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脱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尽管明显不是对手,但是时源并没有退缩。

  嗖的一声,两人的身体交错而过。

  而就在他们交汇的刹那,他们同时扭身看向对方,然后迅速发动了忍术。

  时源没有使用进攻型的忍术。

  他选择了防御。

  于是一面土墙瞬间升起,挡在了他和角都之间。

  至于角都,自然是选择了进攻。

  炽热的火焰一波更比一波高的从他的肩头位置喷出。

  两人之间空间极小,火遁爆发出来的威力十分大。

  砰--

  火焰撞到了土墙之上。

  先是一声比较沉闷的撞击声,接着就是莎莎的碎裂声。

  时源的土遁几乎是接触的瞬间就被击溃。

  不过当火焰完全洞穿土墙继续袭向后面的时源时,时源已经一个跳步离开了那里。

  嗖嗖—

  躲开之后,时源将手掌对准角都的方向,查克拉蔓延之后,一面土墙再次凝聚而起。

  虽然刚刚及时躲开了角都的忍术,但是对方就好像是抬着一个炮台一样继续将面具的嘴对准他。

  自然的,火焰继续肆虐而来。

  心底不知道骂了多少次,时源唯一能做也只是继续全力抵挡。

  哗啦…角都的火遁再一次撞到了时源的土遁之上。

  脚下继续移动,他一边后退一边盯住自己的忍术。

  因为之前的土遁被角都一下子就击碎,所以这一次他加大了查克拉的输出,构建了此时更坚韧的土墙。

  效果确实要好上许多。

  他这样想着。

  但是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出现变化。

  咔嚓--

  土墙在火焰高温的持续冲击下,变得很干很脆。

  于是,上面出现了许多的裂痕。

  这些裂痕一开始只有几道,但不等时源反应,就迅速地如同蛛网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最后,土墙上面已经是无法挽回的无数裂痕,仿佛下一秒就会直接崩塌。

  不需要多想,时源心底就是一沉,然后脚步挪动的频率加快。

  轰--

  土墙轰然碎裂,后方的火焰如同脱困的凶兽一般继续冲击。

  留给他躲闪的时间并不多,无奈之下,时源涅出了忍印。

  火焰眨眼间落到了他的身上。

  替身术,发动!

  白色的烟雾一闪而过,时源消失在原地。

  角都环视一圈,没有直接发现时源的位置。

  但是他确信,时源不可能离开,绝对是躲在哪个位置!

  周围的火焰在没有查克拉加持下很快就消散。虽然一片狼藉,但却也让角都的视线一览无余。

  他的眼珠子在眼眶内不断转动,最后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破碎长袍之下,又是一团黑线从他的身体内冒出。

  黑线**卫着另外一副面具。

  新出现的面具瞬间离开角都的身体,然后直接栽进脚下的地面。

  砰--

  远处,离角都十几米远的地面突然炸开。

  一道身影从地下迅速蹦出。

  正是刚刚不知所踪的猿飞时源!

  此刻,时源的半边身体略带一些焦黑,虽然在神农禁术的加持正在不断恢复,但看上去依旧有些狼狈。

  角都转身看向时源,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肩膀位置的火遁面具再次对准时源。

  视线内找不到敌人的身影,那对方只可能藏到了地下。

  这是忍者惯用的伎俩。

  他怎么可能想不到?

  刚刚钻入地下的面具回到了他的身上,黑线将他们紧紧地连接在一起。

  两幅面具一左一右地顶起在角都的肩膀,就好像科幻电影里面机器人的两款肩炮。

  时源嘴角挂着鲜血,冷冷地望着角都,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角都看着时源,察觉到他眼底深处的坚定:“还真是倔强的家伙啊!但是…这并没有啥用。”

  说话间,角都抬起自己的手臂。

  衣袖之内,只有黑洞洞的手臂喝纠缠不清的地怨虞黑线。

  至于手掌,早已不见踪迹。

  时源心中一凛,内心第一次有了慌乱的感觉。

  砰砰砰--

  他脚下的地面,猛然炸开。

  无数的黑线以一个包围的姿势将他笼罩在中间。

  电光火石的瞬间,时源的身体就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贯穿。

  啪—

  角都的手掌在一簇黑线的控制下顺势抓住了他的喉咙。

  时源只觉自己的呼吸变得艰难,喉咙处出现一丝鲜血的味道,随即就感觉天翻地覆,直接被这只手掀翻在地。

  背重重砸到地面,他被摔得七荤八素,身体内的骨头也发出了痛苦的吱吱声,仿佛下一秒就要散架。

  “嗬嗬!”

  地怨虞锁住了时源的行动,但是这种情况之下他依旧在不断挣扎。

  脸上已经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但刺穿他身体地黑线深深地插进地面,然后那只手又死死锁住他地要害让他无法发力。

  此时,时源就好似一条咬钩的鱼,生死完全被钓鱼人掌握。

  角都走了过来,带着胜利的冷笑。

  “你看,最后还是我赢了!而你,将为此付出自己的心脏!”

  他微微俯身,将自己的脸靠近时源,一些黑线已经急不可待地贴近时源心脏的位置。

  那只卡住时源脖子的手还在不断加大力度,咽喉位置不断传来痛楚,时源的呼吸更加困难。

  他的脸色逐渐变得青白,狰狞的神色慢慢攀上了他的脸颊。

  “谁…谁说你一定赢的?!”

  他死死地盯住角都,眼白位置已经是密布了血丝。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此刻反驳角都的话。

  而随着说话,他的双手突然用力拉扯黑线的束缚,完全不在乎伤口地扩大。

  啪嗒—

  时源如愿抓住了角都的两边肩膀并用力抓住。

  然后,他露出一口白牙,牙龈甚至都还有鲜血在弥漫。

  他就好似在故意反驳角都获胜的话语一般,拼着伤势地加重也要反向嘲讽一下角都。

  这让角都一愣,眼神变得更加阴沉。

  “不知所谓!”

  他没有在意时源的手再次抓到自己的身体。

  比起之前的气力,此时的时源,仿佛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

  就连抓着他肩膀的手,都是那么软弱!

  时源的眼睛盯着角都,全然不顾心脏位置已经刺进身体的黑线。

  然后,某个瞬间,他的嘴角再次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滋滋—

  一簇火焰从时源身体内窜出来。

  这一丝火焰就好像黎明初至时的曙光,是一切开始的征兆。

  然后,时源的双眼也变得通红。

  通红的原因,不是因为充血,而是因为高温以及火焰。

  轰--

  火焰出现的很突然。

  更加突然的是这些火焰在刹那间就变得更加恐怖,化作了炽热的液体。

  这些液体,在一瞬间如铠甲一般覆盖到时源的身体表面。

  于是,贯穿时源身体的黑线被时源表面流转出来的炽热岩浆融化。

  角都再次惊讶。

  今天晚上,是他这大半年惊讶次数最多的时候。

  这个叫做猿飞时源的忍者,又表现出来一种足以引起他注意的能力!

  但随即,他的身体就及时反应过来,准备朝着后方爆退。

  但这个时候,时源之前看似无意抓住的肩膀,就表现出了很大地作用。

  双手的力量,在神农秘术的刺激下,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咔嚓--

  他的骨骼发出清脆的声音,角都的身体没有第一时间摆脱。

  从控住时源到反被时源控住,角都只有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角都面罩下的脸变得漆黑。

  时源身体的温度以及脚下隐约的炽热,让他感觉到强烈的威胁!

  被正面打中,会死吧?

  没想到还是大意了,不过这个木叶的忍者也太不讲武德了吧?

  接二连三的来骗,来偷袭他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前辈。

  这好吗?

  这一刻,角都气愤交加!

  看来,这个小鬼,刚刚是故意卖的破绽有备而来?

  不过虽然没有第一时间挣脱时源的双手,角都夜并没有直接放弃。

  只见位于肩膀靠后位置的两幅面具向前一伸,忍术开始在它们的嘴中酝酿。

  “熔遁—地火!”

  以两人为中心的地面,突然自下而上喷出炽热的岩浆。

  大地龟裂,火山蓦然爆发!

  而在熔遁冲出的刹那,时源叶借助角都想要挣脱的力从地面翻身而起,同时将角都顶向地面。

  熔遁的喷发高度达到了十多米。

  而在岩浆落到角都和时源身上之后,时源也迅速放开控住对方的手朝后退去。

  视线中,角都的身影在岩浆内被模糊,然后被冲射到高空。

  无数的黑线虽然从他的身体之内喷出,但是在那几千度高温之下,依旧是无济于事。

  砰—

  时源有些狼狈地落到一旁地地面,他在岩浆之中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因为发动熔遁之时,他的身体就覆盖上了一层岩浆。

  啪嗒—

  双手再次落地,体内所剩不多得查克拉尽数被时源使用出去。

  地下已经有颓势的熔遁再次爆发,角都再次被笼罩。

  “快溜!”

  做完这一切,时源没有想着继续进攻,这已经是他所有的手段。

  刚刚被角都打中,可不完全是演出来的,趁着此时熔遁将角都拖住,倒不如直接逃。

  角都这家伙,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而且,一番战斗下来,神农秘术已经被他催动到了极致。

  体力、查克拉、精神,都是消耗一空。

  忍着空虚感,时源脚下一踏陷进地面,发动了从三代老头那里学来的岩隐之术朝着远处逃去。