线,十分灵活,转眼间跨过数米的距离来到时源的身前。

  时源大惊。

  仓促之下,他扭动自己的身体躲避。

  但是刚刚角都的那一脚让他此时的动作有些变形。

  黑线扫过!

  时源大片的皮肤被刺穿,鲜血从伤口喷溅而出。

  强忍着痛楚,他释放出忍术:“火遁-龙炎之术!”

  于是,火焰从时源的嘴中喷出。

  炽热的温度,让地怨虞的黑线湮灭在空气,同时也隔绝了两人,让双方都拥有来暂时缓和的时间。

  那边,角都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隔着火焰看着捂住自己伤口的时源,面罩之下发出隐约的冷笑。

  在刚刚的交手之中,眼前的木叶小鬼靠着之前的那个有些诡异的恢复能力和他对抗着。

  如果不是那个能力,他相信自己这么多次进攻的伤害,足以让对方失去战斗力瘫倒在地上。

  火焰开得块,消失得也快。

  两人之间的火焰阻碍很快消失,而在瞬间,两个人的眼睛都迸发出惊人的光。

  唰唰—

  于是,两人继续出手。

  空气之中,大地之上,不断闪过残影。

  肉体对碰的声音在夜空下持续响起。

  两人所造成的破坏也在不断扩大并影响环境。

  火焰肆虐的黑色,千本刺穿的眼洞,沉重捶打的碎裂大坑……

  角都在这样的战斗之中,显得游刃有余,甚至是越战越勇。

  至于时源,浑身的动作有些机械和僵硬。

  神农秘术是有极限的,就好比当初神农面对卡卡西。

  所以,随着战斗时间的加长,时源此时感觉到身体上下的细胞都传来一些刺痛,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幻痛。

  他知道,在继续这样下去,事情只会变得更加糟糕!

  他必须找到对战的反转之处,不求能够击败角都,只希望能够逃出这场难言的战斗。

  他拖了这么久的时间,四宫凉子应该也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所以他现在需要思考的就是怎么在角都的追击下逃离这里!

  嗖--

  一记扫堂腿逼退角都,时源双手在胸前一合。

  “土遁--黄泉沼!”

  来自三代亲传的忍术,能够有效限制住敌人的行动,属于范围性的忍术。

  被誉为忍术博士的三代,掌握着各种各样的忍术。

  而在对方的手里,时源学到了许多无法用金钱去衡量的忍术。

  而眼下,这个黄泉沼,就是其中之一。

  噗咕咕——

  地面在角都来不及反应的刹那间变成吞噬一切的沼泽.

  于是,他的双腿陷入了沼泽之内,然后在不断朝着更深的地方沉沦而去。

  黑线汹涌着从角都体内冲出,然后迅速插入身下的沼泽。

  于是,他下沉的趋势被定住。

  “火遁--火龙之术!”

  时源的忍术,都是一招连着一招。

  敌人往往上一招都还没有抵挡结束,后面的攻击就又再次出现。

  如果是一般的忍者,早已疲于应对。

  但角都显然已经摸索到时源战斗时的这种习惯。

  不过此刻,他的双脚暂时被固定,所以他并不能立即移动进行躲闪

  他眯眼看着时源的方向,似笑非笑,但那阴沉的眼神之中,却是那么可怖的澎湃杀意。

  吼——

  火龙咆哮着长大嘴巴撕咬向陷在沼泽中无法移动的角都。

  角都的身体就好似要炸开,许多地方都不断鼓动,他的身体内仿佛又东西要冲出来!

  噗呲——

  他死死盯住呼啸着扑向自己的火龙,然后肩膀靠背位置猛然炸开!

  一大团黑线从身体内喷涌出来。

  而黑线包裹内,是一副面具。

  时源心中一凛,已经猜到了角都接下来要干嘛。

  只有使用面具怪的时刻,才是角都显露自己忍术炮台的表演时间!

  那个状态的他,时源觉得或许也只有三代才能够和他对波。

  “火遁-头刻苦!”

  面具出现之后,瞬间就在肩膀处支凌起来,然后释放出遁术。

  不亚于时源忍术规模和温度的炽热的火球从面具的嘴中喷出。

  火球一开始的体型并不大。

  但随着离开面具的距离越来越远,就好似膨胀一般迅速扩大。

  吼--

  看着飞过来的火球,时源的火龙发出惊天的怒吼,响彻云霄。

  而随着吼叫声,它在半空中盘加速滑翔,对准角都这边的火球张开了嘴巴,仿佛想要一口将那火焰吞噬。

  “哼!”

  角都发出不屑的笑声,肩膀位置升起的面具更是在黑线的支撑下有了脱离他身体的趋势。

  砰--

  火龙和火球撞到一起。

  顿时,漫天都是散开的火焰。

  就好似天女散花,火焰稀稀落落地砸在方圆几十米的地上,然后在上面留下无数簇火花。

  时源喘息着。

  他看向角都,后者也是冷眼望着他。

  体术和忍术,他都完全不占优势。

  这就是此时最大的困境!

  至于熔遁,时源也一直没有机会施展。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没有找到释放熔遁的机会。

  角都有几颗心脏就拥有几条命,他没有把握一次性将角都的心脏都击碎。

  况且,他全程虽然都掌握着进攻的主动权,但是优势却并没有落到他的手中。

  汗水不知何时已经将时源后背打湿。

  而这个时候,角都动了起来。

  打量的黑线从角都脚下的沼泽之中反向射出,直接将他身下的成片沼泽掀开。

  于是下一瞬间,角都顺势朝着上面一蹦,离开了沼泽的范围。

  脱离了沼泽。

  角都肩膀位置膨胀的面具怪嘴中再次喷出火遁。

  这次的遁术并不是简单的火球,而是类似凤仙火一般比较散落的细碎火焰小球。

  时源并不敢大意,迅速离开原地躲闪。

  他没有发动忍术进行对轰。

  刚刚的那次交手已经让他知晓忍术对轰的话,是不行的。

  倒不如保留查克拉留着后面战斗。

  毕竟无论是查克拉的量还是对各种属性遁术的掌握,只要他敢‘对波’,对面的角某人就敢接,而且他八成不是对手。

  于是。

  角都的忍术追逐着时源,就好像天火一般尽数倾洒在大地,将时源所过之处变成了火的海洋。

  啪--

  角都双脚真正落到地面,而他也停下对时源的忍术轰炸。

  他略带思索地看向时源的方向,黑线随着他的呼吸在身体附近摇摆着。

  这个状态的他,还并不是完全的状态。

  不仅能够释放忍术的面具没有独立出来,就连地怨虞的存在也极其的低,在战斗之中也不是主要的手段。

  但简单点说,他还是压制住了时源的进攻。

  对他来说,时源的实力终究还是不足。

  虽然有让人惊讶的地方,但最后也就止步于此!

  嗖--

  他脚下一蹬,迅速朝着前方奔去。

  肩膀位置,面具怪张大嘴巴,查克拉在其中酝酿。

  远处,时源的身影有些狼狈。

  此时,他已经显露出疲态。

  他的身体,已经来到了极限的程度。

  即便是神农秘术,也无法让他获得更强的力量!

  比起角都的变态,他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深吸一口气,时源盯住身前的地面,看着那些刚刚从角都面具怪口中喷出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